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g嫩b到c吹后成结侵犯菊x(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他想,他是喜欢宋先生的。

谁能不喜欢这位年轻又英勇的上将呢?他是这样的英俊,又这样的绅士,就算彼此才认识两天而已,也居然愿意陪着他度过发情期。

可是……宋先生不喜欢他。

沈瑞泽这样想着,心口便低落了下去。

他仍旧在淌着泪,但是此时却不再像方才那样撒娇般的啼哭了,只是安安静静的,时不时再x1一x1鼻子。宋世铭也察觉到了怀里omega情绪的变化,不禁皱起眉头,思索着自己方才的行为是不是错了。

“你不喜欢吗?”他低哑的询问着怀里的小家伙,不等对方回答便道,“对不起。”

“没有……”沈瑞泽轻轻的晃了晃脑袋。

那些尿水浇在他的生殖腔里,他其实真的很舒服,舒服的又偷偷m0m0的泄了jing。他明明知道那是脏的,可是一想到是宋先生的东西,又忍不住心口乱跳,差一点想要夹紧小腹将其多留在肚子里一会儿了。可他的神情实在是低落,怎么瞧都不像是真的不介意的样子。宋世铭微微抿起薄唇,在心里懊恼着自己鲁莽的行径,竟是接下来也不敢放肆,只搂着沈瑞泽,缓慢又温柔的继续着这场x1ngsh1罢了。

大约是yu念已经被满足了不少,宋世铭的大脑终于冷静了许多。

他不再像方才那样快速侵略,只缓慢的在omega的内腔里磨蹭,让怀里的沈瑞泽舒服的发出小声的sheny1n。omega被这样温柔的讨好着,很快浑身便泛起了一层浅粉,瞧着又乖又讨人怜ai。他sh漉着眼睛瞧着身上的alpha,尽管此时是人形的模样,但也和拟态时的兔子有些相似起来。好不容易克制了自己一番的男人又忍不住了些许,轻轻的凑过去吻啄自己omega的脸颊。

“累了吗?再过一会儿就好了。”他担心小家伙太过疲惫,承受不了这么久的欢好。

沈瑞泽x1了x1鼻子,闷闷的“嗯”了一声。

他其实舒服极了,都有些忘了要睡觉了。

可小omega又不好意思说这样的事情,便只能依附着自己的alpha,听任对方给自己的安排。花x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从b口到生殖腔都连成了一整个甬道,顺从的裹着进出不断的孽根。宋世铭也舍不得再弄哭了怀里的伴侣,因此始终都温柔极了。

他慢慢的将彼此的手掌抵在了一起,随后五指相扣,舍不得分开。

如温水般轻柔又令人舒适的xa就这样持续了下去,一直到时钟拨过零点也没有结束的意思。沈瑞泽一边喘息一边依偎在alpha温暖宽阔的x膛里,眼睛都忍不住微微拉拢了起来。

“宋先生……唔……什么时候……结束呀?”

“快了。”男人低声回答他,不动声se的加速起来。

x腔早就被cha得软了,就算速度和力道又一次提了上来,也只是多挨几下cg,多吐几口水的事情。沈瑞泽迷迷糊糊的sheny1n起来,连x口上的rujiang又被宋先生r0u了都意识不到。他的n头已经在彼此激烈而又持久的xa之中被磨蹭红了,像是成熟的草莓一样点缀在洁白的x口。边上的r晕也微微的肿胀了起来,像是怀了孕的omega一样。

宋世铭不禁想着,自己的omega怀孕……会是个什么模样。

但沈瑞泽还太小了。

十八岁的年纪,应该是在学校里好好读书的时候,怎么安排都应该至少到二十三四岁再考虑孩子的问题。更何况,怀孕生子这种事情,也不是他独自一人就能替对方决定的事情。alpha耐心的吻啄怀里才刚刚成年的omega,同时又加快了几分速度,好让自己再获得一些成结的yuwang。

“嗯……啊……”omega软绵绵的躺在他怀里,一声又一声的叫着。

他纤细的双腿已经分开到麻木,花x更是软趴趴的。小j又是泄又是尿,早就已经没了东西,因此也只能软乎乎的趴在他的小腹上,随着对方每一下的顶入而一同被蹭到alpha的小腹上。后方的菊口到还没有被侵犯,因此正粉粉nengneng的缩着,偶尔吐出一点一点水ye罢了。

“宋先生……”床榻晃得有些厉害,让沈瑞泽晕极了。

“乖,”宋世铭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不打算再继续下去了。

尽管他的t力还能继续支撑,但面对长达七天的发情期,他还有足够的时间来疼ai自己的omega。思及此处,男人才终于将yjing又往生殖腔内部送了一些,直到彼此jiaohe的地方再无一丝缝隙后才停下。他的尺寸在alpha中都极为傲人,因此完全深埋在omega的肚子里,便要微微隆起一点,隔着小腹都能触m0到形状。过分的深入让沈瑞泽蹙起了眉头,但下一秒,他又忍不住颤抖起了腿根,一边喘息一边低喃:

