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海枯石烂 君心可见(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危险正一步步靠近,僵尸獠着牙,乱舞着长指甲钻进车内,李冰燕鼓起勇气拿着扳手拼命地敲打他,可惜除了更加激怒他,没有什么作用,到来后扳手也让李冰燕给敲弯了。

眼看着僵尸的整个身躯就要全进入车内,李冰燕完全傻了。

“完了,完了,萧何这,这该怎么办”

萧何也是很伤脑,停也停不得,开也开不得,就连斗也斗不过。要是自己能有地阶实力就好了,玄级僵尸你熊个毛,本特卫一招打得你满地找牙。

“这家伙完全是刀枪不入啊”萧何不敢再摇晃车身,如果再一摇晃,保准让僵尸借助晃动的力量顺利进入车内。

绝望的境地啊萧何无声地叹息,正当这个时候,玄级僵尸身子好像被卡住了,他的双腿不停地往后踢,头也调过去朝着后面张牙怒吼。

什么情况李冰燕看着玄级僵尸的身躯如同虾米一般,有些好奇地朝着破碎的车窗往外看。

雨脚依然飞射,噼里啪啦的砸在车上发出响动,借着车内的灯光,她见到了两个人的身影,正费劲力气拖住僵尸的两条腿。

“有人救我们”李冰燕仿佛见到了春天,一脸的兴奋,苍白的脸色居然有了一丝潮红,在微弱的灯光下非常动人。

“哦”萧何加快了车速,是什么人出现在这黑夜里

僵尸彻底愤怒,他弯起自己宛如铜铁的身躯,一使劲头猛地朝车顶撞去。

砰的一声,车顶瞬间被击穿,僵尸的整个身躯露出车外,使劲地闻着雨中飘来人的气息,很快锁定目标,僵直的身躯就像绷着的弹簧,忽地原地复位,站起身躯,双脚一踢,身边的两人瞬间被踢入雨中。

须臾,车箱尾又飞来了两个人,直接扑到僵尸的身上,由于来得忽然,僵尸自然被扑到了地面,三个身影在地面翻了无数个滚后,车子迅速消失在眼前。

萧何透过车内的镜子看到了这一切,高悬的心终于放下,拍着胸脯道:“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天无绝人之路啊”

“我好害怕,呜呜呜简直太吓人了”李冰燕放声大哭起来,趴在萧何的肩膀上,一脸的后怕。

“都过去了,有我在在,你会没事的”萧何尽量安慰着李冰燕,成熟的女人香充斥着他的鼻子,心旌摇荡,他却无法再进一步,脚猛踩着油门,毕竟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尽管他知道始终逃不脱鬼东西的魔手。

“嗯嗯”李冰燕如同一只乖巧的小猫,伏在萧何的肩膀,鼻息一张一翕,美目一扇一合,居然很快就睡着了。

这丫头,萧何轻轻叹了口气,这一夜太多凶险,生死只在一念之间,毕竟是个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孩。

长长的睫毛还沾着泪水,如水的肌肤嫩滑细腻,成熟的躯体透露出女人骄傲的资本。望着眼前的娇美可人,萧何有种占有的**,可一想到她身后的背景,又陷入了沉思。

车子疾驰在无边的黑暗中,凭着印象萧何一路畅通无阻。夜,还是很黑,看时间快到黎明了,黎明之前是最黑暗的。

“嗷”

玄级僵尸一声长吼,他嗅到空气中萧何的气息已经远去,凭着身体的生物钟他知道快要天亮了。他身边是两个受了重伤的人,还有两个已经逃脱,对于这些人他并不去理会,在他的眼中除了要萧何的命之外,再没有比这更加重要。

大雨终于小了,一丝丝的雨犹如绣花针漫天而下,夜居然多了几分浪漫,几分娇媚。然而在这夜中,一具行尸走肉毫无思想的僵尸正在奋力追赶,一路循着萧何的气息变幻莫测的幻动自己的身躯,速度非常快。

“五护院,属下办事不利,没能牵制住玄级僵尸”黑暗中,一个声音说道,“不知大小姐能否化险为夷。”

“你们办的不错,玄级僵尸”被称为五护院的中年男子,一脸的焦虑,沉思半响,“玄级僵尸终于重现世俗间了看来阴阳门是想大干一场了”

“把那两个受伤的兄弟处理一下,”五护院看着天色,“天也快亮了,想必大小姐不会有什么事,得赶快把这事告诉老爷。”

顷刻,五护院的身子消失在夜色中。

萧何越看李冰燕心中越是舍不得,视线顺着胸前的间隙看下去,深深的沟壑散发着不可抗拒的诱惑,白色蕾丝边的内衣展现无遗,可惜不能再进一步。好几次为了探究内衣里的秘密,车子险些走歪,七摇八晃的终于走上正道。

或许是车太晃,抑或是感受到萧何炙热的目光,李冰燕醒了,当她看见萧何色迷迷的目光时,不由脸色赫然,赶紧整整上衣。

“天快亮了啊”萧何没事找事尴尬地说。

“嗯”李冰燕埋头低语,轻咬朱唇。

“那鬼东西没跟来吧”

“好像没”一问一答,很是机械。

“你累吗”

“累”

“我也累,”萧何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不如我们”

“啊你,你干嘛”李冰燕下意识地身子往后退。

萧何苦笑,本特卫为了救你九死一生,难道看你一下也不行吗

“我的意思是把车子停靠在一边,我们休息一下再赶路。”萧何赶忙解释。

“好”李冰燕探出头看看窗外的天色,雨终于在这一刻停了,灰蒙蒙的天际展露一丝晨曦,近处的景物已经看得清,远处一片模糊,只留下一个剪影。

“天亮了,想必那东西不会来了。”李冰燕坐正身子,高耸入云的胸部一颤一颤的,使得萧何心中又是一紧,靠,真是吸引人,“我们休息一下吧,你,你也累了。”

“呃好好”萧何把车停在路边,“我们就在车上休息一下呃,冰燕你真美”

李冰燕一副半醒半寐娇媚样看痴了,心神一下乱了,不由地握住她的纤手,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滑嫩。

“萧何”李冰燕半推半就,想要甩开萧何,却又希望他抓住。

“冰燕,我,我可以吻吻你吗”惊险了一夜如果能有个实质回报就好了,萧何美美地笑了。

“我,我”李冰燕手足无措,丰腴的娇躯挺挺不自在的。

“我说过如果我不死,一定会让你更加幸福的,冰燕,我爱你”萧何眼波含情,一步步逼近李冰燕。

男人特有的气息充弥着她的鼻子,见到那一双真诚毫无杂质的眼睛,李冰燕的心底防线彻底崩溃,她点点头:“我,我也爱你,萧何”

双唇合一,噼里啪啦间耀出无数爱情的火花,在甜蜜与幸福之中,两人敞开心怀,尽量享受这一刻带来的美妙感受。

“唔唔”李冰燕抓住萧何的手,美眸抬望,“等,等到结婚时,我,我再给你好吗”

萧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太心急了,真是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火才能炖好肉,何况在这样的环境,太不像样了。

“对不起,冰燕,我”

“嘘”李冰燕堵住萧何的嘴,“不要说了,就让我们静静的享受这美好的时刻,万籁俱寂中,我们相互依偎,坐在车里倾听彼此传来的心跳声,等我们老了以后回想起这一幕该是多么的浪漫。”

“你真美”萧何像是看不够一样,总盯着李冰燕惊艳的脸,然后在她的脸上又是深情一吻,“我们会在一起的,永永远远。”

“天长地久,永不变心”

“海枯石烂,君心可见”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