第二十章节 主角被调戏(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在离开村子之前,楠枫跑回自己的房间翻找起来,最后在床底下面装书籍的箱子里找到他心爱的东西。在这个漆黑的房间里,只见楠枫如贼子一样,东张西望一下,然后从装书箱子里中掏那一件发黄的小内裤塞到衣袋里去。

这一件小内裤不是楠枫的,也不是他妈妈的,而是他姐姐怡雪的。几年前楠枫偷了他姐姐的内裤,生怕给被他姐姐发现,楠枫就把它藏在床底下装书的箱子里。没有想到一藏就是几年时间,如果不是他姐姐提起那事,楠枫还不记得他还藏了一件小内裤。

“娃儿,我给你准备喜欢的熟红薯,等一下你坐车时可以吃!”楠枫妈妈煮了几个红番薯用袋子装着说。

“谢谢妈,都是妈妈最好!”楠枫从房间里走出来说。

“儿子,这里有一封信,是你爸爸托别人写给你姐姐的,你帮你爸爸拿给姐姐。知道不!”楠枫妈妈把一封信塞在楠枫手上说。

“好的!”楠枫把信装在刚才放小内裤背包里面去说。

最后,楠枫妈妈陪楠枫和乡寨里去,在那里有搭客的摩托车,一路上,他妈妈还是叮嘱楠枫。说楠枫现在长大了,日后要好好照顾他的姐姐,说什么这些年来最辛苦的是他姐姐。没有钱供她读书,还要她到城外给打工赚钱供楠枫读大学,说了许多一些辛酸的事。

“妈,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和补偿姐姐的!”楠枫对他妈妈说道。

“有你这一句我就放心,我知道你很懂事,日后妈妈不在你们两个身边,你们要好好照顾自己,有空就带媳妇回来看看我们!”楠枫妈妈带着一些泪水叮嘱这个儿子说。

就这样,楠枫坐上摩托车来离开这个乡寨向小镇里去,再从小镇坐破烂的公交车向区里去,然后就是在区里坐公共汽车到市车站,最后在市区里坐上商务大巴回a市去。

从家到城区里,最少也要坐上二小时车,由此可以看得出楠枫农村是多么偏僻地方。虽然这一次没有请到他爸爸妈妈到大城市里生活,不过楠枫有给钱他们,等到时机成熟后再接他们到镇上或是区里去住去,要不然把农村开发渡假村。

“hi,你是在a市里上学还是在那里工作?”坐在楠枫身边一个少妇很大胆地与楠枫交流说。

对,是一个少妇,并不是一个女孩子,看起来年纪三十出头,她平时应该很注重美容养颜,有着美艳动人的容貌、似雪白滑嫩的肌肤、丰满成熟的胴体以及徐娘半老的风韵,尤其一双水汪汪的媚眼、微翘上薄下厚的红唇、肥大浑圆的粉臀坐在软座上,胸前高耸丰满的双峰在一件贴身衣服下,更随时都要将上衣撑破跳出来似的。

这少妇很美,很有钱那一种女人,不过楠枫从上车那一刻就开始尽量避免与她谈话,因为楠枫可不想再像坐在飞机上面发生那样的事情。如果再来那么一招的话,楠枫下面可能将要报废了,刚刚尝到那一种快乐,他可不想坐车上发生那样的事。

楠枫不和说话,不代表别人不和他说话,对这个美少妇的问话,楠枫回答她说:

“我在那里工作的!”

“你的工作工资应该很高吧?”这个少妇在楠枫身上看一下说。

“打工那会有多少,只不过一千多元而已!”楠枫双眼在她胸前那一对双峰上面瞧一眼说。

听到楠枫的话,这个美丽,肌肤雪白少雪沉思一下,心里在暗暗地想:

“一千多元?可是他身上穿的都是国际名牌衣服,这一身衣服打扮没有一千几百元是不行。难道他是做那一行的?被人包养那一种工作?不过看起来也很几分相似,长得够高大,比普通的男人够帅气,想必他下面一定很强。嗯,试他一下看看,如果是真的话,就问一下价钱怎么样?”

楠枫发现坐在她旁边少妇双眼定定地打量他,让楠枫不好意思地,由于楠枫坐的是后座。后边没有客人,左边也是没有人,只是前面很多人。而楠枫坐的位置是靠窗口那一个,当楠枫双眼与这个美丽少妇双眼接触时,他看到她微翘上薄下厚的红唇对他做出一个亲亲的动作。

楠枫脸上一下子红刷起来,目前楠枫只是和安妮娜博士有过这样亲密的举动,对于这个是第二次。让楠枫有一点不好意思地,坐立不安地向窗外望去,不敢再看她一眼,生怕她把楠枫吃掉似的。

