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倾城母女1-10(1 / 8)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五章倾城母女一

武林中,无论在什么年代,在什么地方,可以保全自己的永远是实力。实力这个东西,很玄妙,它可以让你的敌人向你卑躬屈膝,它可以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南宫世家本遭沈家重创,元气大伤,虽如此,可是在武林中却没有一个门派,一个家族敢轻意上门挑衅这个曾经是江西霸主的威严,原因无他,因为南宫世家有一个神秘,强大的存在==风扬。风扬武功高强,曾一人独挡沈家的不世高手烈火神君,杀鹰会叛徒地人鹰北冥刚……他手段高超,短短时间之内联合鹰会,中原镖局这两个在武林中任谁也不敢小视的武林势力,而且听闻蜀中第一派峨眉跟南宫世家的关系也极为密切。如今南宫世家在风扬的领导下,团结一致,有如一块大铁板似的,纵是当今如日中天的江南沈家,北方霸主太史世家也不敢小视。

关于中原镖局,鹰会,峨眉,南宫世家四大势力其中的内幕也只有极少数几个当事人知道而已,外界不知情。四个以往从来没有任何交情的门派都因一个人而联合在一起了,而且只听令一个人。这个人是风扬,也就是天榜十大高手之一的绝世枪王龙啸天。

温柔乡,英雄冢,已日上三竿,家主龙啸天还抱着凤飞舞,江玉凤这对师徒姐妹花在床上胡作非为,不肯起来。在他们刚完事时,门碰的一声,一个走了进来。在南宫世家敢如此无礼,直闯龙啸天房间的只有一人,那便让龙啸天又敬又爱的大夫人文慧玉。文慧玉睿智温柔,处事大方得体,自从跟了龙啸天后,对龙啸天是无微不至,捧在手里怕摔着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如妻似母,正因为如此,龙啸天对这个大他二十几岁的美妇人是又敬又爱。

文慧玉一进来,就把龙啸天从凤飞舞的身体上’请’起来。龙啸天知道如果没有什么要紧事,文慧玉是不会来找他的,当下忙问:“玉姐,出什么事了啦?瞧把你急的。”说完拉过文玉慧,让她坐在他身边,接过从江玉凤手里递来的手帕温柔地替她拭掉额头上的汗水。知性美妇人非常享受地依偎在这个小男人郎君怀里,任他替自己擦掉额头上的汗水。

文玉慧递给龙啸天的一张南宫世家探子从江湖各地搜来的信息单。上面罗列的都是最近江湖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其中大部份都是沈家或者太史世家收服了哪个帮派或巢灭了哪个不听话的门派……男人看到那些是不胜其烦。

男人对于江湖也是有雄心的,但他知道现在并不是他南宫世家出手的时机。虽有中原镖局,鹰会,峨眉三派相助,但相较已积蓄数百年,如今已是江南霸主的沈家,或者是隐于江北,神秘莫测的太史世家,南宫世家的力量还是太弱了,一旦出手,引人注意,倒有可能先被沈家,太史世家给灭了。既然现在不是成事之时,何必为那些事情费心呢,还不如陪陪老婆们来得实在。

男人大致看了一下信息单的信息觉得平平无奇,不解地看着文玉慧,问:“玉姐,这上面有什么吗?”文玉慧有些恼怒地看了一下手已伸进她裙内在里面摸索的男人,玉手指着数十条信息中上面的一条,道:“你看。”男人看那信息,上面写的是:苏州宁家将于本月十八在狮头山摆擂为宁家小姐招亲。

男人嘴里念叨些什么,想起些什么,道:“宁家,难道就是那个有‘大富之家’之称的宁家?”文玉慧点了点头道:“不错。”凤飞舞闻言,神色大动地道:“宁家是我大明王朝的三大首富之一,雄霸航运,盐,丝绸市场几十年的商界魁首。”

男人奇道:“你也知道宁家?”宁家必竟不是武林世家。江玉凤道:“宁家以豪富著称于世,谁不知道啊,就只有你这个傻子才要想好久才记起来。”虽然大了许多,但这个丫头还是那样泼辣,一点也没有改变。江玉凤话才落,门口又响起一端庄带着一丝娇媚的声音:“大色狼整天满脑子都只有女人,哪记得那些东西啊!”话落走进已留上长发,端庄圣洁的峨眉掌门。

听了圣洁尼姑,不对现在应称她女人的话,男人比城墙还厚的脸红红的,有些不好意思。峨眉掌门的话是说到好色男人的短处。自从回到南宫世家后,男人把什么事都丢给司空相了,自己整天沉迷于南宫世家众夫人堆中,而且时不时御风飞行去天魔宗‘照顾’一下那对还在修练的美丽师徒。

