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第六章(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六卷第六章合唱的歌曲,我们早就挑好,是人人都会唱的《敖包相会》。

队长是此中老手,唱得是声情并茂;只可惜,教导员的唱功令人不敢恭维,他一开口,那鸭子似的嗓音逗得大家前仰后合,几乎把牙都笑掉。

这第一炮已经打响,晚会的热闹气氛出来了。

接下来的同学是一个唱得比一个好,再加上我和王玲玲在一旁插浑打科,娱乐室里始终是掌声不断,笑声不停。

……

“我们的晚会已经快要结束,可同学们有没有发现,还有一位高手没有上台演唱。”王玲玲对同学们说。

不对!这里没有安排让她说这些话。我隐隐感到不安,但并没上前制止她,也许是她的即兴发挥吧。

“大家告诉我,这个人是谁?”王玲玲把话筒伸向观众,大声说道。

“周晓宇!”五班、六班的兄弟姐妹们率先喊道。

“下面请周晓宇和萧雨桐为我们合唱一曲,大家说好不好!”王玲玲开始煽动大家。

“好!!”同学们几乎是异口同声。

什么?!我看看一脸阴笑的王玲玲,又看看台下叫得最凶的兄弟们,心里跟明镜似的,这群人早就商量好啦,挖好陷阱来整我。

“对不起,我们漂亮的女主持同志昨晚得了重感冒,现在有点头晕眼花,开始说胡话了!”我一面向大家鞠躬道歉,一面想将王玲玲推下台。

“周晓宇!”王玲玲避开我推搡她的手,突然高喊。

“来一个!”所有人齐声接道。

“来一个!”她又喊。

“萧雨桐!”同学们吼声震天。

“一二三四五!”

“我们等待好辛苦。”

……

望着他们,我哭笑不得,居然用我平时拉歌的方式来对付我,真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我向队长投去求助的目光,平时最反对我和雨桐在公众场面作亲密动作的她,也许是出于怨气,居然冷眼旁观,置之不理。靠!想我周晓宇聪明一世,今日居然阴沟里翻了船。唉,所谓整人者终被人整,就是这个道理。

雨桐在人群中站起:她的脸是绯红的,她的心是娇羞的,但她的眼是明亮的,她的笑是幸福的。在震耳的喊声中,她没有一丝畏惧,纤纤的走到我面前。

“晓宇!”她低声柔柔的说道。

“……周晓宇!我喜欢你!”……不知怎的,脑海中浮现出昏黄的路灯下,她勇敢的向我表明心迹的情景。我再无犹豫,握住她的手,对着话筒大声说道:“下面由周晓宇和萧雨桐为大家演唱。”

……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雨桐望着我,动情的唱。

“我与娘子把家还……”她含情脉脉的目光让我的眼神恍惚起来。

……

……“喂!你怎么报道这么晚?”一位青春美丽的少女在训练场上的好奇的问我……“把你的背包给我!”我对着摇摇欲坠的她说道,黑夜中,我拉着她的手,奋力前奔……夜风中,单薄的她唉怨的问:“你为什么老躲着我?”……“我们……还是……断了吧。”在落叶飞舞的季节,她颤抖着双唇吐出这句让我肝肠寸断的话……“我不会轻易让你再走掉了。”在病床上,我紧紧抓住她的手……“晓宇!来追我呀!”她在凛冽的寒风中,酒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晓宇!你穿上这身牛仔真帅!”她笑着说……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近半年时间,这半年里,当真发生了很多事啊!

“你我好比鸳鸯鸟,比翼双飞在人间!……”在悠扬的歌声中,我情潮澎湃,轻轻执着她的双手。

“我爱你,雨桐!”我凝视她,用唯有她才能听到的声音,深情的说。

她抬起头,幸福的笑了。

真希望!就这样,我和她,面对面,手牵手,站成永远……

……

“这半年来,年轻的我们陪伴着年轻的临检队一同成长,从陌生到相识,从熟悉到战友。这期间,多少寂寞孤独的日子,我们一起走过,经历失败,也拥有辉煌,曾有过欢笑,也曾有过泪水,在风吹雨打中,我们凝聚成了一个团结的集体,而临检队就是我们的家。当我们在天涯海角与父母团聚时,我们的内心深处还有一分对她的牵挂。同学们!战友燕!预祝大家新春快乐!全家安康!来年,我们再继续战斗!!”我的闭幕词为晚会划上一个圆满的注脚,同时,也掀起了回家的浪潮!

……

“兄弟们快来帮我打点行李,我可是明天一早就要走!”一回到宿舍,胡俊杰首先嚷道。

“我还不是一样,你是7点半坐校卡车去车站,我是8点钟。”赵景涛不甘示弱的说。

“我是9点的卡车,同大刘一道。”余航泽也来凑趣。

众人齐回头看我。

“我比你们幸福,我是后天中午的。”我故作高兴的说。这混蛋学校怎么订票的,把我订得那么晚。

“那太好了!”胡俊杰不怀好意的拍我肩膀:“皮蛋!你看,我们几个明天早早的就要走,不宜太过劳累,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们整理行李。”

“明天的早饭也拜托你了!”赵景涛在一旁帮腔。

“皮蛋!这两天宿舍的卫生,你一定要保持好。”刘刚志认真的对我说。

“你们!——”我没好气的刚要开骂,就被胡俊杰打断:“皮蛋!平时哥几个都挺照顾你的。临别了,难得你为大家服务一次,可千万别让我们失望噢!”

“就是,一切拜托了。”众人说道。

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唉,真的遇人不淑啊!

……

“兄弟们!不如我们来打牌吧。”胡俊杰眼珠一转,又提出建议。

“这是个好主意!大刘,打牌没关系吧?”赵景涛问副班长刘刚志。

“只要你们不是夜不归宿,想折腾到几点都行。”这一次,刘刚志没有横加干涉,虽然放假从明天开始,但有不少同学今晚就要走,所以通宵达旦亮着灯很正常。

大家高兴的围坐在一起。

“这是94年旧历我们宿舍最后一次打牌!”开牌前,胡俊杰庄严的宣布。

“这也是94年旧历我们最后一次相聚!”我补充道。

……

今天,手气真差!我和胡俊杰一直停留在“2”上,就没挪窝,而对手已经打到“q”了。

憋着一肚子火,起身上厕所,走到过道,才发现各班都亮着灯,也是叫声震天,原来大家都是相同的心思。

可是到了明晚,这种热闹就见不到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