“奇怪了,如果是做那一行职的业话,他应该有表示才对,难道我估计错了?可是以我目光他身上穿的不是冒假假货。”这个少妇看到楠枫害羞心里在想。

大家知道楠枫此时在想什么吗?他在想这个少妇是不是做妓女的,不然为什么她对楠枫示爱那一种。楠枫他下面很需要,但是他不是随便和任何女人有那一种关系,他现在很想坐另外一些空座去。

“小弟,你叫什么名,我也是住在a市的,那天有空出来喝一下茶!”这个美少妇慢慢地亲近楠枫耳边问道。

“这个嘛,还是不用了,我可不想那天无缘无故地被人用枪指着头脑!”楠枫笑笑地说。

原因就是有某天楠枫在学校饭堂里吃饭时,突然他身边一个男生被十几个男生围起来群欧,原因就是那个男生泡上别人女朋友。后来楠枫听他舍友们说那些被打的男生伤得很重,退学了。而那个叫人打人的男生某人出了学校被一群青年打残了,而学校对这事只是封锁起,没有对外界说明。

楠枫他现在很有钱,他不怕没有女人,只是怕那些钱还没有花就像那个男生坐在轮椅上面。楠枫很小心地生活,现在每一步都很小心为营地,特别是在美国绑架那事,楠枫相信那些国际组织的人还在寻找他。

“小弟,你还真会开玩笑,这个是我卡片,在a市里也算一个有头有脸的人,那天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找我。”这个少妇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张金卡带香水味的卡片给楠枫说。

楠枫接过这带香水的名片,名片上面每一个设计都十分精致地,特别是中间那几个大字,采用金漆立体印刷。voz集团,下面就是一个名字,名字旁边有多了董事两个字,之后下面就是两个手机号码和公司号码。

“那天你工作得不开心,我可能给你安排一份好的工作,嗯,怎么说呢,就是我们很合眼缘那一种吧!”这个少妇望住楠枫那帅气的脸孔说。

“那先多谢了!”楠枫在a市中还是人地生疏那一种,管她是打什么算盘,先把卡片放在身上再算。

随后,他们两个开始谈起话来,楠枫只是叫大姐那样说,不过这个少妇可不是这样想的。只是想把楠枫包养起来,不过现在只是时机未成熟才没有和楠枫说而已,谈话过程中,楠枫得知她有一个老公。

听她口吻中,她老公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常常都在各地和各国来回,一个月只有那么一两次在家里。不过楠枫没有问她老公是做什么,最多只是认为是一个大老板而已。当楠枫问她有没有儿女时,她只是摇摇地,说什么不喜欢小孩子。

“喂,你有电话了,喂,你有电话了!”一个小孩子的声音铃声在楠枫衣袋里当起说。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先!”楠枫拿出他那一台差不多两万元人民币的手机说。

电话显示是安妮娜打来的,楠枫笑笑地望一眼这个美丽少妇,然后开始用英文与安妮娜交流起来。不过话中只是一些问候,后面的就是对楠枫说那些红色的法拉利已修好了,问楠枫要个地址,然后用空运把几百万人万币法拉利给楠枫送去。

虽然现在楠枫没有车牌,不过他姐姐怡雪现在考车牌中,送过来到时也可以给怡雪开。于是楠枫把a市花园小区里的地址对安妮娜说,要求安妮娜寄往那个地方就可以,接下来的就是与安妮娜约定,放假就得到美国找安妮娜。

谈了一下后,楠枫开始与安妮娜手机视频起来,不过楠枫把手机背对这个少妇,不想让她看到安妮娜似的。而这个美丽少妇也是一个十分有礼貌的人,她没有看楠枫的视频谈话。

由于两个地主时间很大差别,在美国那里已是夜晚了,安妮娜在视频中把身上的衣服全脱掉。让楠枫清清楚楚地看到昔日他抚摸那一躯身材,看来楠枫和安妮娜这样的视频不是第一次,楠枫呢,他生怕旁边个少妇听得懂英文。所以没有叫安妮娜博士表演那些超下流的动作,就这样谈了一会儿收线了。

“没有想到你英语水平这么好,你不会是在某公司里做饭译吧?”这个少妇看到楠枫挂线问道。

“差不多吧!”楠枫把手机收起来说。

“刚才是不是和女朋友在聊天!”这个少妇又把脸贴楠枫耳边轻轻问道。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前面四个汉子不知从那里拿刀子开始打劫起来,其中一名用刀子架在司机颈子上面。要求司机不要停车,继续开车那一种,不然就用刀劈死他。接下来的就是听到这些匪徒们大声叫车上的人把钱拿出来。

“他,为什么我这么背!”楠枫嘴里喃喃地说,马上抽出刚才的手机扔到骑子下面去说。

“三八,把手和颈子上面的东西我脱下来,不然别怪我!”一个汉子拿着刀指楠枫身边这个少妇说。

“不要乱来,你们无非是求财而已,不要伤人,我给钱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