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沙漠之行二(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

意识本体附身在纳兹体内的齐雷,原本正专心控制思念体和沙漠前哨的骑士队长交换情报与搜集第一手的资料,中途却突然由纳兹的精神空间感知到一股愤怒与兴奋交杂的战意传出;他立刻察觉到屋外情势的不对劲,便先中断和骑士队长的讨论,并邀请他一起出去外面察看。()

齐雷和骑士队长从商讨的小屋出来后,便看到纳兹正和那名与骑士队长一起来的年轻骑士在争吵,彼此之间还互相瞪视,火药味甚浓。

看到纳兹和人吵起来了,齐雷连忙出声喝止,纳兹虽是一脸不甘愿但还是听从齐雷的话马上退开,但那名生气的年轻骑士显然不服,也听不下齐雷的劝解,还是一直闹腾着。

看到这样,骑士队长也脸色严肃的出声阻止了!

“奥斯本(osborn)!你到底在作什么!怎么和魔导士们吵了起来!”骑士队长生气的说。

看到骑士队长出声喝叱了,那名年轻的骑士奥斯本才悻悻然的退下。

而看到纳兹还是一脸气呼呼的,不想滥用魔法窥视纳兹心灵隐私的齐雷,只好先问一直呆在现场的茱比亚,这两人冲突事情的始末。

被齐雷一问,原本只一直满怀爱意的注意齐雷,什么都不想管的背景人物茱比亚,这才慢慢将刚刚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闹事的原因是因为睡了一天而活力满满又闲不住的纳兹,因为对即将开始的s级任务感到兴奋不已,就在屋外又跳又叫又闹;除了对空挥拳踢腿来热身外,还绕着空地转来转去,口中还叫着“真是太让人兴奋了!”、“我要大显身手!”、“齐雷怎么不快点出来!”……等话语。

而纳兹那略显幼稚的吵闹举动,似乎是让站岗的那名年轻骑士认为是对此次任务的不尊重,出言对纳兹喝叱了几句。

而天生就是野性满满不会轻易服人,这一阵子又被齐雷给宠得无法无天的纳兹,根本不管那名年轻骑士的身份背景和其他,被他骂了之后也就对着年轻骑士用力回骂起来。

虽说纳兹的毒舌功力完全比不上哈比,但年轻骑士显然是个接受传统贵族教育长大的纯朴娃,被纳兹相当简单却让人火大的几句挑衅回嘴后,就气到七窍生烟,叫嚣要和纳兹来场洗刷耻辱的决斗

但纳兹听了倒是很感兴趣,当场就要答应下来。

可那名年轻骑士后来又说纳兹年纪太小不愿欺负他,要去找身为监护人的齐雷决斗,他这种看似有骑士风范但其实可以理解成看不起纳兹的言语,反惹得纳兹暴跳连连。

而就在两个热血冲上脑的冲动孩子在沙漠中顶着大太阳互瞪时,永远只关心齐雷的茱比亚则是不管一旁被天气与环境弄得火气过大的两个笨蛋,只是痴迷的看着屋子等齐雷出来。

…………

知道事情始末后,骑士队长也过来和齐雷解释与道歉,由骑士队长的口中得知,那名和纳兹吵起来的年轻人叫奥斯本,其实是他的副手,也是驻扎在沙漠的骑士队的副队长。

这位年纪轻轻就已经被提升为骑士小队副队长的年轻骑士,除了年少得志,年轻英俊、气质高贵、实力惊人外,为人处事可不像中年骑士队长那样沉稳有礼;出身在骑士家族又少年有成的他,一直认为骑士才是整个王国最高贵的职业,因此对身为魔导士的齐雷众人一直很看不顺眼。

因此后来他就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争吵,和脑袋也很容易冲动发昏的纳兹尬上了。

齐雷从骑士队长欧尼斯特那习惯性苦笑的表情里看出一些骑士队长掩饰的端倪,齐雷觉得应该不只是针对魔导士,以这名年轻骑士奥斯本表现出来的傲气,和那些更早之前就来此地的佣兵与商人的护卫没起冲突那才怪了。

事实上,齐雷的猜测是对的,奥斯本之前已经和一些佣兵打过几架,让骑士队长大为头痛。

“齐雷先生,请原谅奥斯本,他并不是一个坏小子,只是比较欠缺阅历和眼界而已……”骑士队长欧尼斯特对着齐雷赔罪道。

说真的,一名受国家策封的骑士能为了自己闯祸的属下并放下身段对一个没有官职的魔导士诚心道歉,这让齐雷对骑士队长欧尼斯特已经是的相当欣赏了。

因此他开口说:“欧尼斯特队长也不用在意,毕竟只是双方欠缺交流而已,而且我们这边也有责任的,不能全怪别人。”

听到齐雷的话,纳兹倒是很不服气,但齐雷又提出一个让骑士队长意外的建议。

“不过,我觉得倒是可以让纳兹和那位奥斯本副队长切磋一下,除了让两人消气外,也算是彼此的交流!”齐雷先是说了缓和气氛的话,接着又转而主动提起切磋的事。

听到齐雷的话,欧尼斯特很惊讶,他本来以为齐雷是不想轻易揭过,还想继续找碴闹事;但又注意到齐雷脸上并无恶意,识人经验也算丰富的他一时也迷惑了。

“齐雷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欧尼斯特慎重的问。

“没什么,只是我们接下来还有一段共事的时间,与其将一些矛盾之事硬是压抑,倒不如先将之解决得好;我相信他们两个切磋一场后就可以彼此理解,不会再敌视了。”齐雷对欧尼斯特说:“这样对我们的合作和任务的进展也是有帮助的。”齐雷的意思是两个家伙最好先打一打,免得积到后面反而对任务造成不好的变数。

