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入魔仍是真忠犬5(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苏栢现在比较尴尬。m移动网回想不久前她干了什么,苏姑娘很有捂脸呻吟的冲动,刚被她威(非)胁(礼)过的妖修满身伤痕、衣冠不整地缩在墙角,警惕地望着她,活像是被山贼强掠蹂躏过的良家妇女。不过还好,起码他现在安静下来。

起码

苏栢的想法是,既然现在是她比较强,那么就没什么值得藏着掖着的了,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把自己这段时间内的经历徐徐道来。

“我本来是个普通人,用你们的话来说,是凡间女子,跟其他人并无不同,直到不久前,我睡着后总是会做一些类似的梦。梦里会有一个苏姓的女子,遇见一个……”苏栢思考了一下措辞,不知该怎么跟古人解释忠犬的含义。她想起入魔的游泽情绪激动时说过的话,婉转道:“她会遇见一个不太得志的男子,男子和女子他们总会相互钟情,男子很是忠诚,却总是因出身而有些自卑……”

苏栢尽量简练地向游泽讲述了她的每一个梦,500块、鲛人、影卫、岩崖狼、人造人、检控官……然后就到了她的推论时间。

“我在最后一个梦里经历了幻象,就是那个关于苏露姑娘的梦境。她遭受了敌人的精神攻击,在她的幻境里出现了我之前的梦境,有人说‘如果她不是到死都记得你,你就真要生生世世命薄缘悭、死于非命’。”

苏栢停顿了一下,想要观察一下妖修对她刚才一番话的反应。可惜,不久前还让她觉得危险无比的男人此时坚定地把自己缩在角落,看起来十分想嵌进墙里。他用一种非常少女的坐姿,紧紧抱住自己的膝盖,像只鹌鹑一样瑟瑟发抖。

苏栢叹了口气,男人立即像是挨了鞭子一样剧烈地抖动了一下。

“我猜你不记得不久前你入魔时做过的事说过的话。那时你提到,你陪主人‘渡劫’,还提到‘前几世’,你说不管你多么‘低贱落魄’,你的主人都会伸手来救你。”

苏栢解释说:“我觉得你透露出来的信息,跟我经历一切都得对得上。是不是你的主人要渡劫需要轮回转世,于是你选择跟随陪伴她。为了陪着她,你付出了代价,每次转世都要经受苦难。如果你的主人在相遇后愿意帮助你——不,我想应该是愿意爱你,你才可以转运,生活平顺。如果她不爱你,你就会在相遇之后死于非命。而每次转世,你的主人大都会爱上你。我不知道我梦见的是不是全部,有一次你失败了,你的主人不懂情爱开窍太晚,于是你死了。但她最后还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于是那一世一切重来。“

她凑上前,捏住游泽的下巴,强迫他仰起脸。英俊的妖怪满脸泪痕,湖水一样清澈的眼睛里不断溢出一颗颗大滴的泪水,苏栢凝视着他的眼睛问,“我说得对吗?”

妖修躲闪着不与她对视,勉强自己压下哭腔应了一声,“嗯。”

苏栢不太懂他的反应,只好又解释了一遍,“我是在你入魔后才来到这个世界,进入了现在这个身体的。我并不是之前骗你那个女修,入魔后你认定我是你主人的转世,道心誓约是那时的你非要跟我立下的。我对你并无恶意,但也要向你道歉,当时我怕你将我当做骗子杀掉,没有第一时间跟你说清楚。我的情况就是这样,如若你觉得还是找错了人,我会努力帮你重塑金丹,等我元婴后便解除誓约放你自由。”

苏栢感觉自己说得十分清楚明白,就等妖修表态,但她保持捏住游泽下巴的姿势等了好一会,眼神游移的妖修却什么都没说,所以她不得不提醒他,“你是怎么想的?你觉得我是否是你主人的转世?”

妖修愣愣地,终于把视线聚焦在苏栢脸上,茫然地说:“我不知道……”

苏栢:“……”

她有点生气,甩手站了起来。话都说开了,这家伙也证明她的猜测都是对的,入魔时,他发现自己找到了主人是那么开心、那么小心翼翼、那么卑微又直白地表达自己的倾慕。但现在呢,他却这么优柔寡断。

温软的手指从自己的下巴上移开,游泽涣散的思维终于重新聚拢。他抬起手来,无意识地想要挽留苏栢的手。然后,他马上发现了苏栢的不耐烦和不满,妖修的心被刺了一下,慌张地跪起来,“主人,我错了!”