男人回南宫世家时,峨眉山上的一些尼姑自告奋勇向掌门申请要跟男人回南宫世家。她们的理由是可以在路上照顾男人,保护男人。她们打什么鬼主意,妙玉心知肚明,但由于这个提议是她师父了尘圣尼提起的,妙玉倒不好意思拒绝,想起那些跟男人回南宫世家的师姐妹,师叔们的‘幸福生活’妙玉这个新任掌门直恨得牙齿‘哧哧’作响,真不想当这个掌门了。不过最后有人说,大色狼人人有份,并不是某些人的,某些人不能独占他,要‘照顾’大家都‘照顾’,这一提议一下子赢得大多数尼姑的赞成。在一番讨价还价,商议之后,众人决定峨眉派所有的门徒弟子分成三批跟在男人身边,照顾男人。由于‘照顾’这个提议是圣洁尼姑提出的,所以她当仁不让在第一批‘照顾’男人的名单中了。

文慧玉见了尘圣尼进来,马上热情地道:“你也来了。”众女之中,她与曾经一派掌门的圣洁尼姑是大姐大,有什么事两个人都是在一起商量的。曾经被她师姐誉为‘狗头军师’的圣洁尼姑点点头跟文玉慧打个招呼,直言地说:“文姐姐的意思是要你去参加比武招亲。”男人惊呼道:“什么?”嘴张得足以塞进两个大鸡蛋。天下间竟有自己的女人要他的男人去参加比武招亲娶别的女人。这种好事恐怕要几千年才有一次吧!

圣洁尼姑看男人心中巴不得,脸上却装作不怎么愿意的样子,心中大恼,没好气地道:“什么不愿意吗?不愿意我叫别人去了。”男人知道圣洁尼姑一向是言出必行的,若是真的叫别人去了,自己岂不是亏大了,当下陪笑道:“不是,我只是想我既然有了你们这群美娇娥了,哪能那样不知足呢,再在外面拈花惹草呢?玉姐既然要我去比武招亲,我就去了。”这句话一出,马上迎来众女不绝于耳‘切’声,男人对自己说出的话,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脸红如猴子的屁股。

文慧玉无比凝重地道:“好,既然你要去,那样你就必须保证,一定要打败所有对手把宁家小姐娶回家来,因为这事关我南宫世家的未来,事关将来的武林大局。”男人哈哈一笑道:“这你们就放心吧,凭你们夫君丰神俊玉,比宋玉,子都都胜三分的俊美容貌,哪家姑娘不倾倒,武功更是不用说了,霸王神枪之下,谁是敌手?……”话没有说完屋中的女人冬呕个不停。男人讪讪地道:“我说的虽然有些夸大,但大部分都是实情,不然你们怎么会跟我呢?”说完搂过刚才呕得最厉害的江玉凤,双手狠狠抓住这个昨晚一个嘴一嘴地叫他师公的小浪啼子胸前确丰乳,问道:“你说是不是啊?”江玉凤忙不迭地道:“是,是是。”男人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松开小妮子乳房上的手,自以为是地道:“就是吗?”话才刚说完,耳边就传来江玉凤的声音:“是才怪呢?”待男人转过头去,要再施‘家法’时,聪明的小妮子已早早躲在她师父凤飞舞的身后了。她知道男人对她师父心里还是有几分敬爱的。

男人正要追进去时,文慧玉的一句别闹了,男人好像听到圣旨一般乖乖坐到玉姐的身边,那神情就像一只温柔的小绵羊。文玉慧慈爱地看了一下男人,道:“天郎,我把宁家招亲的其中关键跟你说一下。你听好了,确记你此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男人道:“知道了。”文慧玉道:“宁家虽然不是武林世家,但家底殷实,是一股足以在武林中掀起惊涛骇浪的潜势力。武林的争霸角逐,除了种种计划策略,最终的决胜关键还是实力,谁势力大,谁就可以成就大业。宁家的财力或许比不上沈家,但也相差无己。可以预见,若是宁家在一个绝世枭雄手里,他将是第二个沈家。当代宁家家主宁天宝早逝,膝下只有一女,宁家在比武招亲也写着谁当了宁家女婿,谁便可以到宁家那富可敌国的财富。我想其中的关键沈家与太史世家一定也可以看出来。如今江湖,沈家与太史世家南北对峙,谁若得到宁家的帮助,谁便可以率先打破僵局,甚至雄霸江湖。此次他们一定会破坏,或者是派出最杰出的人物去打擂的。当然其中还存在许多的变数,江湖之中卧虎藏龙,看出宁家这步最关键,可决定将来武林命运的棋的还有许多人。他们又会有些什么动作呢,谁也不知道。你此行的任务是任重而道远啊!”

