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石数鸟(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赵小姐,你恨我吗?”我很坦诚,我决定交待了。

赵佳慧盯着我,“恨,我恨你!”心里有点儿痛,但让我觉得如释重负。但赵佳慧转口,“我恨你为什么不温柔点儿!”我晕。郝文秀和吴素馨也笑了。

“直说吧,佳慧。我说完后,你可以打我,可以骂我,但你要听我说完。”我镇静地说。

“知道昨晚为什么会发生那么多事吗?”三个女孩儿都摇着头。“我先说原因吧。”顿了顿,我继续,“佳慧,你知道玉怡和雅诗母女俩个和我的事吧!”赵佳慧点了点头,吴素馨是知道的,郝文秀不由瞪大了眼睛,吃惊地望着我。

“不谈大道理,我就想让玉怡和雅诗她们母女俩个好好的生活,虽然我不能给她们所谓的爱情,我觉得我的爱情都给了玲。但是,我可以让玉怡、雅诗、玉梅、若兰、婉卿、晓燕、玉蓉,还有莹莹,我们可以给她们幸福的生活。爱情是什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三个女孩儿明显对我的表白惊呆了,估计她们从没想到过我是这样一个人吧。

我继续道:“你们对昨天的事感到奇怪吧?”我扫过三个女孩儿的眼睛,见她们点头,“好吧,我直说了吧。我很怕,怕佳慧。怕你把事情捅出去,我无所谓,反正现在有钱,可以换个城市,甚至换个国家居住。但我怕伤害到她们,我不想让她们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所以我下了药。”这个时候我可很清醒,绝不能说出是玉蓉。

赵佳慧大眼睛眨了眨,“你说你下药,那么蓉姐帮凶了!”

我迎着她的目光点了点头,“就算是吧!”默默地坐下。

三个女孩儿都沉默了。

意料之外,郝文秀首先表态了,“柳老师,这是我最后一次喊您老师!”我心剧痛啊。

郝文秀忍着伤痛站了起来,勉强走到我身前,“我不后悔,我很欣赏你的坦白,让我感动。”说完,扑在我怀里,重重地吻在了我的唇上。坐倒在沙发上,大脑一片空白,我很高尚吗,否定,怎么可能呢。

赵佳慧和吴素馨也接着表态了。赵佳慧居然笑了,呵,没想到啊,我还能让柳大色狼害怕。“我瞪了她一眼,郝文秀和吴素馨也面色不善。赵佳慧一点儿也不在意道:”开始我对你只是好奇,为什么有那么多女人和你生活在一起,而你又没有什么男性朋友。出于记者的好奇心,我开始注意你。慢慢有点儿着迷了“说着,又哼了一声,”难道我是那么坏的人吗。不过你刚才还算老实,那番表白也打动了我的心,我打算……打算给你个机会,一辈子照顾我。“我有些得意了。

吴素馨笑着问,“那你的记者还干不干?”

赵佳慧问,“这有什么关系!”

吴素馨说:“记者应该报道真实的事情啊!”说得赵佳慧也是一阵懊恼。

我劝她,“记者不当也罢,不如到我的公司来,做个公关经理或者新闻发言人什么的,不比当记者强?”

赵佳慧精神大振,“好,一言为定!”

吴素馨看着我期盼的眼神,小心地说,“我,我没什么的?”扭头望了望卧房,“我从没遇到过我心仪的人,柳叔例外。”

我笑了,很是自得啊。“素馨,你怕你妈反对吗?”

吴素馨红了脸,我很直白:“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蓉姐说过你什么吗!”吴素馨恍然大悟,开心地笑了。

虽然很开心,但我还是要问文秀一些事,“文秀,你妈那儿怎么办,你,你男……”

怀里的文秀打断了我的话,“别提了,什么男朋友,听到我妈出事的消息,就和我划清了界线,说是他老爸的意思。”

赵佳慧鄙视地说,“那种男人不值得去爱!”

吴素馨也说,“对,文秀,我支持你!”

“馨儿,支持什么?”玉蓉姐被我们吵醒了,穿着睡衣站在客厅门口。我在身边的沙发上拍了拍,示意玉蓉过来坐。文秀把事情的经过和盘说了一遍。

玉蓉听完后,安慰文秀,“秀儿,早点认清一个男人也好,好在你妈的事儿已经摆平了,这还亏你柳叔了!”

文秀一脸幸福地在我怀里,“蓉姨,我知道了,对柳叔,谢字是不够的!”呵,我很感动。

玉蓉泼凉水,“秀儿啊,你的事儿可不好办啊!”

文秀一惊,“怎么?”

