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顶撞和惩罚(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有了杜腾的威胁,乌姆里奇终于暂时放过了哈利。

但显然哈利也不是省油的灯,照理说他现在应该冷静下来了,也应该明白和教授对着干终究不是什么正确的事情。

教室里安静了好几分钟,乌姆里奇才渐渐的调整好状态。

她也是个聪明人,看杜腾故意只展现出腰带的徽章,而且还是那么隐蔽快速的动作,说明杜腾是不想暴露身份。她也正好需要保持自己的颜面,杜腾的想法也正合她意。

所以在经历了最初的震惊之后,乌姆里奇迅速平静下来。

“好了,让我把几件事情弄弄清楚。”

乌姆里奇教授站起来,身体朝前探着,两只手指短粗的手掌按在讲台上。“有人告诉你们说,某个黑巫师死而复生了——”

“他没有死,”哈利生气地说,“但是没错,他回来了!”

“波特先生你已经让你们学院丢了十分,别再把事情越弄越糟,”乌姆里奇教授一口气说完这句话,眼睛看也没看哈利,“正如我刚才说的,有人对你们说,某个黑巫师又出来活动了。这是无稽之谈。”

“这不是无稽之谈!”哈利说,“我看见他了,我跟他搏斗了!还有杜腾,他当时也在场!”

哈利在作死的道路上告诉奔弛着,就算有杜腾的帮忙,他还是自顾自的顶撞着自己的教授。虽然乌姆里奇有很多的不好的地方,但归根结底她是教授啊,这么顶撞她……这所学院里除了杜腾恐怕也就只剩下邓布利多了。

更让人无法相信的是,这货居然拉上了杜腾。虽然当时的情况确实如此,虽然乌姆里奇也根本不敢拿杜腾怎么样,但这么做还是有些不地道。首先他没有询问杜腾的意思,其次,他根本也不清楚杜腾是否能压制住乌姆里奇,他还只是个在校的学生,对这些东西了解的并不清楚。

可偏偏他就这么做了,而且完全无视杜腾的意思,这让杜腾的心里稍微一些不爽,坐在杜腾旁边的赫敏,更是直接就拉下了脸。不过现在整个教室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里,大家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哈利,看着哈利和乌姆里奇硬碰硬的碰。

“关禁闭,波特先生!”乌姆里奇教授的脸色有些黑,“明天傍晚。五点钟。在我的办公室。我再说一遍,这是无稽之谈。魔法部保证你们不会遇到来自任何黑巫师的危险。如果你们仍然心存疑虑,请务必在课后来找我。如果有人用黑巫师死而复生的鬼话吓唬你们,我倒很愿意听一听。我随时准备帮助你们。我是你们的朋友。好了,请大家继续阅读第五页,‘入门基本原理’。”

乌姆里奇教授在她的讲台后面坐下了。她只惩罚哈利,却故意不说杜腾,明显是不想把杜腾牵扯进去。

哈利却再一次站了起来。

同学们都呆呆地望着他,西莫看上去半是害怕半是好奇。

“哈利,不要!”罗恩小声警告道,拉了拉他的衣袖。但哈利一甩胳膊,不想让他碰自己。

“那么,照你的说法,我们所有人都是胡说了,当时在场的那么多人,火焰杯被人捣鬼弄成了门钥匙,穆迪教授也被人偷偷的换了人,被一个曾经的食死徒代替。如今我们更是得到了那个食死徒的口供,难道你觉得这些东西都是我们胡编乱造的吗?”哈利大声喝问,他的声音微微发颤。

全班同学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急切地望望哈利,又望望乌姆里奇教授,只见她抬起眼睛盯着哈利,脸上再也看不见一丝假笑了。

“这些东西,魔法部早就已经有了定论,波特先生,你还要说多少次。”她冷冷地说。

“直到你们承认伏地魔回来为止。”哈利说。他感觉到自己浑身发抖。他几乎没有跟任何人谈过这件事,更不用说当着三十个竖起耳朵聆听的同班同学的面。“我没有撒谎,邓布利多也没有撒谎,我不允许你们污蔑邓布利多教授!”