“先生……在里面成结了……”

yjing深埋在生殖腔里的部分开始胀大起来。

“嗯。”他知道在生殖腔里成结对于初次发情的omega来说是一件有些难以承受的事情,但他就是想在这里,让自己omega的生殖腔沾满他的气息。狭窄的器官原本被cha入就已经十分勉强,此时还要被迫承担成结的责任,真是撑得沈瑞泽又酸又麻。他的小pgu此时已经被内在的结完完全全的锁在了宋先生的怀里,根本连动都动不了一下。好在结也只有一个拳头大小的模样,胀大完成后便开始从马眼中喷s炙热滚烫的n0ngj1n。

“唔……”尽管方才已经被尿水s了一次生殖腔,可当被注入jing水时,沈瑞泽还是忍不住大口喘息起来。

怎么……怎么会这么烫呀……

宋先生的jing水……都s到他的生殖腔里了。

正处于sjing状态的alpha也十分舒服,一边紧搂着自己的omega,一边温柔的t1an舐着他的脸颊、耳垂和脖颈后的腺t。属于宋世铭的信息素终于开始融入沈瑞泽的骨血之中,慢慢的遍布了全身,以一种奇妙的姿态融合在了一起。雨后的草地上,栀子花缓缓绽放,就算被滴sh了花瓣,也遮掩不住那一gu清淡但惹人怜ai的幽香。

沈瑞泽闭上了眼睛,困倦又舒适的依偎在宋先生的怀里睡了。

他早已透支了t力,因此就算还在成结sjing之中,也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就闭着眼眸乖乖的睡着,还时不时的发出一小声鼾音来。宋世铭则始终凝视着他,时不时的再低下头去,吻了一吻自己omega光洁软neng的脸颊。成结sjing的时间很长,至少要半个小时才能结束。但男人的jing水却又多又浓,很快就把生殖腔给完全胀满了。

沈瑞泽呜咽了一声。

“乖……”alpha沙哑着嗓音哄他。

他此时身处梦中,还以为是逝去的父亲在安慰自己,整个人都完完全全的放松了下来,就算小腹被撑出了一个弧度,也乖得不得了。宋世铭便不再吵他,只时不时的去吻一吻他的脸颊亦或是唇瓣罢了。

他耐心的等待了半个多小时,当成结sjing终于结束之后,才慢慢的将yjing从温暖的花x里拔了出来。

他的动作很慢,因此当guit0u离开时,生殖腔刚好紧紧闭拢,将所有的jing水都蓄在了内里,等待着一整夜继续的x1收。花x倒是没那么容易合拢,尽管在拔出时还发出了“啵”的一声,但还是微微翕张着,露出内里粉se的软r0u。沈瑞泽大约是察觉了什么,可实在是没有力气,蹬了蹬腿脚就继续睡了。宋世铭则凝视着这一处被自己c到红肿绽开的花x,起身去医药柜里翻找了药膏出来。

但他没有立刻给omega涂抹。

站在床边的男人缓缓的化作了一头雪虎。

除却黑se的花纹,他其余地方均为银白se的毛发。尽管是兽态,但四肢也健硕至极,轻轻抬抓都能有肌r0u清晰的浮现出来。他安静的上了床,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的omega圈在怀中,随后则伸出了舌头,仔细的t1an舐起小omega的全身。

不同于人形那样光滑的软舌,兽态的舌头上带着不少r0u刺。他刻意放轻了动作,但还是让怀里的omega微微蹙起了眉头。

背上……痒痒的……

唔……是不是有蚊子……

沈瑞泽迷迷糊糊的想着,却没力气抬胳膊去打。

他的脸颊、脖子、腺t、背、x口都被仔细的t1an了一遍,不仅t1an去了那些汗水,还将原本就十分浓郁的alpha信息素又加深了几分。宋世铭终于t1an舐到了他的腿间,但这一次再伸出舌头,却十分轻易的就尝到了从x腔里泛出来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他原本只是打算帮自己的omega清理一番狼藉的蜜处,但此时却一下子深暗了眼眸,忍不住一下一下的又往里t1an去。花唇被t1an舐得完全绽开,小小的r0u蒂也如珍珠般缀着。

后方的x口已经被t1an开,不得不容纳了一点点舌头进去。

他知道自己如果真的完全伸进去t1an舐了,沈瑞泽定要哭着醒来,因此也只敢在外面一下一下的尝着味道罢了。但就算只是这样,小omega还是在睡梦中细声细气的哭了几下,磨蹭着双腿想要躲开。他的小j也被alpha的舌头直接包裹了一遍,小腹上的jing水更是t1an舐的gg净净。后方还未被品尝过的菊x则只是轻轻的带过,似乎是打算留到醒来之后再慢慢品尝。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