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辛左的心意(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辛晓竺抱定了这样的想法后,便去找她的父亲辛左。辛左听完辛晓竺的控诉后,笑道:“晓竺啊,既然修鹤都不着急,你干嘛着急呢?有句古语说——皇帝不急太监急!”

辛晓竺跺起脚来,紧皱眉头道:“就是因为修鹤哥哥不着急,所以我才着急啊!难道要看着那个信音蓝继续败坏修鹤哥哥的名声吗?修鹤哥哥是我们灵木王国的木子,将来要是传出和一个洒浣阁的女工有私情的话,那就太丢脸了!而且是丢了整个王室的脸面!”

辛左看着女儿着急发愁的模样,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他捻须道:“原来你是替灵木王室担心呀!你操的心够宽了,连王室名誉都顾及到了,你一定想做未来的木子妃,是吗?”

晓竺理直气壮地反问道:“难道不行吗?”

“呵呵呵……”辛左笑得更大声了。

晓竺以为父亲嘲笑她,嘟起嘴巴道:“我的话很好笑吗?修鹤哥哥是我从小看中了的人!再说我做了木子妃,爹您脸上不也有光彩吗?”

辛左点头笑道:“我并不是笑你无知,而是觉得很欣慰。你刚才的语气和神情真是像极了我。我们辛家的子孙就该有这样的气魄和决心!爹当然很希望你能成为木子妃,但要做木子妃并非是件易事,你需要面对很多困难。”

晓竺好奇地问:“那会有多困难呀?”

辛左道:“这些以后我慢慢跟你说。你稍微平息一下你的怒气,好好回去吧!”

“那我跟您说的事呢?您打算怎么办呀?”

“一个信音蓝真的值得你去对付吗?做事要有的放矢,不要在不该花力气的地方费劲,知道吗?”晓竺脸上立刻写满了失望,翘嘴道:“这么说,您就是不肯帮您女儿咯?那您就等着看您女儿出丑咯?”

“放心吧,车到山前必有路的,回去吧!”

晓竺心里号不服气,却拧不过父亲,只好悻悻地离开了。等她走后,辛左叫来了一个人,她叫习梦香,三十多岁,是辛左一手调教出来的人,如今在翰木书阁内任职。

辛左问道:“上次你说在灵兽阁内,有个年轻人可以为我效力,这个人可靠吗?”习梦香点头道:“这个人是可靠的。您需要他做什么?”

辛左又问:“关于信音蓝,你查到了什么?”

习梦香失望地摇摇头说:“很可惜,我翻遍全国每一处的花名册都没有能找到信音蓝这个人。她仿佛忽然就冒了出来,查不出根源。”

辛左冷笑道:“这便是奉思高明之处!他安排了一个不会飞的人进入学馆,而且这个人还无法查证身份,他一定是目的的!”

习梦香道:“说起来那信音蓝倒有些本事,可以说是我们学馆内的名人了。她总会不时地传出一些匪夷所思的流言,最近又传出她向木子殿下表达爱意,简直是闻所未闻呐!”

“嗯……”辛左垂下眼帘,两只手交叉握在一起,意味深长地说,“这就是她最可疑的地方!她好像一颗滚球,在学馆各处弹跳碰撞,看起来像是到处惹祸,但我觉得她好像是故意这么做的。”

“我也这样认为,她根本就笨猪吃老虎!”

“而我最好奇的是奉思跟她究竟是什么关系,而这层关系到底有多密切。”

“那么导师您需要灵兽阁的那个人做什么呢?”

“我看是时候真正地动一动信音蓝了!只要她一出事,奉思就会有所反应,我就能更准确地洞察出奉思心底的算盘!”

习梦香咧嘴一笑道:“导师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我会去向他交代清楚的!”

“别叫他太大意了!无天可不是个好对付人呐。当初甄选灵兽阁阁主时,我本来想让冷寻子上任的,可惜奉思竟然说服了无天回来,真是出乎我意料啊!”

“您说到无天,让我想起了弥岑。您认为她对无天的感情真的如传闻所说那样吗?”

辛左轻轻摇头道:“不,我并不全信。毕竟她曾经对无天十分痴迷,再次见到无天,她未必不会旧情复燃。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注意这一点的。我暂时不会派给弥岑任何事情,静静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那我这就去办妥您交代的事情!”

“记住,我只要信音蓝出事,其他人不要动,以免惹起无天的怀疑。”

“是,我会遵照您的意思告诉他的!”

亲们,给点收藏和推荐吧!鱼鱼在此谢过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