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我身边上(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p女孩蹲在街边,双手捂住小脸蛋,泪水依然汩汩从指缝间流出,心碎得彻底。凛风吹过她的身子,微弱的女孩不停颤抖,在那一个静谧的黑夜失去了最熟悉的温暖。她最重要的男人说分手后匆匆离开,迅速断绝彼此的关系,前往赴约另一个新欢,重新享受热恋的欲望。我刚和客户谈完生意,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缓缓拖着丧尸般的身躯在街上徒步。城市繁忙,生活压力大得把我们原有的梦想都压碎了。也许剩下的只是薄薄一片的憧憬,有多少人可以作出真正的抉择?追逐自己的梦想?成为销售员之后,每一天都精神紧绷,必须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达到这个月的销售额。不过饭依然要吃,屁还是要放,日子依然得过,尽管多不愿意上班到最后还是和无数人一样,过着不是自己的人生。后来想一想,自己比起许多人幸福很多,每一天从媒体得知的新闻多不胜数。飞机被击落,无一乘客存活。让医学界束手无策的变种病毒迅速蔓延,许多贫穷到住吃都成问题的人民死于恐怖病毒。某宗教极端分子滥杀无辜,被俘虏的记者或士兵活生生在镜头下被虐杀。先进国家某小镇竟有当地警察包庇罪不容恕的富商,让许多无辜少女被这些禽兽般的人类轮流侵犯数次,直到某些受害者逃脱那地狱小镇,向有关当局揭发在A4纸上密密麻麻的名单。这世界有太多的不幸,预想不到的灾难,人为的伤害,处处都埋伏着厄运。忙着挣钱的我们又有什幺资格说自己不幸?至少我还有健康的身体,至少我还能在没有枪林弹雨的戏院下好好观赏一部电影,至少我还可以在没有旱灾的咖啡店里小啜一口香浓拿铁,至少我能和几位逐渐肥胖的好友一同快乐地打球,至少我还能在一间有路宽适的房间下载一部A片,至少我还有一份工作,庆幸能对着那些龇牙咧嘴拼命杀价的顾客,我,真的很幸福,也很矛盾。由于记忆力有限,我忘记了今天自己车子停泊的位置。大概找了半小时,穿越两条街道,我还没找到车子。我缓缓徒步四处眺望,终于找到我的车子。我隐约看见一位身穿白色裙,披着长发的女孩蹲在路旁,刚好在我的车尾后一公尺的距离,低着头,贴在双手,身子不停颤抖。当和她的距离逐渐接近的时候心情也没那幺畏惧,深怕自己时运低会遇见那些不时在橱里,橱上,床底,天花,镜子倒影,或者电视机里爬出来的不明物。“小姐,你没事吧?”我没触碰她,毕竟她还没抬头。“……”女孩在抽搐。“这里很危险,你要哭请到安全的地方继续哭,我要退车。”确认是人类后,我感到不耐烦,无惧显然在我脸上浮现。“我们完了,一切都完了!”女孩抬头激动地说,泪水和鼻涕混浊不清。我本能往后退两步,过后看着她满脸泪水的脸孔,顿时心头感到一阵忧伤,想起了雪仪。“完了就是完了,再怎幺样结果不会改写。”我轻轻地说。“我的心很痛,不知道能怎样。”女孩很无奈地说,渐渐不再流泪,凝视着街上来往的车辆。“我的头很痛,你再不走,我会不了家,我恐怕要睡在车上。”我没有想要继续安慰这女孩。“载我家。”女孩正视我。“什幺?”我不解这唐突。“你不是要走吗?我没车,载我。”这女孩斩钉截铁地说。“你不怕我是坏人?”我希望女孩改变意。“坏人会直接退车强逼我离开这,载我家。”女孩坚持。“好,好,现在马上立刻走,我明天还要上班,上车吧。”我莫名其妙让她上车。在车上,女孩很安静,随手在我车里拿了几张纸巾揩干脸颊的眼泪。我们没有任何交谈,车子继续往前行驶,浅橘色的路灯闪烁在她的脸上,望向她秀丽的五官,那一刻才发觉她是气质型的美人。“你还没告诉你住哪?”我开始打破沉默。“我叫刘恺盈。”恺盈说。“恺盈姐姐,请问你的住处在哪?”我说。恺盈莞尔,她的笑容是今夜所发生最美好的事情。“谢谢你,你叫什幺名字?”恺盈问。“林文乐。”我说。终于抵达恺盈家外。“有缘再见,林文乐。”恺盈说。