乌姆里奇教授的脸上毫无表情。有那么一刻,哈利还以为她要冲自己失声尖叫呢。可接着她用那种最最温柔、最最嗲声嗲气的小姑娘一般的声音说道:“过来,波特先生,亲爱的。”

哈利把椅子踢到一边,从罗恩身边绕过,走向讲台。他可以感觉到全班同学都屏住了呼吸。他实在太气愤了,根本不在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乌姆里奇教授从她的手提包里抽出一卷粉红色的羊皮纸,在讲台上摊平了,用她的羽毛笔在墨水瓶里蘸了蘸,匆匆地写了起来。她身子俯在讲台上,因此哈利看不见她在写什么。谁也没有说话。过了一分钟左右,她卷起羊皮纸,用她的魔杖敲了一下,羊皮纸就自动牢牢地封死了,使得哈利无法打开它。

“亲爱的,把这个拿给麦格教授。”乌姆里奇教授说着把羊皮纸递给了哈利。

哈利一言不发,从她手里接过羊皮纸,也没有回头看一眼罗恩,也没有看杜腾和赫敏,直接离开了教室,反手把门重重地关上了。他顺着走廊飞快地往前走,手里紧紧攥着给麦格教授的便条,转过一个拐角,猛地撞上了皮皮鬼——专门喜欢搞恶作剧的鬼魂。他是一个长着一张阔嘴巴的小个子男人,正平躺着悬在空中,像玩杂技一样抛接着几个墨水池。

“哎呀,是傻宝宝波特!”皮皮鬼咯咯笑着说,让两个墨水池落到地上摔得粉碎,墨水溅到了墙上。

哈利赶紧往后一跳躲开,大吼一声:“滚开,皮皮鬼!”

“哎哟,怪人儿发怪脾气了。”皮皮鬼说,在走廊上追着哈利,在他上面往前飞,一边调皮地斜眼看着他,“这次又犯了什么事儿,我亲爱的傻宝宝朋友?脑子里听见声音啦?眼前有幻觉啦?又开始说——”皮皮鬼轻蔑地大声咂了一下舌头,“——怪腔啦?”

“我说了,别来烦我!”哈利大喊一声,转身跑下离他最近的一道楼梯,但皮皮鬼平躺在他旁边的栏杆上也滑了下来。

“哦,好多人以为他脾气暴,波特波特傻宝宝,有些人心肠不算坏,知道他只是太悲哀,皮皮鬼心里最清楚,说他是发疯犯糊涂——”

“闭嘴!”

他左边的一扇门突然打开了,麦格教授从她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脸色严峻,微微透着疲惫。

“你到底在嚷嚷什么,波特?”她厉声问道,皮皮鬼开心地咯咯笑着,嗖的一下消失了,“你怎么不去上课?”

“我被打发来见你。”哈利倔强地说。

“打发?你这是什么意思,谁打发你来见我?”

哈利把乌姆里奇教授的便条递过去,麦格教授从他手里接过,皱着眉头,用魔杖一敲把封口撕开,展开读了起来。她读着乌姆里奇写的文字,眼睛在方方的镜片后面飞快地来回移动,每读完一行,眼睛就眯得更紧一些。

“进来,波特。”

哈利跟着她走进她的办公室。门在他身后自动关上了。

“怎么回事?”麦格教授突然厉声对他说,“这是真的吗?”

“什么是真的?”哈利问,语气咄咄逼人,他本来不想这样的。“教授?”他又找补了一句,努力使声音听上去礼貌一点儿。

“你真的冲乌姆里奇教授大吼大叫啦?”

“是的。”哈利说。

“你说她是个骗子啦?”

“是的。”

“你告诉她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魔头回来啦?”

“是的。”

麦格教授在她的书桌后坐了下来,紧皱眉头望着哈利。然后她说:“吃一块饼干吧,波特。”

“吃——什么?”

“吃一块饼干,”她不耐烦地又说了一遍,指着桌上一堆文件上的一只方格图案的饼干盒,“坐下吧。”

以前曾经有过一次,哈利原以为要被麦格教授狠狠教训一顿,结果却被她选进了格兰芬多学院的魁地奇球队。此刻他坐进她对面的椅子里,自己拿了一块生姜蝾螈饼干,感觉就像那次一样迷惑不解,不知所措。

麦格教授放下乌姆里奇教授的便条,非常严肃地望着哈利。

“波特,你需要小心点了。”

哈利咽下嘴里的生姜蝾螈饼干,不解地瞪着她。她的语气跟他以前所熟悉的完全不同。不再那么敏捷、干脆和严厉,而是低沉的、忧心仲忡的,似乎比平常更有人情味。

“在多洛雷斯·乌姆里奇的课上不守纪律,你付出的代价可能要比学院扣分和关禁闭严重得多。”

“你这是什么——”

“波特,用你的常识想一想,”麦格教授厉声地说,突然又恢复了她平常的腔调,“你知道她是从哪儿来的,你一定知道她会去向谁汇报。”

下课铃响了。他们的头顶上和周围响起几百个学生同时走动的嘈杂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