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穿越梦境(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睁开眼的时候,就发现我躺在一张陌生却古色古香的雕花大床上,这床好像在看百家讲坛的时候看到过图片,难道老妈最近不但爱收集玉器,又添了收集古家具?

我一转头,惊讶地看到一个看上去非常温柔娴淑,眼睛又大又漂亮的贵妇,更奇怪的是这位美女竟然穿着清朝的服饰!她一看到我,立刻双手合十,祷告说:“大公主醒了?醒了!这下好了!总算是菩萨保佑,阿弥佗佛!”

老爸老妈呢?我的眼睛四处搜索,却只看到眼前围了一堆的男男女女,穿着各色长袍马褂和旗袍,留着辫子,梳着旗头,就是没看到我亲爱滴老爸老妈的踪影!!拍电视剧呢?怎么拍到我家来了?又一想,不对啊,我们家原来的四合院早就被拆了,这会儿明明是三室一厅的嘛!我仔细一看这屋里的陈设,发现——这不是我的卧室!

我,迷茫了,半日,吐出一句:“这是哪儿?你,你们是谁啊?”

那贵妇的脸色骤然一变,非常担心地对站在她身侧的男子说:“王,王爷,大,大公主她……”

“王爷,福晋,请容臣再为大公主请一请脉。”一个带红顶子的老头很恭敬地请求道。

什么?王爷?福晋?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那位被称为福晋贵妇的立刻让开位子,将一方手帕盖在我的手腕上,让那位老头为我搭脉。

“薛太医,怎么样?”那王爷问。

薛太医立刻起身,很恭敬的答道:“回王爷,大公主脉象已平,无大碍,但身体异常虚弱,需好好调养。待我开些固本强体的汤剂给大公主调理调理,一个月左右,大公主即可痊愈。只是……大公主的头部受了强烈的撞击,从前诸事尽数忘记,能否恢复,恐怕就需要运气了。”

“噢,是这样。”那王爷的表情非常凝重,“有劳薛太医了。”被称为王爷的年轻人的声音非常有磁性。

“王爷言重了,这是臣分内之事。”一会儿,又听薛太医说,“这是药方,每日早中晚各进一次。”

“好,多谢薛太医。”

“王爷留步,臣这就跟皇上复命去了。”

“好,薛太医慢走。来呀,送薛太医。”

那王爷来到了我的床前。我定睛一看,哇,美男!声音跟人配极。更妙的是,带着一种贵气,演王爷非常适合。哪个导演啊,挑演员的眼力不错。

“禧儿,还认得我吗?。”王爷的眼睛里流露出急切的神情。

喜儿?难道是哪个编剧把白毛女的故事搬到清朝去了?

我前后左右看了看,却发现所有的眼睛都盯着我看,这才反映过来,原来他是在叫我。看着这位美男王爷如此专注的神情,再加上我在这屋里观察了半天,也没看到其他剧组场记啦,导演等人员。按照这种情形……我的脑子嗡嗡作响,呈现四个大字:我穿越了!

我当即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傻傻地看着眼前的俊俏王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大概是看我神情呆滞,那王爷又急切地唤了我一声。我回过神来,却只张了张嘴,一个声音都发不出来。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要怎么说。这感觉太奇怪了。曾经看过不少小说,清穿的也看过不少,尤其是关于九子夺嫡的那段,那是耳熟能详,如今轮到我自己到了这个时代,这心里怎么却这么不是滋味呢?

看到我这种反应,那位王爷的眼里闪过了一阵失望和心疼,那福晋立刻抓紧了我的手:“大公主,你怎么连王爷都不认得了?”又忧心忡忡对那个王爷说:“这可怎么办哪?皇上那儿可怎么交待呀?”

天哪,王爷,福晋,竟然还有皇上!这个“喜儿”到底是什么来头!我这穿越的还真是牛啊。不过,这个皇帝是谁呢,眼前的王爷又是哪一位?该不是倒霉地穿到了康熙末年了吧!我的妈呀,千万不要啊,万一碰上那九个“非省油灯”王爷贝勒什么的,麻烦就大了。那种明枪暗箭的勾心斗角我可应付不来……天啊,地啊!东西方诸神啊!我要怎么办?!