听到齐雷的话,纳兹第一个跳起来赞成,而骑士队长欧尼斯特本想阻止,但那个叫奥斯本的年轻副队长就先向前接战了。

“哼!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接战!不过,不要叫那个没成年的小孩出来,你自己出来和我决战!还是说你这魔导士怕了吗!?”那个二货骑士奥斯本毫无畏惧的接战,但他出口就是挑战齐雷。

不过齐雷不想理那个皮相很好但脑袋显然很二的家伙,打个响指让早已按耐不住纳兹去和他作所谓男人之间的沟通了(齐雷:纳兹,就决定用你了!)。

接着齐雷则和骑士队长在一旁观看两人间的战斗兼说话,而茱比亚仍是双眼充满爱意的看向齐雷,纳兹那一边的战斗她连瞄一眼的好奇心也没有……

“齐雷先生,你这样让那个孩子和奥斯本作战不太适合吧?”骑士队长欧尼斯特有些担心的对齐雷说。

“放心吧,那位副队长并没有乘上他的坐骑,一身实力发挥不出一半,所以不会有超出控制的结果。”只是看了一下战斗的情形,齐雷便观察出不少迹象,心中对那个很二的年轻骑士的印象也稍有改观。

齐雷再对骑士队长说:“而且虽然那个副队长很不喜欢魔导士,个性好像也很冲动,但也还是坚持以骑士的精神对待这次战斗,看来倒也不算是个坏人。”

听到齐雷的话,欧尼斯特只能苦笑的回头看向正在空地上打斗的两人;但他随即很惊讶的看到双手缠绕火焰的纳兹,和自己小队里剑术仅次于自己的奥斯本打得有声有色,更像是占了上风的样子,因此一时相当惊讶。

年纪大而经验丰富的他虽然知道魔导士的厉害,但可没有想过魔导士可以正面和穿了重甲的骑士作战,还在肉搏战中将骑士给压制的。

“这个孩子,真的是魔导士吗!?”欧尼斯特惊讶的问齐雷说。

而齐雷听到了只是笑笑不语,他看出那个坚持不乘骑自己战马的年轻骑士实力虽强,但剑术上和艾尔莎比起来可还是差多了;虽然现在的纳兹对上艾尔莎也撑不了多久,但对上这个有些骄傲自我的中二年轻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更别说现在是在沙漠里,天时地利都不在穿着重甲的年轻骑士身上。

果然,就算这时已经到下午,一天最热的时间已过,但这种热天之下被纳兹的火焰扫过,那个年轻骑士还是受到很大的灼热感与精神压力,脸上除了被火焰扫过的热烫疼痛感外,连身上的汗水也都流到涓滴成河了。

也因此,骑士和魔导士的战斗经过一段时间后,骑士少年挥剑的动作也愈来愈慢,胜算也越来越小了!

看到大局已定,齐雷又和骑士队长商量起沙漠的情势来。

骑士队长苦笑一番,也彻底丢下担忧,和齐雷说起沙漠的情况来。

…………

在齐雷和骑士队长商讨甚欢时,交手的两人也分出胜负了;纳兹以齐雷传授理论,格斗家雷特真正重现后传授的弓身箭步前冲式,趁年轻骑士体力不支露出破绽时,一下子冲入他怀里,以改良自灭龙魔法【火龙的翼击】的螺旋火翼拳将其远远打飞,得到这次的胜利。

“哈哈!我赢了!妖精尾巴果然是最厉害的!!”打赢年轻骑士的纳兹,如小人得志般的嚣张大笑大叫,没心没肺的露出在年轻骑士看来很欠扁的笑容。

注意到战斗结束的齐雷和骑士队长两人也跟着来到纳兹身边(茱比亚仍双眼爱意满满的跟在齐雷后面),而齐雷颇有兴致的看那个年纪轻轻就成为骑士的贵族子弟奥斯本会有怎样的反应。

而被打倒在地的奥斯本,大力喘了几口气后发力从地上站了起来,穿着重甲跌倒后还能立刻凭着自己的力量站起,也可知其具备的实力非凡,骑士之名并非浪得虚名。

不过让齐雷惊讶的是,奥斯本并没有耍赖或恼羞成怒的撕破脸,他俊俏的脸庞虽然恼红到像是要滴出鲜血一样,但却没有做出任何耍赖的举动,就这样对着嚣张大笑纳兹鞠躬并道歉。

他之前的表现虽然很中二,但在战斗时的骑士精神坚持和失败后的表现倒是值得让人点头肯定。

原本齐雷还以为奥斯本会耍赖不认帐,然后叫出骑士队里的部下打手出来雪耻,等这些部下被打倒后他又会回去告家长;最后自己等人便会和他身后的家族对上,展开一场骑士和魔导士之间那轰轰烈烈的追杀与对战的精彩大对抗。

不过看到奥斯本打输直接认错的动作,齐雷想着现实终归不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出身贵族的年轻骑士出场后也不是专门用来磨练主角,给主角练级升等和提高名望的蠢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