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第十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为了替施维怀成立的投资顾问公司招揽客源,裴乐晶主动在拍戏现场跟其他同戏演员推销,要他们为将来生活做好理财规划,只是推销的对象并不包括汪星河在内。

虽然不明白堂堂大明星为何突然当起推销员,但是当着其他演员的面被当成透明人忽视的汪星河面子挂不住,尤其是连同戏的小牌演员都得到她的热脸以待时。

因为这样,气不过的汪星河才故意跟其他人要了名片来瞧,看看是多了不起的任务。

目前关于裴乐晶的绯闻,虽然报纸上只说是施姓记宅但是因为跟她之间的疙瘩,汪星河还特地从其他媒体管道打听过此事,因此这会看到名片上头的名字,便直觉认定是同一个人。

明明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记宅她却在片场替他大力推销,而自己堂堂一个大牌明星却让她瞧不上眼,甚至之前还当众让他丢了那么大的脸,这股气汪星河可没忘记。

既然她这么热切帮那招揽生意,他倒要上门去瞧瞧,顺便让他们知道他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抱着存心上门挑衅的心态,汪星河来到施维怀刚成立的个人投资顾问公司。

二十来坪大的空间,一进门还没来得及开口,汪星河便被随后进门的人影气得火冒三丈。

近中午,刚跟客户通完电话的施维怀见到有客人上门便要开口招呼,却在起身时认出汪星河的身份,接着从他脸上的表情也猜到他来意不善。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裴乐晶已在这时带着餐点过来要跟他共进午餐。

进门的裴乐晶眼里只有施维怀,压根没瞧见汪星河的存在,于是耳边听到一句轻蔑的话响起

“堂堂大明星兼差当起打杂小妹来了。”汪星河看在眼里颇不是滋味,尤其想到她在拍戏现场对自己的态度,更是让他怒火中烧。

乍见到他出现在这里,裴乐晶没等放下手上的餐点,便语气不善地质问他,“你来这里做什么”

“怪了,名片上头说这里是投资公司,客人上门来也不知道要招呼。”

裴乐晶见他手上拿着名片,皱眉不屑道:“你这种客人我们不屑接。”

清楚她个性的施维怀赶紧出声,“乐晶。”要她别太冲动。

她根本没有察觉到施维怀的用意,不满问他,“你干么要让他进来”语气里大有要将汪星河赶出去的意味。

施维怀并没打算跟汪星河谈生意,但既然是开公司的,自然没有阻止客人上门的道理,只不过他怀疑跟她说这些她听的进去。

“我们先去吃东西。”施维怀从办公桌后头走出来。

裴乐晶原本是要跟施维怀共进午餐的好心情被破坏,她不满地瞥了汪星河一眼,“就有人不识相还不走。”言下之意得等他离开才能共进午餐。

汪星河气到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你”

“我怎么样就是有你这种厚脸皮的人,不给你名片还自己找上门。”明白自己如果不出面,她肯定会跟汪星河杠上,走到她身边的施维怀径自接过她手上的餐点。

裴乐晶因为他的动作被引回注意,“先别管这个。”摆明了要先将人赶走再说。

“过来。”施维怀拿着餐点叫她。

裴乐晶虽然还有话要说,但见施维怀已走向另外一头,不得不跟过去。

这样的举动看在汪星河眼里尽管意外却也更加着恼,她处处对自己摆脸色,却对一个小记者言听计从。

施维怀将手上的餐点搁在桌上,回头交代跟过来的裴乐晶,“先吃东西。”裴乐晶还想说什么,但对上他正色的表情,知道他是认真在要求她,最后只能嘟着嘴乖乖坐下。

既然没有办法拿亲亲爱人怎么样,裴乐晶只能再往汪星河那头瞪了一眼,怪他不识相找上门来。

安置好裴乐晶,施维怀回头要去处理汪星河的问题,想让他早点离开。

不是因为怕他,纯粹是不希望他继续待下去跟裴乐晶惹出什么风波来。

看到施维怀走回来,汪星河尽管心里恼着,也没忘记要端出大明星的架子等他过来奉承。

谁知来到他面前,施维怀只是说:“抱歉,我恐怕帮不上汪先生的忙。”语气是一贯的平稳。

汪星河一听,当下气不过,“你这什么态度”

“如果没其他事情,我送汪先生离开吧。”自己堂堂一个大明星,他有什么资格这样个他说话简直没把他放在眼里。

“你以为巴上裴乐晶就了不起了吗”汪星河气得已不顾自己明星的身份,挑明着呛他。

在施维怀蹙眉反应前,那头的裴乐晶已抢白,“你说什么”施维怀回头以眼神制止她,不希望她再进来搅和。

接收到他的眼神,裴乐晶虽然不甘心也只能勉强住口,改以眼神瞪视着汪星河那不识相的。

再回头,施维怀平静地表示,“随你怎么想,我没有必要跟你解释。”

“你少在那装圣人,像你这种男人,我一看就知道,只不过是个想靠女人发达的”施维怀并没有因为他的嘲讽而被激怒。

反而是汪星河见他无动于衷,沉不住气又道:“怎么被我说中没话说了”那头的裴乐晶对他的恶言恶语气不过,才想开炮,却听到施维怀开口“是自尊心作祟吧”

乍听到他这么说,裴乐晶随即理直气壮表示,“我是啊”这话要是教瞧见她刚才那副模样的人看来,肯定会觉得没有说服力,但施维怀只是温柔的看着她,“所以我喜欢你现在这样。”

一句话说得裴乐晶心花怒放,此刻就算是再怎么想冲出去追打汪星河也只能忍了,不过嘴里仍不甘地埋怨,“就知道帮那头猪。”

施维怀并没有反驳她,因为自己保护的是她,但以她的个性怕是听不进去。

见他笑笑不在意的模样,裴乐晶的心才受到安抚,只是想起汪星河的羞辱,她忍不住道:“如果是别的男人,一定会说要赚钱给我花。”虽说她讨厌说这种话来哄她的男人,但如果对象是她的话,她还是会感到开心。

“想当个废人”施维怀的回答依旧是一贯的淡然。

“什么”

“坐在家里等着花我转来的钱”

“谁想当废人了”听到他这么说,裴乐晶立刻反驳,她才不想当他口中的那种女人呢。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一句话堵死了裴乐晶,让她哑口无言。奇怪,她怎么总是说不过他。

“都是你在说。”施维怀看她不甘愿的表情,才揽着她走回刚才的位置,“吃东西吧”

“干么一直叫我吃东西”施维怀只是宠溺地捏了捏她的脸。看来,她这个性是改不了了。

电视机前,裴乐文正安稳地看电视新闻,就见记者正在访问汪星河,却听到他无预警地主动爆料关于裴乐晶跟施维怀在一块的绯闻,还嘲讽她跟个吃软饭的男人在一块。

乍听到这则新闻,裴乐文一脸错愕,连忙扯开嗓门叫裴母。

厨房里的裴母听到儿子急切的叫唤,还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奔出来,却见他安稳地坐在电视机前。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