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285闯落地宫(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一入内,我立马被一阵强似一阵的尿臊味儿给熏得连连作呕!这可是一座如假包换的六面七层楼阁式唐代古塔啊!因塔外墙上都共贴有一千多块神态各异,栩栩如生的佛像砖,因此被称为“千佛塔”。可现在这儿居然被某些人当成了临时茅房!真叫人无语!气愤是气愤,恶臭也着实难忍,但为了那“参与寻宝”的一线希望,我也只好暂时忍了。

我捂着鼻子紧贴着墙根,迅速打量着塔内环境:塔内为筒状,占地不大,目测也就七八个平方,离我身后几步远的墙脚处有一靠着塔内壁蜿蜒而上的木扶梯直通塔顶,木扶梯所到的每一层都开有一个石窗,可供观赏窗外风景。

就这么个一眼就能看到底的地方,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班第到底是怎么进到塔底下的?这儿肯定有一个机关,可机关究竟在哪儿?想到这儿,我才发现,我又被这小子给忽悠了!

昨晚上回来以后,他表面上跟我啰啰嗦嗦地说了挺多,也提了一句宝藏在塔底下,可是,非常关键的一点——如何进塔底,他没说!而我,因为性音的事儿早就忽略了这一点!敢请他事先都是算计好了啊!现在,我虽然溜了出来,也找到了古塔,却不得其门而入,只能干着急!

“大小姐,大小姐,您在哪儿呢?大小姐?”关保似乎已入了塔院,正朝古塔而来。我不禁有些紧张,不自觉地往里挪了挪,心内暗骂:班第,你这狡猾的家伙,你给我等着瞧!

“大小姐,大小姐?您在哪儿呢?快出来吧,老爷都着急了!”关保似乎已绕着古塔在寻我了,应该很快就会寻到洞口。

我屏住了呼吸,暗暗祈祷佛祖保佑让尿臊味儿更强烈些,把关保熏到别处去,那我就有时间搜寻暗藏的机关了!

然而,也许是做法事的声音太大,我的祈祷佛祖还没接收到,关保焦急的声音就传入了门洞,下一秒,他本尊就躬着身子进来了——唉,尿臊味儿也无法阻止尽忠职守的好侍卫啊!怪不得关保能在康师傅面前红那么多年而不衰!

我暗暗叹息之余,只得仰着脑袋,望着塔顶,装出一副正在认真研究的样子——虽然被找到了,但我也得设法多拖延会儿,找找机关所在,反正我料他不敢强拽着我回去。

关保一回头,自然发现了我,欣喜道:“大小姐,您在这儿啊!快跟小的回去吧,老爷都急死了!”

“管家,您看,那上面是什么呀?”我指着塔顶问,其实那顶上黑乎乎的,我压根儿什么也没看见。

关保也仰头瞧了瞧,然后认真地答道:“回大小姐,小的没看见那上面有什么东西。”

“那儿,就在那儿嘛?!”我煞有介事地往一个方向戳着。

关保又仔细看了看,道:“回大小姐,那顶上着实没什么。”

“明明有啊,我去看看!”我朝扶梯蹦过去,刚上第一个台阶,扶梯就“咿咿咿”地一阵作响,犹如一位已入风烛之年的老人,忽然负起重物,实在羸弱不堪。

“大小姐,”关保急忙拉住我,“您是千金之躯,万万不可登这楼梯!”

“没事儿,”我满不在乎道,“木梯子不都这样嘛?我去看个究竟就马上下来跟你回去。”

“那这样吧,”关保又抬头望了一眼塔顶,“小的替您上去看看,您千万在这儿等着,哪儿也别去。”

“那……好吧,”我退到一侧,把窄梯让出来,“就有劳管家了,我在这儿等着。”

关保踩着咿呀作响的扶梯上去了,我急忙蹲在地上,再仔细地观察一遍墙脚。

方才仰头之际,我又打量了一遍塔内布局,除了那一架“高龄”的木扶梯外,这塔内着实没有更有特色的物件,砖面也都是光秃秃的,没有任何佛像。宝藏虽是吴三桂藏下的,这塔却是唐代遗留之物,想当年吴三桂必是在兵败之际四处躲藏偶然找到此地,必不可能大费周折地对这塔进行改造,那么,他利用的应该是这塔内原有的机关装置,那么他藏宝之处,必然是在这塔底下的地宫里,一般大型寺庙的塔底下总会有地宫来安放佛骨、舍利、重要经书之类的。这塔虽是唐塔,但相信那时候的人也不喜欢自找麻烦吧?既然地宫设在塔底下,机关应该不会设在塔顶,而是在触手可及却是最容易让人忽视的地方——塔底。可究竟在哪里呢?

我蹲着身子,忍着臭味,从左到右,从右到左,一遍遍地将一层层的转都看过去,摸过去,敲过去,却没什么大发现。正当我以为山穷水尽时,却出现了柳暗花明——经过仔细观察,我发现最底下的那一圈,砖的表面上都刻着“卍”字符。在佛教中,这个符号的意思是“吉祥海云相”,表示佛力无限向西方无限延伸,无休无止地救济十方无量众生。原本在这座佛塔中出现这样的佛教符号很正常,“塔”本都是僧人圆寂之后所造,功能相当于俗世中人的“墓碑”,出现万字符,乞求佛光护佑,早登极乐是僧人正常的愿望。但是,在那一圈万字符中,有一个比较特别,它不是向左旋转,却是向右旋转——“卐”。虽然向右旋转的万字符也有,宋朝以后更常见的万字符就是这种,但这是“唐”代所建,再怎么说也该风格统一,怎么会出现一个“异类”呢?一定有问题!