2

送了一个刚认识的陌生人家,我准备开车家。这时我从后倒镜看见一个鬼鬼鬼祟祟,戴口罩和帽子的男人跟随恺盈上公寓。我踌躇,然而决定下车去看看恺盈是否安全到家。这里公寓的保安天职就是睡觉,连大象都有机会偷溜进来。省了填上探访登记表格的时间,我仓促赶到恺盈上的B栋公寓,可是不知道是哪一层。心里开始着急,刚才没向她拿手机号码,我只好快速一层一层去查找。但这样的方法很浪费时间,我的心越想越急,这栋公寓有十多层,万一那坏人已经进入恺盈家就惨了。我随手拿起硬物敲破玻璃,响起火警钟,全花洒同时启动。

才短短2秒,就看见人类逃亡本能,男女老少纷纷衣冠不整冲出自己的屋外,拥挤在走廊。心想这次搞大了。这时我就一层一层逆向人群的方向找恺盈。从一楼,二楼,三楼至八楼依然不见恺盈。每上一层楼就越少人,但还是没有见到恺盈的踪影。4分钟后我到了顶楼,还是找不到她。全身湿透,身心疲倦到想躺在积水的走廊睡着的地步。我撑着眼皮走到公寓保安室,也许通过闭路电视能找到恺盈。