我一时心乱如麻,没了方寸,头痛,一模,却发现头上扎着一圈厚厚的绷带,一碰,更疼,不禁“哎哟”了一声。我这一声显然牵动了这屋子里所有人的心。那王爷,福晋,以及一堆随从丫头,纷纷呼啦啦地围到了床头,焦急地询问“怎么了?怎么了?”

omg!谁来救我!!我在心中呐喊。

我当然灰常想立刻穿回去!

小黑,日日陪伴我的小黑还在俺闺房书桌上等着俺呢!……显然老天这会儿没空理我。

看着眼前这些人焦急的面孔,我倒是有莫名的感动。

我摸摸额头说:“我没事,就是累了,头疼,想睡会儿,你们能让我睡会儿吗?”

“哦,好,那你睡吧,阿玛在这里陪你。”那位王爷用非常慈爱的口吻说着,还帮我掖了掖被角。

我忙说:“不,不,不用了。我就想一个人,安静一些。”

大概是我的表情很坚持,那位王爷说:“那好吧,你好好睡。有什么事儿让小穗来叫我。”

我点点头,也不管她说的小穗是谁。

那王爷对屋里的一梳着一根大辫子的丫头吩咐道:“小穗,这里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照顾大公主,有情况即刻通知,知道吗?”

那叫小穗的丫头行了个蹲礼道:“请王爷,福晋放心,照顾好公主是奴婢的本分。”

一屋子的人终于走了,就剩下我和那个叫小穗的丫头。我也想让她走,可她最多只肯呆在门外,说我随时可以叫她。我一想,这屋子这么大,我一个人还真有点惴惴的,有个人陪着也好,虽然是古人,好歹是人啊!

那个小穗轻手轻脚地帮我关上房门后,我一个人躺在被窝里,想着心事。不知怎么回事,总觉得非常地累,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再睁开眼,天黑了,眼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我刚要伸手习惯性地去摸床头灯开关,却扑了个空。我的脑子里轰地一声反映过来——我悲惨地被穿越到了清朝某年,现在还没穿回去!!我不禁懊恼地长“啊”一声,发泄心中的不满,失望,悲痛!

只听得门“吱呀”一声开了,小穗的声音传来:“大公主,大公主,小穗在这儿呢,您别怕。”

房间里亮堂了许多,那小穗帮我掀开了帐帘,我才看到原来是房间里点了两支红蜡烛。

“大公主,您醒啦?是不是做恶梦了?”小穗关切地问。

借着烛光,我打量了一下小穗:这还是个孩子,约莫十三四岁的年纪,一张娃娃脸,两道浓眉,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水汪汪的,鼻子也算挺拔,就是嘴唇有点厚,不过总体上看还是挺可爱的。

“大公主,您饿了吗?要吃点什么?”小穗又问。

我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叫我。新的身份我还没适应过来。“阿,我还不饿……就是有点渴,有水吗?”

“有!”小穗转身过去不远处的桌子上,给我倒了杯水拿过来,不冷不热刚好入口。我接过来,顺口说了声“谢谢”。

小穗讶异地说:“大公主您谢什么啊?这都是奴婢应该做的。”

我一愣,忙道:“啊,我的意思是……是你做的很好,很好。”

喝完水,我发现原来桌子上一溜地摆了好些盆啊,罐啊,壶啊,碗之类的东西。

“这都是什么啊?”我问道。

小穗,解释道:“这些是王爷给您准备的吃的东西。”

这么多!可是我现在好像一点胃口都没有。

我想要坐起来,小穗立刻过来扶住我,帮我把枕头垫在身后,这回我忍着没说谢谢,多年“五讲四美”的教育就此作废!

沉默了一会儿,我决定把事情搞搞清楚。这蒙在鼓里的滋味太难受了。既然一时半会儿回不去,总要知道我到了什么年代,周围都是些什么人,这才好应付不是?就像老爸经常跟我说的,遇事千万不能慌,一定要仔细分析,才能找出对策来。我决定就从眼前的小穗身上套套瓷。套磁的本领可都是当年为了留学拿奖学金练出来的。

“你叫……小穗?”我问道。

小穗红了眼,道:“大公主,您连小穗也忘了?小穗的名儿也是公主您赐的呐!”

这么土的名字我怎么可能取?这个公主真土!哦,等等,我现在顶着这个公主的名头,骂她可不就是骂自己嘛?啊呸……

忽然想起先前那个老头子医生说过什么失忆,也是,脑袋上包了这么厚的纱布,肯定是受了剧烈的撞击,这一撞倒是把真正的公主撞没了,倒霉的我莫名奇妙地就来到了这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