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缘由(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百万年发生这么大的变化,这是孤鸿子从没有想到过的。

“看到”这一幕,他真的大吃一惊,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演变的。

既然变成这样,那惊鸿仙境只怕也大变了。

想到这里,孤鸿子不由变色。他忙将自己的神念往惊鸿仙境看过去。

却“看”到惊鸿仙境周边的环境依旧是一片荒芜,仙境内的灵气锐减,但山体阵势依旧存在。

所不同的是,那里的阵法还得到了加固,布置在仙境外围的阵法已经变成仙阵,能挡住大仙以下实力的人物。

仙境里居住着十多个相当于仙人、大仙实力不等的人物。

惊鸿谷的护谷阵法则演变成罗天上仙难入的复杂阵法。里面居住着几个罗天上仙。

至于最重要的湖心小岛,护岛大阵也被改成大罗金仙以上级别才能进入的阵法了。里面居然也盘踞着一位有着大罗金仙实力的修士。

惊鸿仙境的变化,孤鸿子看在眼里,他不由露出阴沉的神色,似若有所思,他一时之间就这么停驻在那里了。

孤鸿子细细察看了仙境里面的那个大罗金仙,又吃了一惊,觉得这人的面孔竟然是让自己有了熟悉的感觉。

孤鸿子想了一下,才想到此人正是自己当年在此地所收的十名记名弟子中的一人。

这样的一个结果令孤鸿子疑惑不已。

在仙境当中的十多个仙人,他也只认识这么一个人,其余的人在他心中并没有什么印象。

以孤鸿子如今的实力,当然不怕他们翻了天,为了搞清楚这些年的变化,他毫不犹疑地挪移到那名记名弟子的面前。

那名记名弟子看似年若五十,一身修为堪堪达到大罗金仙,是为金仙顶峰时期。百万年修到这个地步,却是极为了不得了。

当然这里的金仙期也不过相当于修道界的天仙期而已,相比在灵气无比浓郁的磐石大陆修成如仙帝般实力的青松道人,这位记名弟子却是没有什么可比性了。

这位大罗金仙对周遭的环境可说是非常熟悉,他在这个地方修炼上十多万年之久,可说是成为此地的地主了,他能不熟悉吗?

孤鸿子一出现,他就感应到附近空间的一阵波动,同时便看到一位三十岁上下的白衣道人浮现出来。

这白衣道人的熟悉装束,让这位大罗金仙的大受刺激,而再看白衣道人的面容,他更是大吃一惊。

一时之间,这位大罗金仙呆滞了,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位比自己师尊年轻上十多岁的年轻人。而且他也不知这人跟师尊到底是怎么关系,又或者这人便是自己的师尊。

对于这位大罗金仙的反应,孤鸿子并没有感到意外。

来到这人的面前,孤鸿子才感应到这人修的竟然是已道,他独辟一道,完全窘于一般的修仙,反而像是一位古修士。

孤鸿子这会却又不敢确定他是不是另拜过名师,有些感触地道:“百万年不见,你不认得贫道了?”

孤鸿子这话一出,这位大罗金仙才反映过来,只见他马上颤动着跪伏在地上,声音有些哽咽:“弟子天随拜见师尊。”

孤鸿子有些动容,以他的眼光自然看得出其中的真假,这绝不是伪装的。

孤鸿子挥袖将天随拂起:“免礼罢!你给贫道说说,这些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地方竟然变成这样?”

天随的神色有些黯然:“师尊,您走了的百年后,我们师兄弟个个学有所成,最后又有七位成员加入仙境。剩下的另外的六个,三个拜入真门,也就是以前的天穹派修真五脉,还有三人则不知所踪。”

“千年之后,三十多位门人都在外面建有洞府,个个都开宗立派,以诠释自己所学之道义。万年之后,鸿真两门道统纷争起,那失踪了的三人则在关键时刻回转鸿门帮忙,真门败退。再过了好一段日子,各位师兄弟这时都已经修炼初成,堪比仙界上仙,纷纷有机缘拜入古修一门。”

天随说到这,脸上显出犹豫之色来,孤鸿子情知后面的对自己不会那么好,便道:“说下去。”

天随道:“结果我们听到师尊您神秘失踪的消息,鸿脉一门自此四分五裂,二十多位一代弟子中有大半拜入古修门径,其中便包括天行、天鸿二人。”

孤鸿子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让天随看了有些担心。

过了一会,孤鸿子才叹了一口气:“却是贫道着像了。你继续说下去。”

天随道:“其中只剩下天音、天意、天无、天罚、天慈、天恢和弟子七人仍尊师尊。其中天无、天意、天罚却是鸿真两门争斗时回转的那三人。”

孤鸿子听到这,又有些欣慰:“还好,还有七人。”

天随又道:“正此鸿门四分五裂之际,科武界的人乘虚攻入天穹星。我等七人救援不及,至此天穹星传下科武之种,鸿真两门元气大伤。万年后,我等回返,又是一场大战,绝灭了外来科武军队,重掌天穹星。”

天随叹了一口气:“不过为时已晚,这整个天穹星在这几万年的时间里环境突变,几经战火,灵气也越来越稀,想改善却不是几万几十万或说上百万年的时间所能达成,这却是我等之错。况且这科武已然滋生,堵不如疏,有鸿真两门凌驾其上,控制住它的发展方向就是了。”

“而我们七位师兄弟则每人协同门下弟子来到此处守上万年,如此也换了很多次班了。天穹星也就发展到现在这个模样了。”

孤鸿子赞许地点点头:“虽然先头不怎么样,不过后来你们处理得不错。至于那些另拜他门的弟子,那就永远逐出鸿脉!是了,这周围几个星系是怎么回事?”

天随道:“这却是那些古修士布置的,说是维护各界平衡,将大规模的纷争消弭于无形当中,所以就布了那么一个大规模的星空大阵。”

孤鸿子回头看了看旁边那颗桃李果,不由点点头:“这颗桃李果的灵脉却是稍嫌不足了,这个地方却是得重新布置过了。它没有引起别人的窥觑吧?”

天随道:“这却是要拜那些投入古修门的那些人所赐,他们的长辈碍于面子倒没有来抢走,不过每到收获季节,却必定会派他们的弟子来索取几个的。而且有了外围大阵守护,这个地方倒是安静不少。”

孤鸿子点点头,心底下想起其中隐藏于深层的缘由来。过了一会,他才点点头:“你将其他的一些门人招回来吧!顺便告诉他们,贫道回来了。”

天随有些高兴地点点头。

孤鸿子看了看四周,又道:“那老龟和那两只仙鹤呢?”

天随的神情有些阴沉:“龟护法却是被逼迫上界去了,至于那两个鹤护法却是随天鸿、天行两位师兄走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