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章孽障留不得(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内兄提醒你,看久了书洗洗眼睛在看,放心内兄跑不了,收藏它就行了!]

(求粉红票子)

趁杨氏正沉浸在得手之后的喜悦当中,完全放松了警惕与戒备的时候,赵信良忽然猛地冲上前去对准了杨氏的双腿使劲一踹,杨氏吓得尖叫一声,尔后没站稳径直跪倒在地

“没脸的孽障口口声声一家人自家人的,没成想竟也打自个人的主意”方氏也赶紧气急败坏地冲了上来,指着杨氏噼里啪啦地骂道。

赵弘林迅速下床燃了灯,侧头看向窗外的时候,赵弘林猛地低声尖叫起来:“爹,爹外头竟还有一个”

大家马上顺着赵弘林的话茬扭头看去,但见夜色朦胧下,有个黑魆魆的身影正往赵家的院子外头跑去,看他的样子像是听得了屋内的动静后被惊着了,有了即刻逃跑的心思

想必又是一个觊觎他们家方子想上门来捞便宜的人

只不过杨氏倒霉,在他之前进了屋被大家抓个正着,才让那个人给侥幸逃了一劫

待那人仓皇从他们家逃走之后,赵弘林才是转过头来很是冷静地说了一句:“我看清了,那人是住在村西的清水叔。”

“早在他们家用牛车的事来刁难我的时候,我就没对他们家抱多大指望了”赵信良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与此同时,杨氏吓得颤抖的声音渐渐传来:

“你们,你们这是做什么,我,我不过是看你们家好像有可疑人出没,过来给你们看看,怕,怕你们家再被人偷了……”

“呸”方氏蹲下身子来扇了杨氏一个大耳光,杨氏只觉得脑门顿时混沌一片,嗡嗡作响,“你帮他们看家?你不添乱子都是怪事”

“我没有啊我真的没有,我什么也没有做啊你们怎么瞎冤枉人嘞自己丢了东西赖别人头上,你们就是这么做事的么”要说杨氏的脸皮还真是厚,在任何时候,她都有办法耍赖撒泼,若没有真凭实据,怕是还真难让她改口

赵信良没跟杨氏多说,只让赵弘林递来了一早准备好的粗麻绳,他气力也大,一个人就把杨氏给制伏得稳稳的,任凭她怎么哭爹喊娘声嘶力竭的,最后还是一把将她给捆了

赵相宜看着被绑得严严实实跟个粽子似的杨氏,心里不禁觉得有些滑稽。

这时,夜还不算深邃,李氏老赵头等人纷纷被杨氏的声音给吵醒了,经过被窃一事,大家的警惕性也是提高了不少,这厢听见动静,各自心里到底有些害怕,再难以入睡,只纷纷穿好了衣裳过来了大房这边。

“哟,这是怎么了?”李氏抱着同样被吵醒的小弘俊一面哄着,一面不明白情况地轻声问了一句。

但见杨氏的身上被绑着好几圈粗粗的麻绳,而她自个则躺在地上不停地折腾挣脱,嘴上亦是喋喋不休地一直在骂,一直在嚷

老赵头则斜了杨氏一眼:“肯定是她又犯了什么不要脸皮的事”

“你们怎么能这样就算现在真的挣大钱发达了,也不能随便欺负人啊我什么也没做,你们凭什么把我捆起来,还有没有王法天理啦一群没心肝的王八羔子不得好死”杨氏在地上一个劲地打滚,嘴上喋喋地骂着,最后连脏话粗话也是一个劲地往外冒

“你闭嘴”方氏吼了一声,随后护着赵相宜,生怕她听多了影响不好,便是哄道,“相宜啊,很晚了,咱们先去睡觉好不?”

赵相宜却轻轻地摇着头:“奶奶,我不困,我想看看……”

方氏无法,好说歹说的见小孙女都很倔强,只得作罢,想着得赶快处理掉杨氏这个孽障才好

她将事情的经过粗略地跟李氏说了一遍,李氏惊愕地捂着嘴:“这还得了?”

尔后也是气不过,把小弘俊递给了方氏抱着哄,再仗着自己是女身,气力也大些,立马冲到了杨氏的跟前,制伏她过后,利索地从她的怀里摸出了一张纸来

那就是赵相宜用来作饵的老方子

“看我不打死你还说你没做什么,可恶的泼皮”老赵头见杨氏真是打方子的主意来的,不禁火冒三丈,冲上前去对准了杨氏就是重重一脚

大家见状赶忙拦了拦,照老赵头这个阵势下去,没几下杨氏就要没命的虽说她现在做了这种见不得人的坏事,但好歹也得让他们先查探查探问问清楚再发落不迟,横竖还有个王法天理在呢,总不会让杨氏逃脱分毫的,若杨氏此刻被老赵头这样活活地打死了,届时老赵头自己还不是要负责任的……

等大家的情绪都渐渐冷静下来之后,大房的灯已经完全点亮了,三房那边听见了动静,也是来了人。

赵老三一进屋,见大家气势汹汹地瞪着跪在地上的杨氏,不禁微微错愕,指着被五花大绑的杨氏疑问道:“她,她又做了什么?”

