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欲之殇(5)(1 / 5)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五集大结局(国庆、中秋的献礼,祝大家欢度佳节!)。

只见瑞哥靠近妈妈,在妈妈的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妈妈听后竟是一脸震惊,立马请求着瑞哥收回成命。

“啊……主人……这——这太羞人了,能不能换一个啊,主人……”。

瑞哥听后立马变了脸色,严厉地瞪着妈妈。

“嗯……还敢不听我的话,看来你又想尝尝'高潮探测电击器'的滋味了是吧……”。

说罢,立马再一次打开了开关。

“啊……不要啊——主人,我错了,雅萍马上就按照主人的吩咐做,求主人饶了雅萍吧……啊——”。

看来妈妈已经对这个'高潮探测电击器'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所以说你们女人就是贱,硬是喜欢装逼,机关人员是这样,女警花是这样,你这个大教授也是这样,你说你们要是肯早点老实承认自己的淫荡内心,哪会遭那么多罪啊,不知道会有多快活呢……好了,按照我说的做吧”。

瑞哥的话刚一说完,只见他们二人都开始收拾场面了,瑞哥竟然重新穿好了裤子,而妈妈也开始整理自己的墨绿色包臀裙,重新扣好雪白的长袖雪纺衬衫的口子,但原本穿在身上的粉色蕾丝胸罩却被瑞哥收进了柜子里,难道妈妈准备就这样不穿胸罩出门见人吗?要知道那件雪纺衬衫最多挡住那对银色的乳环,其实,严格来说,只要角度合适,那对乳环也是能偷偷瞟到的,我的天啊……瑞哥难道是想让妈妈来个公共场所的露出啊?紧接着,妈妈又穿了上那件墨绿色的正装外套,整理了下自己的那件极具古典之美的蓝宝石花饰银色发卡,用实验桌上的纸巾擦拭了刚刚被折磨出的汩汩汗水,一番收拾之后,彷佛又变成了那个端庄典雅的高级知识分子熟女形象。

瑞哥,却似乎还是有些不满意,说道。

“谁让你把外套扣子扣上的,给我解开,还有,里面雪纺衬衫的最上面两颗扣子也给我解开,你裹得严严实实热不热啊,嘿嘿……”。

“啊……主人,这样敞开的话会被看到乳环的,能不能——”。

“嗯……”。

如果严厉地哼了一声,同时再次把'高潮探测电击器'的开关拿了出来,吓得妈妈立马服软。

“啊——主人,我错了——我马上按主人说的做……”。

说罢便立刻按照瑞哥的要求解开了墨绿色的外套扣子,以及里面雪纺长袖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看着他们似乎快要出门了,为了避免被他们发现,我也赶快顺着角落的楼梯往下走,以求避开他们的视线。

不久之后,瑞哥锁了实验室的门之后,便与妈妈一起朝着走廊的中央走去。

生物楼的楼层格局是中间是宽敞的楼梯,旁边有个小电梯,而最西头有个狭窄的小楼梯,也就是在瑞哥那间实验室附近,而最东头就是厕所。

听着妈妈高跟鞋的声音渐渐变轻,我便开始放心重新跟在她们的后面,看的出来,妈妈走起路来十分别捏,时不时突然停了下来,恳求地望着瑞哥。

看来瑞哥的目的就是要让妈妈在人前出丑,然后再趁机破除妈妈的羞耻心。

我相信,从最西头到楼道中央10来米的路程,对妈妈来说一定比二万五千里长征还要漫长。

终于,二人从中央的楼梯下到了四楼,瑞哥站在四楼的楼梯中央,示意妈妈去敲某个实验室的门,而他则跟在妈妈后面,而我则跟在四楼到五楼的楼梯间,注视着他们二人的行动。

瑞哥给妈妈使了一个眼神,妈妈只能一脸无奈地敲了敲位于楼梯口不远处的某个实验室的门。

“咚咚……咚咚咚……”。

片刻,一个身高大约1米7左右的文质彬彬的穿着格子衬衫和黑色耐克运动裤的男生开了门,看了看眼前的妈妈,很有礼貌问道。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咦……你不是中文系的那个赵雅萍老师吗?

