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陪同寻8宝(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快看快看,城墙,城墙,城墙啊!”我指着前方不远处的城垛,高声欢呼,若不是与班第共乘一骑,此刻我只怕要兴奋地跳起来。太不容易了,从绍兴府出发至今已是第三天,成天在山岭间穿梭。

先前就知道,江浙一带属丘陵地带,但那时对点并无深刻的体认,不是有“隧道”嘛,从山肚子里“刷”地一下就穿过去了,可现在,那可是货真价实的“越岭”!传说中的“隧道”还没诞生!虽然跟五台山相比,这些只能称为“山丘”,可是也架不住“翻完一座又一座”啊!即便心中暗暗叫苦,即便屁股被颠得生疼,我也得咬牙坚持下来,因为这回的台州府之行是我联合班第争取来的。

在杭时,戏单之谜被康师傅和班第破解,得到了一句话——“天坛二东九,金殿南四西五”,经过一番查证,康师傅得知,元末时方国珍起义曾定都台州府,在那里建有祭天的天坛和所谓的“皇宫”,他认为这里蕴藏着真正的藏宝地点。到了绍兴祭奠过大禹陵后,他要将我跟胤褆留在绍兴,他自己则带着班第和一拨侍卫悄悄去台州府挖宝。说来还多亏了上次被绑架的经历,这回在班第的劝说下,康师傅想了又想,最终同意带我一同前往,将我置于他自己的看护之下。

“怎么样,累了吧?”一身平民打扮的康师傅勒住马头,关切地问我。

“不累,一点儿都不累,”我指了指身后的班第,故作轻松,“这棵大树结实得很,靠着不知多舒服呢。”

“你呀!”康师傅呵呵笑了一声,远望了一眼城墙,道,“再坚持一会儿,等到了府衙好好休息。”

“好啊!”我带点小兴奋点头道,“听说那儿的小吃很美味,我要吃好多好多!”

“行!”康师傅面带微笑道,“爱吃多少都随便你。”

看来,康师傅的心情不错嘛,答应得如此之快!虽说答应过,到了台州府会乖乖待在府衙里不乱跑,但成天在那儿宅着也太闷了吧,就算有重重护卫看护着,能出去放放风也是好的,不然我辛苦地颠簸这一趟岂不枉费?想到此,我又试探了一下:“我还听说那儿有好多京城见不到的小玩意儿,我要买好多好多带回去。”

“成。”康师傅答应得很爽快,“只要你这回乖乖的,等办完了事儿,我就带你出去好好逛逛,你爱买多少买多少,行了吧?”

“真的?真的吗?”我兴奋不已,又怕康师傅只是一时兴起,忙往他的话上扣保险,“这可是您自己说的啊!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您可要遵守诺言啊!”又回头对班第道,“班第,你也听到了吧,到时候万一我爹忘了,你可得帮着提醒提醒。”

“爹向来言出必行,”班第沉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倒是你,可得遵守来之前向爹许下的诺言呀。”

切,这家伙又抱康师傅的大腿!我虽然心中鄙视着班第的“抱大腿”行为,但嘴上还是得信誓旦旦地应着:“知道啦,知道啦。爹,您这回看着吧,我保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做一名真正的淑女。”

“淑女?”康师傅轻轻摇头调侃道:“我没指望过,你呀,乖一点就行了。”

“您……您这是什么意思嘛?”虽然明知康师傅的话非常地有道理,但是,我还是非常没底气地质疑了一下,以示我的不满,不然也太没面子了。

“爹,您放心,”康师傅没答话,班第却开口了,“经过上次的事儿,禧儿也知道形势严峻,她知道该怎么做的,况且,还有关大管家和弟兄们在呢。”

康师傅望了一眼班第,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瞧瞧,康师傅完全是个偏心眼,班第的话在他那儿的份量比我的重,有时候我都迷糊,究竟谁才是他老人家亲生的娃啊?羡慕嫉妒恨中……

在东张西望中,我们进了城,不久就到了府衙门前,知府吴立本和先期抵达安排一切的御前红人之一、侍卫关保早已立在阶下迎接。为了掩人耳目,此次前来,我们是打着探亲的名号,这个“亲”就是年届三十的台州府知府吴立本,康师傅是他的“姨父”,我自然就是他“表妹”了,班第则是他的“表妹夫”,关保是我们家的“大管家”。

因事先打好了招呼,在大门口,吴立本并未用君臣之礼迎接,到了后堂,见过君臣之礼后,康师傅再三告诫他“不可漏一丝口风”后就打发他离开了。之后,康师傅也不停歇,叮嘱关保好好护卫我,就和班第一同出府寻宝去了,真够雷厉风行的。宝藏的魅力无穷啊!

看着他们匆匆而去的背影,心中有几分惆怅是肯定的,近在眼前却不能参与,实为憾事,不过,我“保证”已经放出去了,屡次食言也太有损自个儿的“淑女形象”了,尽管十分想跟上他们的脚步,但还是使劲儿压住了冲动。在关保的引导下,乖乖地进了给我安排的房间。

翻了两天半的山岭,一躺下来确是腰酸腿痛,赶忙让人找来俩小丫头替我做做“马杀鸡”,这才觉得舒适许多,舒适一到,瞌睡虫自然随之而来,再次清醒时,已是掌灯时分,在我周围转悠的是关保和他手下的一堆侍卫。等我独自用了晚膳,在小院子里来来去去地兜圈子,还是关保和那些侍卫在我身边亦步亦趋。怎么回事?这么晚了,康师傅和班第他们还不回来?那句话上说的地点很清楚了,难道他们没找到地方?他们不会那么笨吧?