男人听了,才毫不在意地哦了声,江玉凤奇道:“你不担心啊!”男人哈哈一笑道:“有你们夫君出马,宁家之婿舍我其谁啊?”男人虽然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无懒样,但众女却相信他一定可以打败所有对手的。因为他是她们的男人,可以成为她们男人的人一定是世间最强大的。

文慧玉凤目异彩连连,道:“宁家的比武招亲定在十八,你今天就动身吧。”男人惊道:“今天才初三,怎么那么快啊?”文慧玉笑道:“知已知彼,百战百胜,我想你早点到苏州顺便了解一下各方来的高手的实力,好制定应对策略,一举制敌取胜。”

男人闻言,道:“好,那我今天就动身。不过在动身之前,我要……”话没说完,美妇人文慧玉嘴里就吐出几声动情的呻吟。美妇人拍打着一双手在她身体里胡作非为的男人一下,嗔道:“小坏蛋,你真坏啊。”男人呵呵笑道:“谁叫玉姐你那么美丽动人,每次见到你,弟弟我就情不自禁啊。”话说完,把正要转身逃离的圣洁尼姑也抓了过来,笑道:“今天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江玉凤主动把胸前的乳房送到男人嘴前,嗔道:“我们姐妹那么多,还怕你不成。”话才刚说完,嘴里就情不自禁发出让人蚀骨销魂的呻吟。男人笑道:“我正有此意。”

话才说完,高贵的美妇人嘴里突然嗔怪道:“胡闹。”原来被男人拉过来的圣洁尼姑主动要帮男人的忙,她已经把高贵美妇人的裙子解开,此时头趴在美妇人的两腿之间,玉嘴凑了上去……以前跟众夫人在一起时,文玉慧也跟众女玩过假凤虚凰的游戏,渐渐的她已逐渐适应女人与女人之间肉体的接触。可是眼前正用嘴吸她那里的女人,却是被无数善良信女所信仰的,高高在上,佛家的圣尼啊!想此,高贵美妇人直觉自己这是对佛祖的亵渎。可是转而一想,昨天自己与圣尼一起服侍男人时,男人还要求圣洁尼姑吸他胯间那东西呢?想此高贵妇人又觉得这也没有什么的,不由把自己的腿更张开些,把圣洁女尼的头更按向自己两腿间。

那边男人跟江玉凤已干上了,男人搂抱着青春娇美姑娘的身体,那黑亮硕大的独角龙王一下又一下狠狠刺进江玉凤体内,玉凤她师父,曾经贵为武林九大奇人之一的天凤龙女则如狗一样地趴在男人与她徒弟给合的地方吸吮着。气氛淫乱火热,一男四女上演着幕幕激情的春宫大戏,那激扬的声音直透九天。

第五章倾城母女二

杨柳镇在苏州城的郊区,因为镇后的一大片绿悠悠的杨柳林而得名。进苏州必先过杨柳镇,托了苏州这个大明皇朝最为繁华城市的福,杨柳镇经济发展很快,小镇上到处都是商店,一片繁荣景象。

入苏州,这柳镇镇就是第一站。杨柳镇是扬州的第一点,而‘杨柳驿站’就是杨柳镇的第一站。经过了七八天的快赶,龙啸天到达了扬州地境。一路所遇的皆是前来扬州参加宁家比武招亲的江湖人士,他们之中有儒,侠,丐……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奇怪竟然连道士,和尚也来了。龙啸天心想:“不知是宁家小姐美丽还是财富动人,连和尚道士都为他们动了凡心。”

龙啸天并没有以风扬的面目,或者龙啸天的面目示人,而是另外又易了一副容貌。四分俊美,六分豪气整个人看上去粗犷无比,是那种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英雄人物。这副相貌是江玉凤的杰作,本来文慧玉听闻宁家小姐一向眼高于底,要江玉凤将个郎化装成一位天上少有,人间罕见的俊美人儿,可是江玉凤说:此次比武招亲,英雄俊杰齐集,俊美的人儿不知有多少,若龙啸天吸引宁家小姐的注意,一定要出奇制胜。文慧玉想想也是,打消了把龙啸天易容成俊美小白脸。在众女七嘴八舌讨论了半天,男人要易容的样子终于出来了。江玉凤这个醋坛子在给男人易容完后,悄悄地在男人耳边说“他之所以不给他易容成非常漂亮是怕他出去再在外面拈花惹草,现在这个模样,她就不怕了。”男人看着镜中那个粗犷的自己是直恨不得就地把江玉凤给正法了。不过他知道,现在这个模样是众女决定的,在南宫世家人微言轻的他是没有办法更改了。“老子拈花惹草靠的又不是相貌,你们既然给我化装成那样子,我就不如你们的心愿,出去一定要带十个八个女人回来。”男人心中暗暗发着誓。

