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覆雨天下大结局(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18#)

***本章节来源六九中文*请到六九中文最新章节***

这是巧遇吗?

万祥忽然很暧昧了笑了起来,他心里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想知道自己现在的能耐,如果重新回到武林中以后到底有多强。可是万祥非常的清楚,他根本就无法再回去了。既然回不去,万祥就只能断了这个心思。

但是此刻,他的愿望能够满足了!

“你在武林中消失一千年了!”万祥随口回答一句,想看看聂仁寒的反应。

“一千年吗?我在这里已经活了一万年!原来这里一万年,那里才只过了一千年啊!”聂仁寒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忧伤。

“时间不重要,我想知道,比起那时候的你,现在的你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境界?”万祥很期待的问了一句。

“很强!”聂仁寒的回答却很模糊。

“那让我来试一下,你到底有多强吧!”万祥随手捏出了一把飞刀。

“好!”聂仁寒直接回答了一句。

一声应答过后,聂仁寒拔刀了。他的刀很快,万祥什么都看不见,只感觉到白光一闪,这把刀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寒绝,霸绝,直截了当的一

傲寒六绝:惊寒一瞥!

退!万祥已经退的很快了!

但是刀光已经砍在了他的身上,虽未伤,但是前胸的衣服,在一瞬间就碎了。这么霸道的一刀。万祥惊地脸色都变了。

“第二刀来了!”

惊变的脸色未褪,聂仁寒地第二刀就已经来了。三尺寒风暴涨。万祥只感觉到周围的气温剧降。而这时候,犹如凝成了冰的刀劲,已经扑面而来。就仿佛囚笼一般,狠狠的把万祥给彻底的困在了原地。足足厚逾三尺的冰寒刀劲,让万祥冷冷的打了一个哆嗦。

傲寒六绝:冰封三尺!

万祥脸色大惊,然而就在这时候,聂仁寒的刀劲一变,无比滔天的恨意,扑面朝万祥翻滚了过来。一点红杏,犹如探出了墙头一般。雪饮刀居然灵巧无比的,直接朝万祥地眉心直点了过来。

傲寒六绝:红杏出墙!

这一招原本叫做雪中红杏,却因聂人王恼发妻移情而变招,结果变的刀恨意更恨。而此刻,这一招红杏出墙在聂仁寒手中使出,居然恨意不比当年的聂风之父聂人王差。

江湖传闻,聂仁寒因为惨遭大变。而引出了疯狂之血。难道这个大变,亦是情之一字?

万祥根本来不急多做考虑,立刻运劲震碎了身上的三尺寒冰。脚下一动,双手灵活无比的缠了上去。避开那冰冷森寒的刀锋,紧紧的缠住了聂仁寒握刀地手,用力的一绞,准备用金蛇缠丝手,把聂仁寒的刀给绞落了下来。

可是就在这时候,聂仁寒手中的刀,软绵绵仿佛没有力气一般。快速的从万祥的攻击下抽了出来。

傲寒六绝:桃枝夭夭!

刀招枭若冷雪桃枝,看似无力,但是万祥却非常的清楚,桃枝夭夭这一招的关键,全在后面。因为这一刀,乃是一门刚烈无匹的一刀。软绵绵的一刀,虚实难辩。等万祥完全地感受到这一刀的时候,整把刀犹如冰山一般凶猛无比的压制了下来。一股彻骨的冰劲,顺着经脉而上。冷的万祥有种骨头都快要冻麻了的感觉。

可是这要命的刀已经快要砍到面前,万祥如果在这时候再不做出点什么反应。这一刀足以要了万祥的命。

刹那间,万祥反应的速度极快,居然把全身上下所有侵入经脉中的冰劲都吸收到了右手之上。瞬间激活了手上地冰雪之手,随手一摆,一把冰刀已经出现在了万祥的手上。

强悍的体魄一瞬间内体现出了异常的作用力。被这样的冰劲所侵。万祥非但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地损伤。还依然生龙活虎地反手一刀向上一撩,重重的击在了聂仁寒劈下来地刀上。

冰碎。聂仁寒的刀也被高高的弹起。刹那间,万祥的反应极快。双手连弹,两道指劲爆炸而出,重重的击在了聂仁寒的手腕之上。以万祥拿穴的功夫,聂仁寒就感觉到自己的双手一麻,手中的刀已经掉了出来。

“受死!”

