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流行教育(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这可是国外最流行的性教育啊,真真,仔细地看清楚,真真,你听好了,像这样在妈妈浪穴的最深处喷射的话,那怀孕的机率也会提高不少,所以大肉棒要深深刺进花心里去,这样才可以将精华送进最深的地方,如果男人开心的话,心情就会极度的爽快,那精华就可以射进最深的地方,你妈妈的状况还不错,要是运气好的话,那就会给真真再生一个弟弟或是妹妹出来。”

成熟的蜜穴飞舞着软肉死死地扣住庞然大物,犹如一台帮浦挤压着,这正是蜜穴贪婪地渴求着精华岩浆所做出的反应,虽然这可是一个使用次数不多的幽谷甬道,但正因为如此,这更能担负起取悦男人和养育小孩的重要责任,丈夫赖昌星专注事业以及在外面包养情妇,这些年来根本没有碰过曾明娜,直到今天,曾明娜才在杨毅豪的胯下品尝到了女人真正的性福和快乐。

“啪啪”肉体的撞击声不曾中断,淫靡的镜头一个换过一个,是杨毅豪的欲火,是妈妈曾明娜的悲惨,也是女儿赖真真的不解。

曾明娜可以清晰感觉出阳精喷射在幽谷甬道里的灼热感。“住手……不可以在阴户里面……这样会怀孕的……哎呀……”

曾明娜说出拒绝幽谷甬道内射的理由,但光是只有会怀孕的恐怖而已吗?大概不只吧,让丈夫赖昌星以外的男人,而且还是十多岁的大男孩在幽谷甬道里射出精华爱液,来迎接着高潮,对一个像似曾明娜这般的贤妻良母来说,这才是最为可怕的,更何况最宝贝的女儿赖真真还在一旁全程的看着呢。

杨毅豪必须把曾明娜丈夫赖昌星的味道从这个浪穴中全部清除,曾明娜的幽谷甬道从今往后是他一个人的专属品,这样的望欲让杨毅豪不断喷出新鲜的阳精,一次又一次灌满着悲情的蜜穴。

“毅豪……我不……不行了……请拔……拔出去吧……好热……啊啊……”

曾明娜实在受不了。

“是吗?你很敏感吗?”

杨毅豪继续捏弄着曾明娜的耻豆。

“不……不要……要挖了……住手……”

蜜穴内外都受到杨毅豪的攻击,在炮火猛烈的光芒中,杨毅豪迅速地将曾明娜带往极乐的天堂,仅存的理性招架不住,但也勉强地鼓舞着她,拼命对抗着这往上升的快乐浪波。

如深谷幽潭投下了一颗猛雷,欲海闪过最为璀璨的烟火,溅起锐不可档的浪花,曾明娜大大睁开空洞的眼睛,被杨毅豪仅仅搂抱住的丰腴圆润的胴体向后又向前的扭动着,雪白丰腴的乳房剧烈波动着,从樱桃上飞出一颗又一颗汗水形成的水珠,深深吃进雪白的肉体中,一抹又一抹鲜红的勒痕耀眼地浮上似雪的肌肤。

“我要飞了……要死了啊……”

在浊热的阳精冲击到子宫口的当口,曾明娜终于迎接到第三次的高潮。

今天是第一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激情缠绵,现在是第一次在女儿赖真真面前红杏出墙,而且还是在杨毅豪软硬兼施威逼利诱地半强迫半引诱下,自己历经着身心灵的煎熬,最后杨毅豪滚烫的阳精还射进自己的幽谷甬道……

然而在承受这样屈辱自己的过程中,自己竟然有了高潮,曾明娜心理很清楚在高潮的瞬间,肉欲的大门已经敞开,自己跟着慢慢陷进这会带来高潮的性交泥沼中,剩下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赖真真看着自己母亲曾明娜的痴态,双眼更是瞪的大大,透露着无法理解和不敢置信,还有春心萌动莫名其妙渴望的目光。

“啊……啊……请放过我了吧……呜呜……拜托你……快点拔出去啊……”

像似巨大浪潮冲击过后,绝顶掀起的巨浪慢慢退去了,高潮余韵过后的曾明娜拼命地想要保持着最后的尊严,所以做出了这样的要求,这大概是因为宝贝女儿赖真真在一旁观看的关系吧,所以残存理性才会这样的奋斗着。

“大坏蛋,可以放手了吧,不要再对妈妈做出残忍的事了。”

突然间赖真真高声大叫起来。

“那么真真是打算代替妈妈了?”