玉蓉笑问:“你不知道你柳叔他当老师的事儿了吧!”文秀点点头,玉蓉又问,“知道原因吗?”文秀摇了摇头。

玉蓉继续说,“好吧,我来告诉你吧!是因为你妈,常校长,不,不太准确,应该说是因为雅诗和你柳叔的事儿被你妈知道了,所以你柳叔辞职了!”

文秀吃惊地望着红了脸的我,素馨插话道,“珍姨太不讲道理了!”

玉蓉白了女儿一眼,“小孩子,知道什么?”素馨无话可说。玉蓉道,“其实你们刚才的对话我听了很久了,抛开别的不说,在外人眼里,我们现在的情形就是乱伦。”我大受打击,三个女孩儿脸色白白的,看来也是。

玉蓉继续,“但我们为了什么,为的就是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馨儿,你还记得你爸去世的时候吗。”素馨点了点头,玉蓉道“那个时候,我差不多是为了你才活下来的!”

素馨激动地喊着,“妈妈!”泪流满面。

玉蓉定了定神,拭去眼角的泪水,“我拼命的工作,想忘却过去的事情,然而当遇到玉麟,见到他们开心地生活在一起,我是多么羡慕啊。显然我已经过了享受爱情的年纪了。当我身在其中,我越发感到快乐。你明白吗,素馨?”素馨点点头,表示理解。赵佳慧若有所思,望着我。

玉蓉激动了,“尽管我们很幸福,但在外人眼里,是不容于人的,明白了吗,你们?”三个女孩儿已经很清楚了。我激动地把玉蓉搂在怀里,在她脸上重重地亲了一下。

玉蓉转移重心,“所以,你们不要怪珍姨,她也是没办法,一个人多苦,还要管理一个学校。”

文秀拭着泪水,“蓉姨,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

玉蓉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脸儿,“傻瓜,你知道什么?我不是让你离开,而是告诉你,我们要说服你妈,同意你和玉麟生活在一起。不过,让你妈接受这个现实可不太容易!”

文秀坚定地说,“我可以等,等到我妈接受现实!”虽说男儿不流泪,我却再也掩饰不住了,搂着文秀和玉蓉,使劲儿眨了眨眼睛,不让眼泪流出来。

“蓉姐,明天,我去负荆请罪,拼了命,也要让常校长出气!”四个女的都感动了。我很尊重常校长的。

享受过晚餐后,时间也不早了。我把赵佳慧、郝文秀、吴素馨又都抱到卧房里,放在玉蓉的大床上,这才发现,昨天晚上怎么睡的,好象不够大啊。玉蓉笑骂,“色狼,又不是只有这一个卧房!”勉强让三个女孩儿在床上睡下,我和玉蓉只好到素馨的小床上去挤了。

搂着玉蓉,嗅着她的体香,“蓉姐,谢谢你!”

玉蓉红着脸调侃我,“三个美女,还没谢够啊?”那一脸的媚态,看得我兴致大起,搂吻着成熟美妇,一只手在她身上的敏感地带尽情挑弄,一只手揉着一对丰乳,看它在我手中不断变换形态。玉蓉呻吟着享受我的爱抚,不一会儿就主动骑到我身上,自动上套,闭上双眼,享受起来。

激情过后,玉蓉趴在我身上,问,“小色狼,想没想过怎么向珍姐解释?”

我故意说,“没想过,让她打一顿出出气先!”

玉蓉用手指摁了下我的额头,“你呀,解决不了问题的,不如,你把她也……”

我晕,“蓉姐,别出馊主意了!”

玉蓉吃吃笑了,“怎么,没胆啊?”……

毕竟都是成熟的女孩啦。早上,我还在睡觉,三个女孩已经来叫我了,不知怎么回事,不会是她们太激动了吧,想想也不是,昨天答应文秀去见她妈妈——常玉珍的。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开车去常校长家,本来我只想和玉蓉、文秀两人去就好了,素馨和佳慧两人非要一起去,说感受一下我的真情如何打动铁面校长的。我晕,会死人的。

进门之后,我才发现,情况也许并不是太坏。因为一向制服式装扮的常校长居然是一身家居服,除了面容有点儿憔悴外,一切都还算正常。我原以为她会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的。

常玉珍开门才发现女儿文秀跟我们一起来的,忙问,“秀儿,你怎么……”

素馨连忙叫“珍姨,我和秀姐一起回来看您的!”

玉蓉反客为主,“来,大家都进去说话吧!”待我们都进门后,关了门。拉着常玉珍一起坐下。

常玉珍望了望我,看起来玉蓉没埋着她,“我去给大家倒怀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