老赵头早就因了杨氏从而对赵老三没了指望,这厢更是气哼哼一句:“她做了什么好事你会不知道?只怕你也参与其中的罢”

不过这件事赵老三的确不大知情,这会他听了自个父亲这么说,也很是不高兴地瘪瘪嘴:“爹不要总这么说话,总显得我不是您亲生的似的”

“混账我辛苦十个月生下的你,把你拉扯得这么大,你如今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方氏忽然站起身子来大声一句,“你就是被这样的给教坏了你看看你见天的偷懒赌博像什么样子”

“爹,现在该怎么处置?”赵弘林揉揉眉心,随后坐在赵信良的身旁,轻声问了一句。

“哼,怎么处置?”赵信良忽然盯着杨氏冷笑一声,“早在上回她在咱们的碗里下药时,咱们就该裁了她留她到现在,也真真是咱们心软糊涂,这种人,还留着在家里做什么等天一亮,咱们就拉她见里正去,律法上对盗窃罪是怎么判的,她就该是个什么下场”

“信良说得对这种人我是一刻不想看见了,上回就说让老三休了她,你们偏说还要顾及孩子的颜面”老赵头也很是赞成道。

杨氏一听,立刻慌了,赶紧收起了自己撒泼的那一套,立马给大家磕头承认道:“我错了我错了你们饶了我这一回罢是是是,我不要脸,我该死我怎么能来偷大哥他们的东西呢你们放了我这一回罢,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以后踏实过日子,我再也不做这样的蠢事了”

“三婶,我宁可相信天会塌,也不会相信你的这张嘴。”赵弘林厌恶地盯着杨氏看,嘴上的话语更是不留一点情面。

赵老三见状,也很是对杨氏失望:“你还见天地在家里数落我?你看看你现在都干了些什么事?”

“少装蒜了”老赵头忽然拿起一样东西往赵老三的身上砸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她是一伙的,里应外合等天一亮,抓去里正那的人也少不了你一个”

“哎呀爹,爹您别这么狠心呐我好歹是您亲生的儿子呀,您怎么也忍心学戏文里的那一套,‘大义灭亲’的?”赵老三闻言吓得心胆俱裂,立刻扑通跪在老赵头跟前哭着求道

盗窃罪可是判得十分严重的,他这要真被送去里正那了,届时再送到镇上衙门里,可不就是死定了

“我看,先把他们关牛棚里吧,时候也不早了,咱们都先去睡。”赵老2在一旁提议道。

赵信良却摇头:“你们先去睡,我这边不急,我还得再去他们家翻一遍,看看有没有其他赃物,确认一下前天上我们家偷东西的人是不是她”

“爹爹,直接问她不就好了。”赵相宜指着杨氏嫩声嫩气道,她现在是瓮中之鳖,并且手忙脚乱得很,想必要问任何事也是问得清楚的。

赵信良摸摸赵相宜的脑袋,尔后又怒瞪着杨氏:“那你说你今天是第一次上我们家来偷东西,还是四月初七的时候就已经来了一次了?你别想着扯谎,我一会也是可以上你们家去对证的,要真是你做的话,这两天你根本没时间去镇上,想必偷来的东西还搁在你们家没来得及拿出去销赃吧?”

“不必问了,肯定是她”方氏突然笃定道,“她连咱们家被偷了几匹布都清清楚楚的,想必那些东西就是她偷的”

“是我偷的,是我是我”杨氏吓得眼泪直掉,一张脸上布满了眼泪鼻涕,绷得通红的这会子她是再也不敢隐瞒任何东西了,只巴望着自己吐出的东西多些,他们能看在自己戴罪立功的份上对自己的处置也轻些。

赵相宜心一跳,果然是杨氏在作祟

虽说也曾怀疑过杨氏,可也不是百分百认定的,即便今天晚上刚开始抓到了她偷窃,赵相宜也在心里始终保留着两种看法,一,她许就是四月初七的那个小偷也未可知二,杨氏很可能是白天里听见了他们家故意放出的讯息心动了,忍不住内心的诱惑,故而找上门来。

如今听她亲口承认,赵相宜心里还是有些微的惊讶。

=

=

是由】

[最新无限制美味家meiweijia]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