因为宁家比武招亲的事,杨柳镇的大小客栈是人满为患,这不,龙啸天一进柳驿站,里面也跟其它地方一样,座位都做得满满的,只有一位身着白衣服的年轻公子那边还有空位。为了配合这个造型,男人一路来的所作所为都是极为放荡不羁的,这一进杨柳驿站,也不问那白衣公子愿不愿意,就一屁股就坐在人家对面,大声道:“小二,给大爷来两斤烧牛肉,三斤老白干,几碟你们苏州的小菜。”

对面的白衣公子见此眉头一皱,立在他身边一位清秀的小书童则小声低咕:“嚷得那么大声干吗,小二又不聋子。”还是首次有人那样说他,男人不由把脸朝对面看去,这不看还好,一看,男人不由一呆,心中暗想:“坐在对面的真的是男人吗?”对面做的是一位丰神如玉,面如冠玉,唇红齿白,英俊潇洒,风度翩翩,身段修长,无比俊美的小生。这男人长得未免太美了吧,简直比女人还娇,还艳。

那白衣公子见男人一副没有见过‘漂亮男人’的白痴模样,修得黑亮的眉毛又是一皱,他身后的小书童见此,冲男人没好气喊了声,道:“看什么看啊?”男人闻言忙把那对牛眼睛收回,看向别处。由于菜还没有上,男人无聊至极,禁不住又偷偷打量了对面的男人一眼。发现对面的男人体态风流,一双手晶莹如玉,白得跟青葱似的,十指纤细修长……他的吃相极为优雅,总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

男人的吃相可不像对面那白衣公子那么优雅,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直吃得酒液横飞,不亦乐乎。他对面那个书童好像看不过去似的,嚷道:“吃得那么急干吗啊?又没有人跟你抢。”男人嘿嘿一笑,道:“俺是穷人一个,有了这顿没有下顿,有吃的还不多吃一点。”这些日子的训练,男人对于说谎是信口就来,一点也不带脸红。

白衣公子信以为真,怜悯地看了正在狠狠消灭桌上食物的男人,道:“真可怜。”说完对身后的小书童道:“小琴拿些银子给他。”男人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觉得那白衣公子说话有点娘娘腔的,一点也没有男子的阳刚。

小书童躬身道:“是。”说完从袖里拿出几块,约十两的银子丢在男人面前。十两的银子放在普通家庭可够半年开消的。小书童好像对施舍银子习以为常,对这可够一户普通人家开消半年的十两银子一点也不心疼。

男人看着桌上的银子心想:“这个娘娘腔倒是挺善良的,而且出手还挺大方,不错,不错。”能让男人说不错,说明这个人有值得称道的地方,男人也已经交上了他这个朋友。天下间能做男人朋友的不多。

白衣公子本来以为男人一定会接受他的银子,哪知眼前这个有了上顿没了下顿的穷男人竟然铮铮傲骨,不接受她的赠予,有骨气地道:“无功不受禄,我不能要你的银子。”右手大袖一挥,就把桌上数块银子挥入小书童的袖子里。

小书童见男人竟不要他家公子的银两,气道:“不要就不要,好心当作驴肝肺,哼。”气得别过脸去。白衣公子喝了声,道:“小琴。”语气中已有责怪之意。小书童知道自己这个小主子生平优雅,听不得半句粗言大语,听她语气知道她生气了,忙低声下气对着正在吃肉的男人道:“对不起,大侠,我收回刚才的话。”语气虽然温雅无比,眼光却恶毒无比地看着白衣公子和男人。

男人倒挺大度地道:“呵呵没有关系,本大侠大人不计小人过,是不会与你计较的。”白衣公子催小书童道:“小剑,还不谢谢这位大……大侠。”大侠这两个字,他叫得有些不自然,难道江湖中大侠都那样啊!怎么跟《游戏传》里面写的不一样啊。