苏栢挥了挥手,“在床上老实待着。还有,如果认不清楚,就不要乱叫主人。”

说完,她离开了。

妖修被巨大的恐惧淹没了,他……认错了自己的主人……

那些对自己宿命毫不知情的转世都没犯过这个错误。这一世,踏上仙途后,他慢慢苏醒了前几世的记忆。能逆天修行与天争命的修真者,无一不是气运所钟,偏偏他与世人从无善缘。亲缘、友缘、师缘,都是孽缘。从不曾有人善意地对待他,但没关系,在苏醒记忆后他就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等待一个人的出现。她那么温柔,值得他付出一切。妖修并不怨愤最初那世的选择,如果不付出足够的代价,像他这样的人,又怎么有机会得到她的青睐。

但他的主人总是不来。修者的寿命太长了,如果他只是山野间普通的野狼,命运会安排他在短短的寿数间遇到她的。可他成了一名妖修,十年、一百年、一千年……随着他修为的增强,他的寿命越来越长,她到底什么时候会来呢?

于是游泽开始寻找她。

他的运道从来都不怎么好,长久的寻找被他人发现,有人刻意刺探,有人假装是她来欺骗他。

论心机,妖修从来是比不过人修的。在寻找主人这件事上,他吃过不止一次亏。比如这次,他明明已经识破这个人族女修是个骗子了,却还是被刺激得入魔。醒来时修为倒退,浑身伤痕,变成了受人驱使毫无反抗能力的驭兽。但是这个人族女修,她说得上来太多秘密……明明还是那个身体,但却处处惑人,浑身都是令人难以抵挡的魅力。

她……她是不是修过什么厉害的魅术?再、再说他现在发了道心誓约,是会这样发自内心忠诚她关心她的。还有,他不记得入魔时有没有神志,也许刚才她说的那些都是入魔时从自己嘴里套出来的秘密呢?

游泽抱住自己的脑袋,可、可是……巨大的恐惧慢慢从心底升腾出来,占据了他的全部身心。

可是如果她真的是自己等待了上千年的人,他、他认错过主人的事被发现了,他、他不单认不清她,还大声呵斥过她、还拍掉了她伸过来的手——在她主动亲近他的时候。她本来似乎对他有些好感的吧?但是刚才解释了那么多,他还是不承认她,她很明显已经开始厌烦了。

游泽是研究过主人的喜好的。她喜欢纯粹的、忠诚的、隐忍的、对她毫无攻击性的男人。她骨子里是个强势的女子,如果对谁感兴趣了,会小小地欺负调戏一下那人。从记忆里来看,他最好的应对是红着脸害羞隐忍地任她为所欲为。但她又无比骄傲,很讨厌被人拒绝,一旦被她发现对方并不愿意,她多半会马上放弃,她眼睛里不容沙子,从不会给人太多次机会。

他犯了太多的忌讳,也许已经永远失去了机会……

苏栢在游泽的随身洞府里转了一圈,从丹房找到伤药,回到卧房,看到的就是趴跪在床上,周身覆盖着绝望气息的妖修。

苏栢:莫名觉得他还没有彻底解决心魔的问题,精神状态不是很稳定的样子。

她犹豫着伸出手,试探着落在妖修的头顶。男人一下屏住了呼吸,浑身僵硬,像是被猛兽爪子按住的猎物。苏栢也有点紧张起来,尝试着顺了顺他的头发,正想说“起来吃药吧顺便处理一下你的伤”,男人却稍稍抬起头,在她手心里蹭了蹭,发丝间缓缓冒出两只毛茸茸的尖耳朵。

苏栢愣住了,她当然记得那个特别喜欢毛茸茸的苏诗姑娘。当然,她本人也很喜欢长狗耳朵的美男子。但她却克制着摸摸那对颤巍巍耳朵的冲动,问:“游泽,这是什么意思?”

妖修似乎一下子被这句话惊醒了,嗖地顶开苏栢的手掌,直起身变成跪坐的姿势慌乱地向后退去,狼狈地抬头捂住自己的耳朵,“我……我不是故意的。”

苏栢的脸瞬间冷了几分。还以为出去转一圈的时间里,游泽想明白了,确定了她就是他的主人,在无声地表达自己的歉意和善意呢。她蛮喜欢忠犬的,并不希望这一切都是她的误解,如果游泽是她的,好像可以随便欺负的感觉。

妖修也想到了他冒出来的耳朵给了苏栢错误的讯息,好像是笨拙羞涩的讨好,而他刚才脱口而出的回答显然是否认了。一瞬间,他又被惹苏栢生气会被她讨厌的绝望淹没了。此时他已经没有能力理智地思考苏栢是不是骗子了,在她不耐烦的眼神里,妖修红着眼睛凑过来,脸色苍白,磕磕巴巴地说:“因……因为太想要被主人摸摸,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说完之后,他发出一声羞耻地呜咽,脸唰地一下涨得通红,垂下头又趴回了床上,耳朵软趴趴无精打采地贴付在头顶,一副予取予求任君采撷的模样。

苏栢……苏栢有点惊呆,刚刚发生了什么?为、为什么气氛突然变得有点污污的?&!--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