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话音刚落,本源之核内喷涌出无数特殊的篆字符文,闪着或明或暗的光芒,齐齐飞向白梦瑶,把她从头到脚包裹在其中,就仿佛像是一颗带着密集斑点,发着诡异幽光大茧,让人看得头皮发麻心中恶心。樂文小说|

而旁观的于伯则没有这种感觉,他在看着那些围绕在白梦瑶周身的篆字符文时,满眼狂热崇拜,还仔细辨认着,时间符文、空间符文、弱化符文、知心放大符文

这些都只是在它传承记忆里,稍有提及、已经泯灭在时间长河里的远古符文啊!它竟然有幸能亲眼看到这些,真是死也无憾了

于伯的痴迷和兴奋随着时间平息,它开始疑惑起它的主人到底有多强大。

它原以为自己已窥知六七,可现在看到这些已经消失了的古老传承,它突然觉得自己知道的可能仅是皮毛。只要这么一想,于伯全身忍不住又颤栗兴奋起来。

它真是期待主人在离开这个小界后,带领它一统真、灵、仙、神各界,那傲视天地伟岸雄霸的风姿

现在只要想想这些,它心情澎湃的不能自已,甚至都没发现本源之核内,代表它主人的黑影消失了。

而此时正在与识海中符录法阵对抗的白梦瑶,完全不知道身体外界发生的种种变化,直到第一个幻象出现在她眼前,她才惊觉不对,但想要靠一力降十会来破开幻境,已经为时已晚,她只能被动的陷入其中竭尽全力的挣扎着。

至高无上的强大功法、无可匹敌的神奇法宝、层出不穷的诱惑、七情六欲喜、怒、哀、惧、爱、恶、欲的种种考验,让白梦瑶左支右绌。

不过好在她是先天澄净道体心魔难侵,只要坚守着自己的本心,保持着神志的清醒,使自己不被外物所迷惑,谨守自己的道基不让它有任何动摇,这种幻境就奈何不了她。

然而,不擅长的就是不擅长,谁也不可能期望少思少想白梦瑶,突然灵光一显、无师自通变得精明起来,所以她只能悲剧了。

当再一次凭借蛮力破除除幻象的白梦瑶,简单的以为终于摆脱了幻境的时候,她其实早已陷入了别人张好许久的另一个陷阱。

广袤无尽的黑暗世界,伸手不见五指,没有任何温度,也没有任何声音,四周一片死寂,所有的光与彩、冷与暖,好像都不曾存在过一样。白梦瑶站立了一会儿,压下心底悄然露头的负面情绪,凭着心中的坚定,笔直的朝着远方那块,透着少量清新灵气的地方前进。

时间缓缓的流逝,十年,百年,千年,万年渐渐的她的思絮越来越淡,已经开始记不清自己是谁,在做什么,只是机械往前走着,一步一步又一步。

不知又过了多久,广袤的黑暗世界中,缓缓出现了一个微弱的光点,而已成为机械雕像的白梦瑶在那微晕的照射下,僵硬的动作快了起来。

人类先天的趋光性是不可抗拒的,尤其是在一个人大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本能的时候,追逐着光明,改变前行的方向是在正常不过的了。因此白梦瑶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也秉持了这一特性,渐渐改变了方向,如慢动作一样龟速的朝着光点靠近。

"好想,好想"

白梦瑶本着心中的本能,抬起僵直的手臂,想要碰触上那代表温暖、光明的亮点。

就在她的手刚刚触到亮点的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吸力从光点中喷发出来。顷刻,就把懵懵懂懂的白梦瑶卷入了光点。

之后,光点消失,广袤的黑暗世界又恢复成原本的一片死寂。

"咦,这里是哪里?怎么这么吵?"白梦瑶揉着眼睛,好似刚刚被吵醒般,迷茫的嘟囔着。

不过,转瞬间她理智回笼,人便警觉起来,戒备的检查周围的环境。

这好像是一个大型宗门的修炼场,一群四五岁的孩子,在师长的指导下认真的修习法决。而白梦瑶所在的位置,就在他们的不远处。

因之前处在幻境中,所以她对于那位传授法决的师长,仅离她只有两步远,却像没有发现她一样表示很理解。

上前反复试探了几次,在确定这些幻象不会攻击她后,暂时应该没有危险后,白梦瑶开始的回想之前。

从她以为破除幻象法阵,掉入到一片黑暗世界后,到来到这里之前。这段时间发生过什么,做过什么,她完全没有记忆。而这样明显的记忆断层空白让她非常不安,好像有很不好的事发生了。

正当白梦瑶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忽然一股拉力出现,拉扯的她向远处的精舍漂。

"咦,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是在飘?

记得她之前在识海中和法阵对抗时,神魂便已经和元婴融入一体,哪怕,现在是在幻境中,她也不可能没有重量,轻轻松松的就被这股牵引力拉着飘着走啊!

还有这个释放出牵引力的小男童到底是谁?为什么让她有一种厌恶和恐惧的感觉呢?

白梦瑶一边飘着一边想,半天也没有什么头绪。只能长长的吸了口气,压下心底的烦躁,决定放过她不擅思考的大脑,走一步看一步吧。

斗转星移,时光荏苒,万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白梦瑶被那奇怪的牵引力束缚着,被迫见证了小男童从青涩到成熟,从弱小到到强大,和着血泪走到顶点的坚韧与勤奋。

以及在他踌躇满志、意气风发准备做一番大事业时,因一时心善反被拔刀相助的女子,倒戈陷害濒临垂死,到他为求一线生机,不惜引域魔邪魂入体和后来为驱出邪魂,泯灭良知引动上界祸乱,最后被八位神君毁去肉身封印在此的全过程。

小男童的际遇虽然可悲可叹,但他为了活下去,竟然放弃了最基本的良知,造成上界数万无辜生命的惨死,简直就是罪大恶极了。

白梦瑶从头看到最后也没有生出一点怜悯他的情绪。

修仙界历来残酷,背叛、陷害、谋杀、比比皆是。一个在修仙界挣扎万年站到顶点的人,还看不透这些,不知道防备,那只能说明他不过如此。

还有造成他这一切的,也不是他自我认为的心存善良,反而是他心中存在的骄傲自满和自负轻视。他要不是认为自己修为高深,轻视了那与他来说蝼蚁的存在,失了防备,他又怎么会落到这个下场。

拿善良来当冠冕堂皇的借口,不过是让自己的心好过点罢了!他要是真是善良就不会为了摆脱邪魂,让那么多无辜的生命惨死了。

白梦瑶现在是终于知道了,于伯放任她传递消息的目的了,竟是为了给割离出的邪魂找新的宿主啊!

因为割裂神魂非常危险,并且还有很大限制,每次只能隔离一点点,如果要是隔离太多,神魂就很容易会崩溃,所以每一次邪魂从神魂中剥离前,他必须先融合新的神魂来壮大自己,以来减少神魂后被割裂所带来的损伤与痛苦。

而且邪魂被从神魂中剥离之后会壮大,如果不能马上用特殊的天地奇火将其消灭,又没有新的宿主的话,邪魂便会重新回到原宿主的神魂中,这一次的剥离就会失败。

然失败的后果就代表着,想要再次剥离重新壮大的邪魂,就需要宿主在他的神魂上,再多割上几次,那也意味着他要承受更多次割裂神魂的非人痛苦。&!--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