白衣公子背后的小书童,心不甘情不愿的,不过脸上一点也没有表露出来,恭顺无比地道:“是,公子。”随后躬着身子,对男人道:“谢谢大侠。”大侠叫得男人挺爽的,男人高兴地道:“不用客气,不用客气。”

这时门外走进两位一个提刀,一个提剑,两边太阳穴皆高高隆起的中年大汉。提刀汉子拍着较为瘦弱,身着青衣汉子的肩膀,道:“飞扬兄弟,我们好多年没见了,等一下要喝个痛快啊!”青衣汉子回应道:“那当然。“两人进来后,径直走向最中间的一桌。那桌的人在他们还没到,就主动地让出座位,好像面对什么凶神恶煞似的。

那两位汉子也不客气,无比自然地坐在最中间一桌。白衣公子见那两人竟公然抢桌子,秀眉又是一皱,他对面的男人见此暗想:“他怎么那么喜欢皱眉头啊。”

白衣公子生性优雅,对于放荡不羁的男人虽然不讨厌,但也没有多少好感,在叫书童谢过男人后,便不再与男人搭话。可是此时见那两人那么嚣张狂傲,心生好奇,忍不住对对面正在嚼着一块牛肉的男人问道:“那两人是谁啊?那么张狂?连飞云堡的人都给他让座。”刚刚做那一桌的是岭南大豪飞云堡的两个弟子。

男人并没有立即答他,而是把一双油腻的手伸出桌面摊开,食指勾晃着,意思是要付钱。白衣公子看了良久才知男人的意思,心中对男人顿生不屑,但还是叫小书童给了他一锭银子。男人收了银子,才小声地凑到白衣公子耳边,道:“是两个非常厉害的人。”

看着那张胡须丛生,满是风尘的脸,白衣公子看了本想避开,可时此时大堂上那么多人,而且自己又坐着,男人伸头的动作又那么快,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男人把他那张尚有油渍的嘴伸到自己的耳边。男人在座回原位后,就不断地埋怨自己:“干吗那么早就退回来啊,为什么不多说几句啊!多闻他一下啊。”原来男人在凑到白衣公子耳边时,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芬芳香味。男人对于香味是没有任何免疫力,哪怕这香味是一个男人的。男人在埋怨完自己后,又暗想:“一个男人怎么还用香水啊?她该不会是一个娘们吧。”说完又打量了对面的白衣公子一下,觉得对方越看越像一女人。

白衣公子听了这不算答案的答案,心中好奇之心更盛,问道:“两位什么厉害的人啊?”男人刚刚只跟他说那两人是两位十分厉害的人物。这不是毁话吗?不厉害飞云堡的人会主动给他们让位置。

男人又把那双油腻的手伸向桌面。白衣公子越看男人越觉得讨厌,觉得他很贪得无厌,但还是叫书童给他钱。男人在收到钱后,马上又要悄悄对白衣公子说时,这一次白衣公子已有先见之明,马上开口道:“这一次你坐在那边说好了,若你怕他们听见就小声点,我可以听得到的。”本想再闻香味的男人只得悻悻然地做在那边,讲述两人的来历。

中间那桌的那两位大人物在小二上完菜后,边吃边说着。提剑汉子在喝完一怀四川高粱后对提刀汉子道:“王兄,最近怎么样啊”

“还好,我最近在西北干了几票,收获还不错,你呢?”

“我也还好啊!徐州的那件案子就是我做的。”

“哦,我想天下间也只有以王兄的手段才可以做出来。”

“呵呵,林兄过奖。”

…………

…………

“对了,林兄,你来扬州做什么啊?”

“你又来扬州做什么啊?”话至此,响起两用人心照不宣的大笑。

“听闻那宁家小姐长得国色天香,如花似玉,我在此先祝林兄抱得美人归。”

“客气,客气,王兄的武功,我自愧不如,到时还望王兄手下留情。”

此时,突然一声‘哼’如春雷炸响天空,直让众人震耳欲聋,随后传出一冰冷威严的声音:“就凭你们那两块料也想参加比武招亲,识相的滚回湘西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两人不料竟还有人敢在老虎头上捋须,他是活得不耐烦了。

两人闻言脸色大变,提刀的王兄更是暴怒地骂道“是哪个没长眼的小兔崽子说你家大爷啊!”说完嚣张地回头看向刚才声音传来的地方。头才转到一半,两人顿时愣在那里,如两个大傻b。众人好奇地跟着两人一起望向那发出声音的地方,想要看是谁竟敢当众羞骂那两个令武林人士闻风而逃的大煞星。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