“站住!”正当我边踱步边犯嘀咕时,忽听院门处传来一声呼喝。我回头一瞧,原来是知府吴立本,只见他手里提着个篮子,正陪着笑与侍卫解释道:“各位大人,这是今年本地产的蜜橘,小的特地拿来给……给……”

“回去。”侍卫尽责,回绝得毫不留情。

“让他进来吧。”我吩咐侍卫。听班第略说过,这吴立本原是武进士出身,正常途径该当个低等侍卫、守备、防御之类的,可不知他走了什么门路,居然改了文职,现下居然当上了实缺的知府!想想张孟球和蒋雨亭,那可是正宗的翰林,外放也只当了小小的县令。先前看这吴立本似乎也没什么过人之处,现在这么一看,他似乎跟我想象中的“武夫”不太一样,挺会来事儿。反正闲着也是无聊,关保他们尽忠职守,不跟我打马吊,也不跟我下棋,正好有人送上门来,不如就跟他聊聊,也好趁机打听打听现下台州府的情形,为逛街做好准备。

入得客厅,一番见礼后,我反客为主,招呼吴立本落座,吴立本口中称谢,却再次跪地,双手奉上篮子,恭谨道:“这是微臣自家种的橘子,是本地特产的上好蜜橘,无核无渣,肉汁清甜细腻,香味浓郁,请大公主品尝。”

“你家自己种的?”真没想到能收到diy的产品,我拿了一个,细细打量了一下:这些橙红色的橘子,只跟我的拳头一般大,表面细滑,色泽鲜艳;剥开之后,入口一品,果然皮薄肉多,入口清甜,最绝的是一个核儿也没有!咽下了甜甜的橘子汁儿,我不禁由衷道:“真甜!”

“大公主喜欢,是微臣的荣幸。”吴立本将篮子交给了关保,又道,“其实,这橘子是舍妹种的。”

“是吗?你妹妹?”我更惊讶了,吴立本的妹妹种田的手艺不错嘛。

“微臣斗胆,请大公主救救微臣的妹妹!”吴立本忽然“咚咚咚”给我磕了三个响头。事出突然,我还没跟他打听我想打听的事儿呢,他倒先发制人了。

“拉下去!”我还没回过神来,关保已指示侍卫将吴立本架出去,吴立本失声大喊,“杭州将军郭丕强娶微臣的妹妹,微臣实在走投无路,求大公主救命——”

什么?杭州将军郭丕?!那个老头子?强娶吴立本的妹妹?超老牛吃嫩草啊!

“等等!”我挥手示意侍卫把人带回来。

“大公主……”关保刚要开口,我低声按住了他的话头,“关大人,皇阿玛只说让我待在府衙里别乱跑,我没乱跑吧?你看,吴大人哭得这么凄惨,咱们就姑且听听呗,反正这会儿没事干,又睡不着。”

“可是……”,关保还要劝说,我不理他了,对着跪在地上小声抽泣的吴立本道:“吴大人,既然刚刚吃了你妹妹一个橘子,那就听一听你妹妹的故事,故事听完,咱们两不相欠。”

吴立本听完我的话,愣了一愣,大概我的淡然理智很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不是我冷血,只是我很讨厌这样被人摆了一道的感觉,更重要的是,细想想,这事儿我不一定管得了。

杭州将军郭丕的背景我多少有些了解,他背后有索额图这座大靠山,平三藩时又确曾立下战功无数,从督捕、通政使、左都御史、刑部侍郎、兵部侍郎到杭州将军,可谓是平步青云,深得康师傅的赏识和信任。况且,如今形势严峻,西北有噶尔丹虎视眈眈,东南还有“四明会”这个康师傅心中的“大患”,杭州将军手下节制兵马三千,担负着弹压东南的重任,康师傅正要倚重他呢!别说是小小的知府,就连巡抚也奈何不了郭丕,这不,前几天在杭州时,康师傅才刚刚流放了原浙江巡抚金鋐去了黑龙江,究其原委是金鋐弹劾郭丕放纵手下驻兵扰民,康师傅派人调查的结果却说是“子虚乌有”,金鋐落了个“诬告反坐”,郭丕还是稳坐东南。胳膊哪能拧得过大腿?

“吴大人?你还要不要说故事?”我提醒了一下还在愣神的吴立本,并示意他起身说话。

“微臣要说。”吴立本回过神,用袖子抹了抹眼泪,拖着鼻腔道,“微臣父母在八年年前去世,一直与妹妹相依为命,妹妹年方十四,早已许配人家,只待来年成亲。可在年前,杭州将军郭丕巡视至此,看上了舍妹,强迫男方退了婚,强娶舍妹为妾,舍妹抵死不从,当时是被五花大绑硬扛上了轿子啊!微臣上告无门,幸而此次皇上与大公主微服至此,微臣斗胆求大公主救救舍妹。”

头一次听到有人被五花大绑着上花轿的,惊得我好半天才回过神道:“你不是武举出身吗?他们抢了你妹子,你就任他们抢?”

吴立本抹了把眼泪,道:“微臣虽有些微末功夫,可双拳难敌四手啊……”。

我想了想,又问:“事情发生多久了?”

吴立本道:“两个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