万祥口中发出了一声亮喝,左手一抬,看也不看,抬手就是一记火焰刀重重的劈了下去。眼看着火焰刀就要重重的劈在了聂仁寒身上之时。忽然大量的血液,从万祥的胸口喷了出来。一刹那间,这些血液仿佛受到了寒气的影响似的,凝聚成了寒冰。仿佛溅开的血冰一般,耀眼的在万祥的胸口直达小腹出绽放。

我忘了!

一个念头从万祥的脑海中跳过,万祥重重的向后跌飞了出去。看着聂仁寒潇洒的用脚垫了一下刀,灵巧的御刀还于手中。

我忘了,傲寒六诀第五式:踏雪寻梅!!!

这传说中以腿御刀、刀腿并用、回异难测的一刀,抵挡起来根本就是防不胜放。只此一刀,就立刻重伤万祥。胸口间的鲜血不断的向外喷出来的时候,万祥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玩笑!”

聂仁寒冷笑一声看着万祥,脸上挂着的尽是讽刺的表情。在他看来,万祥简直弱的过分。傲寒六诀,不过才用出五式,就已经重伤了万祥。

“玩笑?”

万祥猛烈的咳嗽了一声,随手把胸口的冰拍碎。站起来仰头喝了一口自己制造的血瓶,配合本身《五毒真经》强大地恢复力。胸前的伤口。刹那间已经开始结疤。

“你和我想地一样!”

万祥立刻邪笑了一声,接着聂仁寒皱眉为什么万祥会这么自信的时候。忽然就觉的后背一暗。腥臭的味道出现的时候,一双镰刀的手紧紧的抱住了他。紧跟着,一条剑尾射出,直接贯穿了聂仁寒的胸口。

是dron(雄蜂)!!!

好一个万祥,在打斗的时候,都不忘了指挥dron(雄蜂)出现。故意以敌示弱,直接秒杀了聂仁寒。一瞬间内,周围的士兵在看到这一幕地时候,全都傻了。

“笨啊!你以为我会像傻子一样,老老实实和你打?我是医生。又不是战士!”万祥讽刺的看了一眼倒死都瞪着眼不敢相信的聂仁寒,讽刺的冷笑一声。

可是就在这时候,聂仁寒的双眼动了一下。

还没死???

就在万祥脸色大变,赶紧指挥dron(雄蜂)再次动手撕碎聂仁寒的时候,聂仁寒动作如常的活动了一下,道:“我知道你不会老老实实和我打地!”一股冲天的刀气出现在了他的背后。dron(雄蜂)当场被这股刀气,直接撕成了两半。

这不可能。心脏已经贯穿,为什么聂仁寒还没有死?

完全不符合医学常识的场面出现,万祥的表情一瞬间变的彻底复杂和精彩了起来。就仿佛他心中的信仰,一瞬间被击的粉碎似的。满脸复杂的看着聂仁寒带着疯狂地冷笑,举刀就是一记惊寒一瞥,就狠狠的劈了下来。

这一刀没有劈向万祥,而是冰冷的刀锋直接劈在了万祥的旁边。

刀气霸绝,寒绝的蔓延了出去,冰冷的刀气直接蔓延千米,千米之内连自己人都被这一刀直接给劈开。

万祥傻了。这一刀,还是人使的一刀吗?

不敢相信的看着聂仁寒,万祥知道从刚才他和自己战斗的时候就未尽全力。就像猫玩耗子一样,以前他也这样玩过人家。可是这时候,居然被人如此的玩了。

可恶!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