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篇008"完结篇008(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008

触及他掌心的袖扣,温凉心里微微一怔,如水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茫然,莞尔一笑,客气地说:

“谢谢墨总帮我找回袖扣,不知墨总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她伸手去拿他掌心地袖扣,不料墨御宸却突然将她的手握在掌心,凝视着她的目光深邃幽深,薄唇微勾,笑容性感而魅惑:

“我想请阿凉给我做一套西服,就用这副袖扣。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温凉忽略慢了一拍的心跳,蹙眉抽回自己的手,连带拿走他掌心地袖扣,不加犹豫的拒绝:

“不好意思墨总,这副袖扣是非卖品,你个人若是需要西服,我可以为你介绍我们公司首席设计师……”

“阿凉,我这手臂好歹也是为你受的伤,做为报答,你给我做套西服并不过份吧,你放心好了,价钱方面,我不会少付一分的,至于这袖扣,既然阿凉说是非卖品,那我再定制一副就是了,就这么说定了。”

墨御宸打断她的拒绝,霸道的做了决定,温凉脸上职业的笑容消散了去,语气有些冷:

“墨总说得对,你救了我,我是该报答墨总一番,我会让我们公司的首席设计师给墨总设计一套符合你高贵身份的西服,用最好的布料,不收墨总分文。”

墨御宸眸底划过一抹黯色,困惑的问:

“阿凉,为什么你对我总是带着一份敌意,我很让人讨厌吗?”

“我也不知道,墨总就是让我喜欢不起来。”

温凉答得坦然,仿费他墨御宸真是让人讨厌的男人,他怔了怔,突然低笑出声,温凉被他笑得莫名其妙,拧了眉,正想说自己要回公司,没时间和他嫌扯了,却听见他温柔魅惑地说:

“阿凉,可是我很喜欢你,怎么办?”

凉拌!

温凉皮笑肉不笑地说:

“喜欢我的人很多,墨总可以问问他们是怎么办的,筱妍和卓越他们可都等着墨总呢,我也要回公司了,墨总再见。”

“温庭,我要重新追求阿凉!”

电话接通,墨御宸没有任何的客套,开门见山说出自己的目的,闻言,温庭俊脸为之一沉,眉峰紧拧,严肃拒绝:

“不行,墨御宸,你别忘了自己当初许过的承诺。”

话落,他抬手示意等着他签字的秘书先出去,颀长身躯往椅背里了一靠,俊美的五官覆上寒凉之意,他一直担心,没想到这一天还是来了。

“我当初是答应过,但那是在阿凉真的失忆的前提下,现在我怀疑阿凉的失忆并非真实,既然她一直记得那些过去,我也没有回避的必要。”

墨御宸的声音低沉而坚决,像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做的决定。

温庭冷笑,嘲讽的问:

“墨御宸,你的话什么意思,难道阿凉还装失忆骗你不成?”

“我不知道,也许阿凉一开始忘了,后来又想起来了。”

这一点,他确实无法断言。

“既然你不知道,就不要胡乱猜测,退一万步说,就算阿凉真的想起来了那些过往,你觉得她就必须和你在一起吗?墨御宸,我告诉你,我不会再给你伤害阿凉的机会,你更别以为自己昨晚为阿凉受过一次伤,就可以要求些什么,你信不信,你若是把阿凉纠缠得紧了,她会和别人结婚。”

电话里的人沉默了片刻,再开口,声音夹着隐约的苦涩,幽幽地传来:

“我不会再伤害阿凉,我只是想和她在一起。”

“如果爱,你就该学会放手。”

温庭说完不再给墨御宸开口的机会,直接挂断电话,好看的眉头因为墨御宸这个电话而紧蹙着,心里闪过昨晚和阿凉对话的情形,深邃的眸子里墨色愈浓,他这个当哥哥的,如今也看不懂阿凉的心,不知道她的想法到底是怎样的。

“阿凉,你让我给墨御宸做西服?”

温玉晴一脸惊愕地问,双眸探究的盯着温凉,似乎要把她的心思看穿,温凉微微一笑,云淡风轻的说:

“是啊,你可是我们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像墨御宸那种身份的人,自然不能随便一名设计师给他做,有什么需要了解的,你就打电话给他,具体的细节你和他谈。”

“他是不是让你给他做衣服?”

温玉晴迟疑地问,她不太敢在温凉面前提起墨御宸,这是温凉失忆以来,每一次和她谈起墨御宸,却是如此突然,让她有些茫然失措。

温凉不置可否,拿过一本杂志,翻到其中一页,淡淡地说:

“他好像对这副袖扣很感兴趣,你到时问问他,为了感谢他昨晚救了我和小陈,这套西服是送给他的,不收分文,玉晴,就辛苦你了!”

“可是?”

“可是什么,你不会要我帮你约扬子以做条件吧,这个我可做不到。”

温凉打断她的话,故作调侃地说。

温玉晴噘嘴,眉间划过失落:

“我没有,我对扬子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好吧,我不确定墨御宸会不会接受由我替他做西服,我打电话问问他。”

温玉晴离开后,温凉接到石卓越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告诉她,范秀婷那个朋友的手术由他做,还问她有没有拆开礼物。

温凉微怔,这才想起来自己拿回办公室就扔在抽屉里,一直没来得及拆开的礼物,嘿嘿地笑着说:

“我忙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哪有时间看礼物。”

说话间,接开抽屉,拿出那个精致的礼品盒,石卓越在电话里了然的笑笑,声音清朗愉悦:

“阿凉,那你现在拆开看看喜不喜欢。”

“我正在拆!”

温凉把手机开了免提放在办公桌上,动作熟练的拆开礼物,里面是一对木雕。女子细眉柳腰,淡雅高贵,男子单膝跪地,分明是求婚的浪漫画面,可惜手捧的不是戒指,而是举着一把锅铲,让原本浪漫的求婚变得滑稽。

噗的一声,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石卓越,这不会是你雕刻的吧?你这拿手术刀的手,还会拿雕刻刀?”

温凉笑得眉眼弯弯的模样和手中的女子有着三分神似,耳畔,石卓越笑声低沉悦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