赵老师——真是你啊——我上过你的《现当代文学名着导读》的选修课啊,你讲得真是太好了……”。

开门的竟然是一个上过妈妈课的学生,这使得妈妈更加尴尬,只能礼貌地回道。

“同——同学,你——你好……”。

妈妈说话有些吞吞吐吐,我不由用目光扫了下瑞哥这边,果然他拿出了开关,按了几下。

这个王八蛋,竟然想让我妈妈在自己的学生面前出丑。

“我——我想请——请问下,陈卫国教授的实……实验室是,是哪间,你……你知道吗……”。

妈妈断断续续的话语无疑引起了眼前学生的怀疑,这使他一边重新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妈妈,一边关心地问道。

“赵老师,您没什么事吧……”。

此时他的眼睛已经扫视到了妈妈的胸前,注意到了妈妈开了两颗纽扣的雪纺衬衫下的发胀的乳房,眼睛之中顿时闪出一道淫光,随之深深吞了口口水。

为了掩饰自己的意图,他立马将眼神移向妈妈,再次伪装成关心妈妈的样子。

“赵老师,你真没什么事吧?”。

“没,没——老师没事……所以你知道陈教授的实验室吗?”。

“知道啊,陈老师的实验室在5楼的524,靠近最西边的楼梯间,就是那边……”。

那学生一边说一边用手指了指西头小楼道的方向。

而此时的妈妈竟然渐渐来了感觉,浑身开始轻微地颤抖,眼睛开始恳求地望向瑞哥这边,而瑞哥不但没有关掉开关,反而增加了电流刺激的频率,妈妈的脸色更加难看。

她只能拼命忍耐下体袭来的阵阵强烈快感的刺激,力求早些结束这个无聊而羞耻的游戏,便对那个同学说道。

“好——好的,抱歉打扰到你了,谢谢你告诉老师……”。

妈妈拼命地忍耐这下体的感受,并用两腿夹紧,希望以此来弱化电流给自己带来的刺激,可惜事与愿违,如此强烈的快感又岂能是区区的理智能够控制的,就在妈妈临近高潮的刹那,忽然发出一声尖叫“啊——唔——”。

整个人顿时瘫软下来,一下子竟然站不稳,身体直接滑落到学生的身上,学生见状也吓了一跳,连忙尽力把妈妈扶起来,慌乱之下,双手竟然不小心碰到了妈妈的乳房,竟又让妈妈起了些许的反应,妈妈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再加上电击之后,下体的快感重新变得弱了起来,妈妈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解释道。

“对……对不起,同学!老——老师肚子不舒服……要去厕所,快要忍不住了——谢谢你告诉我——啊”。

草率得告别之后,便快步朝着最东头的厕所走去,放佛一个受了重伤的病人一般,踉踉跄跄。

“赵老师……赵老师……”。

妈妈的行为弄得那个学生也是一头雾水。

“天哪,我是不是在做梦啊!我刚才好像摸到了赵老师的胸部,里面竟然没有胸罩……乳头的部位好像还有点凹凸不平的感觉——还有——我记得两年前上她课的时候,她的胸部很小的,难道远观和近看的效果会差那么多吗?她该不会出什么事吧——算了,还是别惹麻烦了……”。

一番自言自语之后,那个给妈妈指路的学生就满怀疑惑地回到了自己的实验室,继续自己的工作。

瑞哥则是闪现出一阵邪恶的笑意,随后跟着妈妈的步伐去了四楼东头的厕所。

而我也跟着尾随其后……确认妈妈和瑞哥都进了厕所之后,我才缓缓跟了上去,原来复旦的生物楼,由于修建得很早,所以卫生间并没有分成男女,而是总共有四个小间,我估计瑞哥和妈妈一定在某一个狭小的蹲位里面,我又观察了地面,发现一股澹黄色的水渍顺着厕所门口一直绵延到最里面的那个蹲位,没错了。

看来我也要选个位置来看看他们到底还要干什么,不然等他们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我最少也要跑到中间的楼梯间,才能躲过他们的视线,显然我做不到这一点。

那么安全起见,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也藏在其中一个蹲位中,等他们出去之后我再出去。

几番犹豫之后,我决定选那个跟他们间隔一个蹲位的位置,这样,既能放松他们的警惕,不至于被他们发现,而又不至于太远而听不清他们的说话内容,我尽可能放轻自己的步伐,重新先将外面的厕所大门关闭,伪装成是上完了厕所离开的样子,然后进入了自己选择的位置,藏了起来。

显然瑞哥是不想他们说话的声音传出去才关的外面的门,好在这是在暑假,这要是在平时,估计瑞哥肯定不敢这么玩。

一时间厕所里变得安静了起来……“哈哈,放心把,刚刚上厕所那人估计是走了……我们接着玩……”。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