我迅速靠近那块墙砖,一股浓烈的尿臊味儿扑面而来,熏得人直皱眉头,仔细一瞧,那砖头上居然还有很明显的尿迹,我刚伸出去的手立马缩了回来——好脏!还是找个什么工具,戳一下吧!我回头看了看地上,只看到一些小石子,也没什么合适的。正想钻出塔去找,塔顶上却传来关保的呼声:“大小姐,这儿真的什么东西也没有。”

“哦,是吗?那可能是我刚才看错了。”我仰头望了一眼,随口应了一声,钻出了洞外。

“大小姐,您去哪儿?大小姐!”关保焦急的呼声和着他急匆匆的脚步声频密地回荡在塔内。他大概以为我要溜走,着急的很。不过,不愧是大内高手,七层的高塔,怎么也有二十多米高吧,我出塔没多久,连趁手的工具都还没来得及找,他就追上我了。我在塔外溜达了一圈,发现塔外比塔内更干净,连根枯枝都没发现,一低头,想起我的小腿肚子上还绑着把防身的匕首,这个可以用,便又返回了塔内。

一路跟在我身后的关保大约是见我低着头不停地找来找去,还以为我丢了什么东西,劝道:“大小姐,您丢了什么说出来,小的好帮您一起找。找到了就赶紧回去,不然,老爷该责怪小的办事不力了。”

“知道知道,马上就好,马上就好。”我一面敷衍着,一面拔出匕首连着刀鞘一起往那块右旋万字砖的正中戳去——没什么反应啊,难道这不是机关所在?

“大小姐,您这是干什么?快回去吧……”关保还在不停地唠唠叨叨。

“别吵!”我呵了一声,没回头,用刀鞘敲了敲那块砖,仔细聆听了一下——“硿硿”,又敲了敲它隔壁的砖——“笃笃”,有区别。为了确定自己的判断没错,我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回头问关保:“你听,这声音是不是不一样?”

关保紧皱着双眉,道:“小的听不出来。”

“听不出来?”我回过头,又敲了敲。没错啊,我觉着这块砖后面是空的。可为什么就是戳不动呢?

“大小姐,快走吧,”关保再次恳求,“再不走,老爷真要发火了。”

“知道了,知道了,这就走。”我胡乱应着,又用刀鞘戳了戳砖的两侧,也没见它转动。怎么回事?难道我找错地方了?

关保忽然冒出一句:“大公主接旨。”

我恶声恶气地随口接道:“烦死了,没见我正忙着吗,等一会儿!”

“大公主接旨!”关保又很严肃地重复了一遍,我愣了一愣才反应过来听到了什么——肯定是康师傅料到我不愿意回去,给了关保一个“杀手锏”。看到关保那一本正经的表情,我知道那肯定是真的,他才还没那个胆子“假传圣旨”。我只得暂停“寻宝事业”,面朝关保蹲着接旨。

“传圣上口谕,命大公主纯禧即刻跟随关保返回大雄宝殿参与法会,不得耽误,若一炷香之内还未返回,必严惩不贷。钦此。”关保小声地宣完旨意后,又半威胁半恳求道,“一炷香的即可就要到,还请大公主快快动身,以免圣上动了雷霆之怒。”

好吧,康师傅真要动怒,我还是要忌惮的。我无奈起身跟着关保前行了几步,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块转,心中有千万个不甘呼啸而过!要不,我豁出去了,不管那尿迹有多脏,干脆再使劲儿踢它一脚试试,若还没动静,那就说明老天爷都不允许我参加这回的寻宝行动,我也就作罢了。

这么想着,我便又转过身,直直朝那块转走去,关保在身后急急大声催促:“大小姐,快走吧,不然老爷真的发起怒来,谁都担待不起!”

“知道,再等一下,等一下就好!”说着话,我铆足了劲儿,对准那砖使劲儿踢了一脚,还好,这次总算没让我失望,那块砖居然陷进去了!

“管家你看,这块砖的确与众不同吧!”我兴奋地朝关保大喊,关保却骤然脸色大变,高喊一声“小心”,我吓了一跳,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听塔内“轰隆隆”一声巨响,身体往后一仰,幸而关保及时飞身赶到,拽了我一把,可还没站稳脚跟,就觉着脚底下一陷,身体又立刻失去了平衡,关保一把将我拽住,紧紧护着我的头脸,与我一同滚落了下去。

通常,我们在生气的时候会让看不顺眼的人“滚”,可实际上,“滚”究竟是个什么滋味,谁也没体验过,没曾想,今儿为了寻那亮晶晶的宝藏,我却真真切切地体验了一把,虽然有个“人肉垫子”包裹在外,可“滚”的滋味确实不大美妙,一路滚落下来时,只觉着胳膊上,腿上,后背,不知被什么东碰一下,西撞一下,等到终于滚无可滚之时,只觉着脑子里一阵阵犯晕,刚才滚的时候是一路惊声尖叫着,这会儿停下来,只觉着四周悄无声息外加乌漆抹黑的,要不是还能听到头顶上传来的呼吸声,真怀疑裹着我的“人肉垫子”已经“光荣”了——虽然是大内顶尖高手之一,但也是四五十岁的老胳膊老腿了!

“大小姐,你没事儿吧?有伤着哪里吗?”黑暗中,关保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口气很是关切。

“我没事儿,没伤到,你呢?”我应着话,摸索着从“人肉垫子”上爬起来。

“您没事儿就好。”关保应着声儿,似乎也摸索着坐了起来,却忽然痛苦地“呃”了一声,我惊问,“你怎么了?伤到了吗?”

关保“呵呵”了一声,道:“右胳膊受了点伤,没事儿!”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