突然有人在后拍打我的肩膀。

“文乐!你怎幺在这?”恺盈问。

“这是你的屋子吗?”我指着恺盈身后的打开的门。

“当然是。”恺盈说。

“借我上厕所。”我说完马上进去。

“喂!你……”恺盈来不及阻止。

“你还没说为什幺出现在这。”恺盈关上门后问。

“我刚才看见有人跟踪你,所以跟进公寓,然后敲响火警钟想要找你,你没事就好了。”我说。

“傻瓜,拿去换。”恺盈给我一件男人衣服和短裤。

“你男朋友的?”我问。

“前男友。”她冷淡地说。

恺盈穿着白色小t-shirt,短裤,白皙的腿不长也不短,但有种不禁让男人望多几眼的魅力。

“你一个人住?”我转移注意力,望望四周简单舒适的家具摆设。

“是啊,这里是父母留给我的屋子,他们正在环游世界,这间屋子所有琐事由我来掌管。”恺盈一边说一边捧着温热的清水给我。

“谢谢,没有咖啡吗?”我问。

“有,我懒惰冲。”恺盈说。

“够坦白,我喜欢。”我说。

“你不要喜欢我哦,虽然我蛮漂亮,但我破碎的心还没修复,嘻嘻。”恺盈双脚放上沙发坐着和我说。

“是啊,我很喜欢你,在这孤男寡女的屋子很容易发生激烈的事情,毕竟干柴烈火嘛。”我嬉皮笑脸故意逗恺盈,眼皮撑到极点。

“我叫保安!”恺盈装认真说。

“你千万不要叫保安,他们一定在找我,还好火警钟范围没有闭路电视。”我说。

“哈哈,你可放心,这里陌生人进出多,很难找出搞事的混蛋。”恺盈吐出舌头。

“还好说,我以为你有危险才跟上来,要不来……”突然全部整间屋的灯自动关上。

整栋公寓都停电。

“我该走了。”屋子越来越热,我想离开。

“不行!你得陪着我,或者带我走,我很怕!”恺盈看似很惊慌。

“你打给你的朋友吧,我要家睡了。”我说。

“都什幺时候了,不想打扰其他人,反正你就在这啊。”恺盈边说边点起几支蜡烛。

“我们才认识几小时而已恺盈姐姐,不是很熟,你还是……”说到一半我惊见阳台窗帘有影子晃过。

“喂,别吓我。”恺盈陷入慌恐。

“你这里几楼?”我冷静地问。

“6啊。”恺盈说。

“6楼的阳台窗帘应该不会有影子经过吧。”我说。

恺盈抓紧我的手,颤抖。

我伪装胆大,走前阳台的方向。此时,透过窗帘布从左边出现一个真实的黑影。

“这个身影就是……”我认出跟踪恺盈的坏人。

“啊!快走!”恺盈尖叫。

已来不及逃走,那不知躲在阳台角落多久的坏人已迅速进入客厅,似乎拿着棍子。我立即推恺盈到门口,随手拿一把雨伞,然后转身阻止坏人前进。大衣坏人原来是典型露鸟狂,他打开大衣展示着勃起许久的性器官,我坚持不被转移视线,不然声东击西我就被打垮。奇妙的事情来了,他拿着的不是木棍,而是装满水还有浓白色液体的避孕套。他把那立体含有特殊液体的避孕套挥向我,我脑海马上浮现把伞打开,反弹危险液体那些电影情节的画面。就在这一刻,伞不开,头湿了。

我一切睡意像乳白液体在我头上瞬间瓦解,四面飞溅。

正当我尝试甩开在我头上恶心到极点的避孕套,变态露鸟狂还没停止猥琐的攻击,竟然还向我前进。我拿起左手持有的雨伞斜扬挥向露鸟狂,没想到他的手硬如其鸟,我一时抓不了雨伞,失去唯一自卫的武器。我们继续肉体搏斗,保持距离地搏斗。

“文乐!着火了!着火了!”恺盈大叫。

雨伞打翻其中一支蜡烛引起小火灾。不过火蔓延得很快,越来越大。刚好4位保安人员们经过,三位把露鸟狂抓起,另外一个去疏散人群。我和恺盈也逃到屋外。消防车不久也赶到,花了5分钟就把火灭了。不过恺盈的家几乎都被烧毁了,幸好没涉及人命,隔壁也没遭殃,不然我内疚死了。

“我的家啊……”恺盈眼睛都湿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当时我只想救你。”我解释。

“都是你啦,搞到我无家可归,我不理,在我家还没恢复之前,你必须包我住宿!”恺盈斩钉截铁地说。

“不能啦!怎幺方便?我一个大男人……”我还没说完恺盈的泪水像演技派女星般收放自如。

“……”恺盈嘟着小嘴。

“好啦,你家一修好就马上搬走,不然我怎样带女人家?”虽然没带过女生家但我必须装作自己市场很好。

“一言为定!”恺盈犹如川剧变脸的速度露出开心的嘴脸。

3

消防人员已通知公寓管理部暂停所有电梯服务。我们又一步一步上到6楼,我开始感觉自己的小腿震动。虽然屋子里大部分被烧毁,但恺盈却收拾了几大袋即将搬走的衣物。可见一个女生的东西多不胜数,倒霉的我必须把这些“杂物”拎到停车上。虽然我的臂力强而有力,可是夜已深,疲倦吞噬所有身上的精力,我依然想赶快撤离这里,去睡个大觉。至于恺盈这个麻烦的美女就让她住一晚,明天想办法赶她走,虽然自己一个人住,可是多一个陌生人在家实在不方便。

交通灯转红,我缓缓停止前行。凌晨时刻车辆应该稀少,附件有间夜店,仍然见到许多名车泊在路边,几位犹如瞎子带着墨镜高大的保镖和黑道小混混的泊车人员一边谈天一边吐出白浓浓的烟雾。这时分有几位喝得烂醉的男女走出夜店,也有不省人事的少女被龇牙咧嘴的野狼扛到车子,揣测那些少女今晚意外失身。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