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部分阅读(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羧桓詹诺背∷党隼矗蠹叶蓟岷苻限危晕也叛鹱鞑恢5热欢既媚阒懒耍共蝗缥抑苯雍湍闼登宄!

苏怡君抬头望了她一眼:“怜卿,真的很对不起,但现在天龙……知不知道刚才我在场?”

“嗯!刚才就是他提醒我才发现你的,并让我回来和你谈一谈,希望你能为我们保守秘密的。”

苏怜卿继续欲擒故纵。

苏怡君听见,几乎要昏倒过去,真是丢脸丢到佬佬家了,心想:“要是我再碰见天龙,还想做人吗?”

“姐,你可以为我们保密吗?”

苏怜卿继续步步紧逼。

“嗯!”

苏怡君用力点下头:“怜卿,我……我不会向其它人说。”

“这样我就放心了。对了,姐你这样漂亮,追求你的男人必定不少吧?”

“才不是呢。”

苏怡君忙即摇头。

“姐,我看姐夫对你很体贴,你们结婚也有十多年了吧?”

“是啊,仲达对我蛮体贴的,我们七年之痒早就过去了。”

“姐,姐夫是你第一个男人?”

苏怡君点点头。苏怜卿挨近身来,挽着她的手,轻声问道:“看见你们夫妻感情这么好,结婚都十多年了,姗姗都上初中了,老夫老妻了,你们现在是不是还很和谐?”

苏怡君一听,脸上更加红了,连忙垂下头来,又如何肯回答她。

“姐,你这个表情是默认了。这样很好啊,要留住一个男人,这个方法是最有效的。况且你不但长得漂亮,生过孩子了,身材还这么好,连我做女人看见你都心动,更何况是男人,相信姐夫一定爱死你了。”

苏怡君害羞得不敢抬起头来,心里暗骂:“臭妮子真是过分,竟问人家这种事,叫我怎答你好呀。”

“姐,你真是很美,在我接触的人当中,可以说是最美的一个。”

“怜卿,你……你说笑了,我哪有你说得这么好。”

“姐,我是说真心话。现在时代不同了,女人和男人已无什么分别,既然上天给你这副美貌和身材,就应该要好好珍惜,好好享受,不要暴殄天物,荒废良田,待得人老色衰后才后悔,已经太迟了。”

“只要是自己喜欢的男人,跟他过一辈子又怎会感到后悔。”

苏怡君低声道:“其实我也没有太大的要求,他对我好,我对他好就足够了。”

“姐,这样你就错了,维系夫妻间的感情,并非只是表面上喜欢这么简单。现在的女孩子,谁不是经过交往才结婚,但为何离婚率会年年增高,其中当然有原因,有些是为了彼此不和,也有些是日子久了而产生厌倦,最重要的,就是有第三者介入。出现第三者的原因,当然是某一方认为那人比自己配偶更好,尤其是夫妻之间得不到性方面的满足,就更容易出现第三者。”

苏怡君全没发觉她这番言论,有部分近乎是歪理。

“男人的性能力个个不同,能够满足自己的男人,对女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若是一辈子只和一个男人做爱,是很难作出任何比较。所以说,女人必须把握机会,多些不同的男人交往,来作个比较,看谁人才是最适合自己。”

苏怡君默默听着,心里却想:“你可能不了解你姐夫闻仲达,但我认为他已经很不错了,又何必另找其它男人。”

苏怜卿又道:“我在上卫校时,曾经交往过的男友也有三四个,及至和秦仲武结婚到现在,我认为最适合我的还是天龙,他的条件怎样,刚才你是亲眼目睹,不但巨蟒粗大,性能力也非常了得,我和他做爱,确实让我很满足。”

苏怡君听完她这番说话,刚才那个林天龙赤身露体的情景,立即又再浮现在眼前,一想到这里,下体深处实时作痒起来,顿感一股空虚和难耐,知道若再不离开,不知她还有多少害羞的说话要说出来。

“姐,我知道姐夫经常在美欧飞来飞去,让你备受冷落,若然我有你这副姿色,绝对不会轻易去独守空房,白白浪费上天给予的本钱。”

苏怜卿突然一笑:“看你,姐,才一阵子说话,整张脸竟涨红起来,真是越看你越觉得可爱,没想到你都十多岁孩子的妈妈了,还是这样害羞!”

说着伸出手来,摸上她的脸蛋。

“怜卿,别瞎讲胡闹!”

