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大结局"正文大结局(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阿凉,为什么突然要嫁给凌少扬?”

墨御宸冲进温家时,温凉和温庭,以及温子希三人正在吃早餐,保姆跟在他身后,一脸为难的说:

“少爷,墨先生一定要进来,我拦都拦不住。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

温庭摆了摆手,示意保姆下去,眸光淡淡地扫过温凉,对温子希说:

“小希,吃饱了没,我们先去公司。”

“好!”

温子希放下筷子,乖乖地起身,被温庭牵着离开客厅。

偌大的客厅一下子寂静下来。

墨御宸高大的身影僵滞地站在客厅里,目光沉沉地的看着温凉,英俊的五官布满了沉痛。

相对于他的激动和焦急,温凉的表情平静得近乎淡漠,她清冷的眸子扫过他那只受伤的胳膊,还包着纱布,显然伤口没好。

“是我结婚,又不是你结婚,你那么激动做什么?”

她淡淡地看着他,眸底不带任何的感情,仿若在看一个陌生人,从他选择他妹妹的时候,她和他就永远没有了可能。

昨晚,她给凌少扬打电话,问他愿不愿娶她,立即,马上。

凌少扬当然是愿意的,如她所愿,今天一大早,温凌联姻的喜讯便登了报,此时,她家客厅的茶几上也摆放着今天的报纸。

墨御宸蓦地白了脸,眸底划过痛楚,紧紧地盯着她看了数秒,突然大步上前,一把将她从椅子里拉起来,劈头盖脸的质问声砸向她:

“阿凉,你其实并没有失忆对不对?你根本没有忘记我,你之所以这么快和凌少扬结婚,是因为你怪我昨天骗了你,怪我没有告诉你,倩茹出狱的事对不对?可是你怎么能拿自己的婚姻当儿戏,怎么能这样残忍的惩罚我?”

温凉身子僵滞着,心里震惊于他的猜测,又难过他的指责。

他说她不该怪他,不该惩罚他?

她冷笑,恼怒地抽出自己的手,冷漠地说:

“墨御宸,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也不想回答你任何的问题,你要没事就请马上离开我家。”

“阿凉!”

墨御宸痛苦的喊,眼里竟然染了湿意,突然一把将她抱住,下巴抵在她肩膀上,痛楚地声音夹着哽咽落在她耳畔:

“阿凉,我曾经告诉过凌少扬,如果有一天我无法和你走下去,让他好好的照顾你,没想到,这一天真的来了,阿凉,过了今天,我们真的就什么关系也没有了,你嫁给凌少扬之前,可不可以再跟我去一个地方。”

温凉咬紧了唇不说话,可是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

“阿凉,别哭,我知道,你是累了,不想再这样折腾下去,你放心,我不会破坏你们的婚礼。”

墨御宸把她从怀里拉出来,抬起大手替她擦掉眼泪,看着她无声落泪的模样,他心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墨御宸,我求你马上离开我家好不好,我不想看见你。”

温凉突然激动的推他,墨御宸一个不防,高大的身躯被推得往后退了两步,却执著的说:

“阿凉,只要你最后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永远不出现在你面前。”

“我不会答应你任何要求的。”

她讨厌他来揭穿她的伪装,她原本可以装做忘了他,可以现在,她的眼泪就是最好的证明,她可以瞒过身边的朋友,可以瞒过公司的同事,甚至差点连最疼爱她的哥哥都瞒过了,为什么这个男人要察觉。

她不知道自己这话是对他说的,还是在警告自己,害怕自己到最后一刻会反悔,她一分钟也不能再看见他,气愤的把他往门口推去,不去看他眼里的痛苦和挣扎,就在她快要把他推出大门的时候,墨御宸突然抬手往她后颈砍下一记手刀……

医院!

手术室外:石卓越一身手术服,站在他导师robert身旁,两步外站着温庭,凌少扬,当墨御宸抱着温凉从电梯里出来,一步步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时,几人的神色皆变得凝重。

墨御宸走得很慢,怀里的女子处于晕睡着,不到一百斤的重量于本该很轻,可他却像是抱着千斤重,每一步,都走得万分艰难。

越是临近,越是脚下沉重。

终于走到了他们面前,墨御宸冷眸扫过一旁推着手术车的护士,看向另外几人,沉声说:

“我想抱她进手术室。”

凌少扬抿唇不语,石卓越一副事不关己,温庭也只是沉默,没人回答他的问题,robert轻叹了一口气,平静地问:

“你们真的决定了?”

他这话一出口,墨御宸高大的身躯突然重重一颤。

凌少扬沉默的看向温庭,意思是听他的。

“我先去手术室里等着。”

石卓越丢下一句转身进了手术室,robert看着俊颜发白的墨御宸,他双手紧紧的抱着温凉,与其说他站得笔直,不如说身体僵硬。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做了这手术,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记得你了。”

见墨御宸隐忍而痛楚地抿紧了唇,低头看向怀中晕睡的女子,有什么滚烫的东西砸在她白皙的脸颊上,再滑落……

温庭唇角嚅动,想说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为了妹妹,他其实自私的希望做这个手术。

墨御宸用实际行动来回答他的决定,他越过他们,抱着温凉走进手术室,留给他们一个冷峻的背影。

“扬子,以后阿凉生命里就不会再有墨御宸丝毫的影子,你要让她幸福。”

手术室里,墨御宸安静的站在旁边目睹整个手术过程。手术室外,温庭和凌少扬坐在长椅里等候。

两人都神色严肃,凌少扬答得毫不迟疑:

“庭哥,我发誓,一定对阿凉好。”

温庭听见这话,脸色稍缓,墨玉的眸扫过手术室紧闭的门,低声说:

“墨御宸能做到这一点,也不枉阿凉爱他一场。”

“其实他也应该做手术。”

凌少扬皱皱眉,心里有些乱,以前他很讨厌墨御宸,讨厌他那份傲慢,不可一世,更讨厌他在阿凉心里雷打不动的地位。

几个月前,阿凉摔下楼梯‘失忆’,他依然不肯彻底放手,时不时的出现在她周围,他更讨厌他,觉得他太过自私,只想着自己,不考虑阿凉是否能承受起那些残酷的事实。

可一个小时前,温庭却告诉他,阿凉其实没有失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