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第一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七岁的施维怀刚放学,才走到家门前,就听到邻居裴妈妈心急地叫唤著女儿的名字。

不像平常那样从容的与他打招呼,裴母一见到他便心急地追问:“维怀,刚才回来的路上有没有看到乐晶”

五岁的裴乐晶原是裴家的独生女,集父母宠爱于一身,直到上个月裴母生下了小儿子裴乐文。

母子俩昨天刚从坐月子中心回来,他还跟著父母一块登门祝贺,没想到今天放学回来,就见到裴母心急地在找宝贝女儿。

一见他说没有后,裴母便焦急不已地四处去找女儿,他则转身进家门。

施家是栋两层楼洋房,他的房间在二楼。

平日因为施氏夫妇都要工作的关系,放学回来后的施维怀总是先写功课,今天当然也不例外。

只是才走进房间,他意外地看到外头裴母找得心焦的裴乐晶正安然地坐在自己的。

虽然说施、裴两家比邻而居,双方家长又是聊得来的好邻居,但是两家的儿女其实不常玩在一块。

施维怀从小就是独立的个性,裴乐晶则是家里的小公主,多半时间总是腻在母亲身爆受尽呵护,因此这会看到她出现在自己房里,正要放下书包的施维怀不禁讶异,尤其她脸上的神情看来正在闹脾气。

他不像其他小朋友立刻开口叫人,反而是见到他的裴乐晶急著命令他,“不许你说出去”阻止他泄漏自己的行踪。

施维怀定定看著她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不要你管”裴乐晶鼓著腮帮子任性地回答。

原以为他接下来会赶她出去,或提及她母亲找她一事,但他只是又看了她一眼,然后静静的提著书包走向书桌。

天生的个性加上父母都在上班的关系,养成施维怀的独立跟自动自发,放学回来后总是先把功课做完,让施氏夫妇并不需要担心他,即便他是家里的独生子。

反而是裴乐晶见到他迳自打开书包拿出课本,一脸的难以置信,他竟完全漠视她的存在

除了弟弟出生以后让她感受到强烈的威胁感之外,一直以来备受疼爱的她何曾被这样忽视过。

“你做什么”坐在的裴乐晶扬声质问他。

“写功课。”施维怀边回答边打开作业簿。

他的无动于衷看在裴乐晶眼里,更觉得受到冷落,尤其母亲的声音还在外头心急地喊著她的名字,他真的没有听到

“我妈妈在找我你没有听到吗”

“那你还在这里”

沉稳的一句话却问住了裴乐晶,“要你管”他的反应令她很不开心。

施维怀当真没再管她,准备埋头写功课。

这样的举动让从小被哄惯的裴乐晶又是生气又是委屈,气鼓著双颊,忿忿不平的道:“你跟爸爸妈妈一样,都只疼弟弟。”

从小备受父母疼爱,如今多了一个弟弟,她突然感到自己在家中的地位严重受到威胁,才会和母亲闹情绪躲起来。

由于施氏夫妇平日对她疼爱有加,她以才会趁著母亲不注意的时候躲到隔壁来,加上小孩子的直觉,让她躲进了施维怀的房间。

听了她的话的施维怀回过头来,以为他要说什么的裴乐晶睁大眼睛等著,结果却听到他说:“如果你不想要,可以把弟弟给我。”

她诧异自己所听到的,“为什么”她脸上的表情像是无法理解,同样是家中独生子的他为什么会想要讨厌的弟弟。

施维怀看著她表情认真道:“等他长大可以叫他帮我提书包、整理玩粳也可以叫他帮我写作业。”

首次听到这样的讲法,裴乐晶不自觉的瞠大眼睛,尤其施维怀还在继续说著。

“不喜欢的菜可以叫他吃,无聊的时候可以叫他陪我玩,生气的时候还可以”

“不可以”裴乐晶终于按捺不住大喊,“弟弟是我的。”

像是担心他会跟自己抢似的,她话一说完就从跳下来,急急忙忙地跑出去,要赶回家去捍卫弟弟不被抢走。

在她身后的施维怀并没有追上来,而是在确定她离开后回头开始写功课。

当初说那些话,施维怀只是为了要安抚裴乐晶的情绪,却没有料到她会将奴役弟弟的那一席话当真,还彻底执行。

抢弟弟的牛奶喝,跟他抢玩粳趁母亲不注意的时候把他弄哭,这样的行为搞得裴氏夫妇头疼不已。

因此责骂声不时的从裴家传来,甚至

裴乐晶又仓忙地跑进施家,记不得是从什么时候起,她一犯错,第一时间就往他家跑。

原本她习惯性地要往楼上房间跑,却在进门看到施维怀坐在客厅看电视时改变了主意,环顾了屋里一眼后,躲进了浴室。

施维怀脸上并没有太大的意外,早在刚刚听到隔壁传来裴母的责骂声后心里就有底了。

倒是今天她改躲进浴室出乎他的预料,他在思忖了下后站起身来。

施维怀正要走向厨房,裴母也在这时安抚完儿子上门来。

“乐晶在房间吗”一见到他,裴母劈头就问,也没等他回答,接著熟门熟路的就上楼去了。

待裴母上楼后,施维怀迳自走进了厨房。

浴室里的裴乐晶听不到声音,拚命拉长耳朵想知道外头的动静。

突然,浴室的门被一把打开,吓了她一大跳,却看见是施维怀开门进来。

被吓到的裴乐晶语带威胁道:“敢告诉我妈你就死定了。”

面对她的恐吓,施维怀只是递给她一桶冰淇淋,“先在里面吃。”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