杨毅豪坏笑道。

杨毅豪这样的说法瞬间让还在高潮之中的曾明娜僵硬起来,幽谷甬道瞬间紧缩起来,软语哀求道:“请放……放过真真……呜呜……我是没有关系的……你可以做任何事……但请放过真真吧……”

“真是一位慈母啊,心地真好,好吧,看在贤妻良母的份上,我就放过真真好了,这也是我们内射中出前的约定不是吗?”

杨毅豪亲吻住曾明娜的嘴唇,将口水度了过去,伸出舌头探进她红润的樱桃小口搅动着,追逐着她想要逃跑的甜美滑腻的香舌。

曾明娜虽然已经接吻过好几回,但在女儿赖真真面前的亲吻,除了表达出爱情的浓情外,这种画面最容易破坏女人的精神力,这是另一个作用,现在唯一支撑住曾明娜的心理防线大概就剩下守护着眼前的宝贝女儿赖真真的生命安全和处子之身吧。

“你又要我救治真真,又要我放过真真,到底你想要我怎么办呢?”

杨毅豪欲擒故纵地坏笑道。

“我才不要你这个大坏蛋来救,你这么欺负我妈妈,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救我的。”

赖真真刚才亲眼目睹杨毅豪和她妈妈激情缠绵,少女的欲望和伦理道德在内心剧烈的碰撞,柳眉倒竖地娇叱道。

“真真,乖,不要乱说话,毅豪也是为了救你。”

曾明娜慌忙说道,“毅豪,求求你救救真真吧,需要怎么救她呢?”

“真的要我救吗?那我有个条件,你们母女听好了。”

杨毅豪坏笑道,“现在我就将大肉棒给拔出来,但是真真需要品尝我的精华才可以解毒,你应该知道先前你是体内品尝了我的精华才解毒的。”

杨毅豪慢慢抬起曾明娜的身体,将庞然大物给拔了出来,随着巨大的庞然大物的抽出,紧紧缠绕着庞然大物的小花瓣也连带地被拖了出来,贪婪的幽谷甬道也因为庞然大物的离去而发出叹息,一声如雷的淫靡声中,杨毅豪终于抽出了庞然大物。

令人钦佩的是,杨毅豪看见曾明娜的脸上涨红着,她还真的将幽谷甬道给紧紧锁了起来,除了附着在庞然大物上的阳精随着拔出而脱出蜜穴以外,其余的就完全被锁在了花径之间。

杨毅豪的色手在曾明娜的丰乳肥臀上扭动着,她终于忍不住发出呻吟。

杨毅豪上了地铺跨坐在赖真真象牙雕刻的颈项上面,笑盈盈地说着:“不要多说了,真真,快来弄干净吧,同时也是解毒的最好方法,你手脚再不快点的话,你妈妈可是会受到我可怕的惩罚,你不想这样吧?哈哈,但是如果你想看看妈妈淫乱的模样,那就另当别论……”

在杨毅豪的威胁下,赖真真别无选择,黏糊糊亮晶晶的庞然大物摆在她的面前,她娇喘一声,不得不下定决心了。

“快点,你看看上面沾满你妈妈黏滑滑的爱液,弄得棒身都湿答答的,你有看见的对吧?那是被你妈妈弄脏了,弄脏的东西要想尽办法弄干净,这才是做人的道理,对吧?快点用你可爱的嘴巴来舔干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