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大出五血(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另一个店员看到季若愚的眼神正逗留在展柜里头的那瓶限量版的展品上,虽然知道这种展品,一般都是用来参观的,毕竟价格太高昂,而且只是一瓶酒而已,如果不是家财万贯的收藏发烧友的话,多半是无人问津的,但是毕竟刚刚同事才做成了一单生意,所以她也就走了上来,微笑着同季若愚介绍着。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这是一瓶限量版的路易十三黑珍珠,因为作为酒水的话,这个价格一般情况下很少有人能够接受,所以已经作为展品在很多门店展示过了,您来得正是时候呢,因为明天它就要转到另一个门店去展示了。”

店员的脸上带着微笑,语气很柔和,她看到站在自己面前这个看上去瘦瘦弱弱的纤细女人眉头紧紧地皱着,眼神中似有挣扎和犹豫,然后就听到她问了一句,“展品?这……不卖吗?”

这店员显然表情愣了一下,因为她似乎是有些意识到了季若愚先前眼中的挣扎和犹豫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她……该不会是挣扎着要不要买这瓶黑珍珠吧?

要知道,这种收藏级别的白兰地,他们这个门店恐怕一年都不见得能卖得出去一瓶,不,或者应该说,他们这个区域的所有门店,一年都不见得能把这瓶作为展品的黑珍珠给卖掉!

这店员的心情忽然就有些雀跃了起来,她马上说道,“当然卖的,虽然这种收藏级别的酒水,一般都是在拍卖会上才有的,但是我们门店也是有出售的,价格比其他收藏友之间的私下交易高上一些,但是能够保证绝对是正品的限量版,全球一共只限量发售七百八十六瓶,并且每一瓶的瓶身上头都是有编号的!”

季若愚看着展示柜里头的酒瓶,就这么小小一瓶……居然要二十多万!季若愚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一定是疯了才会想要买这个送人的,她心里头有些懊恼,但是想着自己那房子价值五百万。陆非凡要结婚……陆非凡又是陆倾凡的哥哥,陆非凡给陆倾凡的好处还少么?

舍不得孩子就套不着狼……可是自己这狼都已经套着了,房子都已经住进来了,究竟是在操哪门子的空心啊!她果然,对些小小的甜头就会很满足,比如一些好吃的东西,她可以满足得像吃饱的猫,但是只要一是大件儿,她就诚惶诚恐的,总觉得是欠了天大个人情似的。

店员注意到季若愚眼神中又越发纠结和挣扎,她感觉这个女人似乎只差没有抓着头发将头往墙壁上撞两下了。

所以她继续在旁边添油加醋地介绍道,“不过这种限量版的干邑,永远都是奢华的标志,作为收藏品绝对是再合适不过的,哪怕只是放在家里,都绝对会给家里增添一道亮色,并且黑珍珠是采用纯银雕饰的纯手工水晶瓶里头,光这个瓶子就已经是艺术品了!黑色的水晶瓶身里头加入了白金,所以光线掠过的时候,会反射出多重光泽色彩,非常美丽!”

安朝暮甚至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她结好账提着装了酒盒印了logo的纸袋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那店员站在季若愚的旁边,只差没有兴奋的跳起来了,满脸都是按捺不住的高兴表情。

“好的,那您是现在付款吗?或者是先交定金?因为原本这瓶黑珍珠明天就要转去其他门店了。”她小心翼翼地问了季若愚一句,季若愚脸上依旧是那种纠结到死的表情,她懊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现在……现在就付款吧。”

“请您跟我到这边来刷卡吧!”这店员恭谨得只差没去抱季若愚的大腿了,安朝暮有些疑惑地朝着季若愚看了一眼,问了句,“你买什么了?”

看着季若愚脸上那表情,哪里有半分买完东西的高兴,只有一脸的懊恼。听到安朝暮这样问,季若愚瘪了瘪嘴,眼神可怜巴巴地看向安朝暮,“你妹妹猴子结婚,可算是坑死我了,出大血了……唉……”

伴随着季若愚这轻轻地一声叹,安朝暮的眼神朝着她先前站的那个展柜看了一眼,她是认识那展柜里装的是什么的,毕竟在上流圈子长大的,这点品味和见识是有的。

安朝暮心中一个咯噔,这丫头该不会是要买这瓶黑珍珠吧?那还真是大手笔呢,难怪她会说猴子结婚坑死她了……安朝暮当下就有些忍俊不禁,说实话那价格倒真不是什么大数目在她看来,只不过这个数目买个收藏品回去,定然是舍不得喝的,难免就有些……不太实际。

不过好在,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陆氏总归是不会少了陆倾凡那一份的。

季若愚把卡递出去的时候,手指都有些发抖,收银员看着她这样子只觉得有些奇了,这些有钱人她也见多了,花钱从来是不手软的,要是会手软,索性就不买,这又要买又这么抖抖索索不坚定的,倒是第一次见。

季若愚甚至还犹豫了一下,手指将卡片捏得紧紧的,收银员拿了两下都没能拿过去。

收银员有些无奈笑道,“要么,您再考虑考虑?”

不然总这么攥着卡不松手也不是个事儿啊,季若愚低声自言自语地嘀咕一句,“倾凡,我这是要对不起你了……”

然后就如同英勇就义的烈士一般,终于是破罐子破摔放弃治疗一般地直接将陆倾凡的工资卡往收银员手里一塞,“先刷这卡。”

她又从口袋里掏出另一张卡来,是她自己的卡,“不够的再刷这卡吧。”

季若愚想,自己真不是有意自己不掏钱的,但是,毕竟自己找了个大户老公,哎呀不花白不花豁出去了。

陆倾凡完全不知道外头发生的这些事情,正坐在流水台前,一只手捏着只土豆,修长地手指灵活地转动着土豆,另一只手拿着小刀削着土豆的皮,心中那些不祥的预感依旧没有散去,听到手机叮一声短信提示的时候,他一个分神,锋利的小刀刀刃就直接在他手上划出一道细小的伤口来,鲜红的血液一滴一滴的从伤口冒出来,原本想着或许自己一直心神不宁的原因就是因为有这血光之灾?

但是这个念头在他看到短信内容的时候,就已经被他完全摒除,陆倾凡终于知道自己一直有不祥预感究竟是为什么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