苏怡君娇嗔道,给她一摸,娇羞无限,便想提出离开,苏怜卿突然用食指抬起她下巴,将头探前来,竟吻住她红扑扑的樱唇。

这一惊吓可真非同小可,苏怡君大惊之下,连忙把头移开:“不……不要!”

正想从沙发上站起,怎料才叫了一声,妹妹苏怜卿已整个人扑了过来,将她牢牢压在沙发上。

苏怡君急了:“怜卿,不要这样胡闹……”

苏怜卿脸现笑容,面贴面的盯住她道:“姐,大家都是女人,又怕什么。”

苏怡君恐惶悚惧,拚命挣扎,忽然左边乳房一紧,已被苏怜卿握住:“啊!怜卿,求你不要,你快放开姐姐……”

一话未完,朱唇再次给妹妹苏怜卿封住,一根香喷喷的舌头直闯而入,不停在她口腔咕噜滚动。

无法掩饰震惊的苏怡君,两只眼睛瞪得又圆又大,只能无助地发出噫呜。

苏怜卿一手固定她脑袋,一手抓着她丰满诱人的乳房,隔着单薄的衣衫温柔地轻揉着。苏怡君起先的挣扎,在妹妹苏怜卿的爱抚下,一种无法言喻的美妙感觉,将她顽抗的展挣开始逐渐化解。但她知道,倘若现在崩溃下来,眼前这个坏妹妹只有越来越放肆,可是不住传来的快感,却又令她无所适从。

“怎……可能会这样,和妹妹亲吻都会产生快感?”

苏怡君暗骂着自己,在妹妹苏怜卿的揉捏之下渐渐发热,她甚至无法挣扎,一来怕被妹妹苏怜卿发现自己身体里面最深刻的想法,二来在她出神的当儿,妹妹苏怜卿已从后方搂住了她,两团柔软火热、高挺坚实的美峰,挤得她背心不由发热,一双纤手更已托住了她胸前美峰,正自把玩起来,苏怡君只觉耳朵在妹妹苏怜卿的轻轻吹气之下逐渐火烫,偏偏一直压抑的体内欲火,却在她的挑弄下火热地燃起,苏怡君不由软瘫在妹妹苏怜卿怀内,软到无法自拔。

“怜卿……哎……你……你做什么?”

全没想到妹妹苏怜卿竟会对自己这么做,苏怡君又惊又羞,偏偏身体里的热度,却似和妹妹的手段呼应一般,愈来愈是热烈,尤其与在自己身上不知摆弄多少年的老公闻仲达相较,妹妹苏怜卿的手法虽少出了一丝粗暴和征服的力道,却多一分温柔的疼惜,尤其同为女人,更是护士职业,可要比男人更了解女人的敏感地带。

苏怡君娇躯酥软,迷乱的芳心愈发昏茫,若非知骚扰者是妹妹,怕真要一回身将她压在身下,饥渴地索求起来,“别……别这样……我是……是你姐……啊……”

苏怜卿并不着急欺压,显然是要让姐姐苏怡君慢慢就范。她爱惜地在姐姐肩颈处吻了几口,纤手轻轻揉弄着姐姐饱满坚挺、高耸入云的美峰,光想到姗姗靠这对美乳哺育成长如今已经上初中了,现在这美峰却还是娇美一如当年,芳心便不由觉得刺激无比,揉弄之间愈发落力了。热情的亲吻,让苏怡君的反抗变得脆弱,在她仍没有足够力量阻止妹妹苏怜卿时,压在身上的妹妹突然探手到她短裙里,手指直接按上饱满的核心。

“啊!”

一声呼喊,实时从苏怡君口中逸声而出:“坏怜卿,不可以这样……我求求你……呜……”

一声没完,樱唇再被妹妹苏怜卿封住。

苏怡君扭动臀部,希望能摆脱她的魔爪,只是妹妹苏怜卿沉重的身躯紧紧困住她,叫她无法得逞。苏怡君很后悔,今晚为何要穿短裙,若是穿牛仔裤会多好!思念方落,一只柔软的玉手已伸进内裤里,直接摸上她鼓鼓囊囊的要塞,这块只曾让老公闻仲达享受过的宝地,这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落入妹妹苏怜卿手中。

她伸手想按住妹妹作怪的手,偏偏却止不住她,反而被她带着在身上滑动,纤巧的指尖触及之处,又涌起另一波暖流,“哎……嗯……怜卿……别对姐姐……这样……”

“唔……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