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部分阅读(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突然,一阵大风吹过,飞鸟的队形微微有些乱了。其中一只白鸟好似受了些惊吓,脱离了队形,肉色的爪子用力过猛,把那黑黑的一小包东西不小心抓破。

“砰!”

一声巨响,火光闪过处,好似在空中放了一枚眩丽的烟花!

不好!那些是炸药包!

我心神大震,终于知道为什么倭寇敢干主动挑战了。没想到这个矮鬼子们这么狡猾,竟想出飞天神兵这个法子。在历史上,唐朝的李靖大将军也曾用过这个法子。不过他那时的炸药制造水平不如现在,顶多也就比爆竹稍稍强一些。

如今这世道,火药的威力已经不知放大了多少倍,看着这扑天盖地而来的白鸟,少说也有上百只。这百来个炸药包一扔下来的话?我们焉有命在?

脚下用力一蹬,我如离弦的箭一般从桅杆上纵出,浑身的白衣在空中就像偶然划过的流星,速度之快,无与伦比。随着一声长啸,法老号的船上突然飞出一只硕大无朋的大鹏鸟,几丈长的翅膀轻轻的一拍便吹起一股强烈的劲风,把红毛子们吹得东倒西歪。大鹏鸟冲天而起,追着空中的白衣人而去。

“大鹏,不要跟它们硬拼,用翅膀把它们扇得撞在一起就行了!”

我对飞近身边的大鹏说。大鹏点点鸟头,“唧——”

一声尖叫,鼓起巨翅,一股劲风朝白鸟们吹去。

白鸟们虽然经人训练过,但其中可没有与人或鸟类捕斗的训练课程!一个躲闪不及,打头的几只白鸟首先变成了炮灰,触动的炸药包被撞爆,将它们炸了个稀巴烂。

我也没闲着,身在空中,龙力指射程比掌风可远多了,准头也要好上几倍。金黄色的指气卟卟地响个不停,无一不是对着那黑色的炸药包。

砰砰砰——轰轰轰——爆炸声响个不停,就像是一连串的爆竹被点燃,一而二,二而三,三而……

大鹏与我一前一后,将白鸟死死围住,没有一个漏网之鱼,最后被我们一人一鸟合力,消灭的一干二净!

日本舰队最高长官小犬蠢一郎看得目瞪口呆,与无数的日本矮猪们一起惊恐地叫道,“大神,大神!荷兰人有大神保佑!”

海面上空的这一幕被双方无数双眼睛所注视着,这非人的能力震憾了每一个人的心灵。

站在船指挥仓内的漂亮女人们,无不以痴迷的眼神看着那个如神一般的男人。伊莉沙白更是惊叫:“oh!mygod!天使,他一定是上帝派人拯救我们的天使!”

浑然忘了自己还是“天使”的俘虏!

谷忆白傻了,虽然早听男人说过,但怎么也没有亲眼所见来的震憾人心。芳心在这一刻狠狠地颤了一下,仿佛被一股电流击中,这,这个男人是我未来的男人么?啊!我在想什么?不可能的,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谷忆白的脸色突然变得好可怕,她狠狠地摇摇头,水汪汪的大眼睛却死死盯着空中的那个英姿不放。

一干人明显不会注意到谷忆白“微不足道”的变化,尹氏兄弟俩的脸色更加难看,两兄弟对望一眼,瞬间就了解到双方是一样的心情。彷徨,茫然,无助,犹豫,困惑,不甘,无奈,喜悦……种种人类可能拥有的情绪在这一刻冲进了两兄弟的心田,狠狠地冲刷了一遍。

“八嘎呀路!”

小犬蠢一郎锵地抽出自己的佩刀,对手下狂吼道,“呀稀嘀——”

顶头长官的愤怒将士兵们从惊恐中惊醒,日本人无数年来所养成的愚蠢的所谓的武士道精神,天皇的荣誉再次把这群野蛮的小矮子们激怒。

“身为大日本天皇的武士,为了天皇的荣誉,杀!”

小犬蠢一郎,长刀一挥,可怜的小矮子们兴奋无比,争先恐后去做炮灰。

小矮子们搬出了一张张大大的弓弩,搭起一支古古怪怪的长箭,几个人合力拉起大弩,把箭头对准了天上那敌人的“守护神”嗖嗖嗖,箭雨疯狂地朝白衣人射去。第174章扬威北海道

若按常理推断,那箭飞到半空之中必会落下海去,可怪箭非同凡响,在将落之前,箭前半部绑着的奇怪小物事突然喷出股股火焰,这箭便成了“火箭”在火药的激励下,飞得更高更远了。

嗖嗖嗖,漫天箭雨如同烟花,瞬间就要将我与大鹏埋没。“大鹏,你快跑!”

虽然大鹏皮厚肉粗,但这箭如此之大,足足比一般的箭支大了十倍不只,就算异种大鹏也是吃不消的。

大鹏也不知活了多少岁月了,早就鸟老似精。不等我提醒,早飞得没影了。“靠,没义气的家伙!”

我骂了一声,急急将龙力盾提升至最高境界,以防万一。双手左右一伸,分别幻化出两把金光灿烂的龙力刀。

龙力刀乃我真气所化,有如实质,记得只在武林大会上显露过这一手。没想到事隔几个月,才有机会好好过过瘾。龙刀一错,由游龙剑法中悟出的游龙刀法迅速挥出。刀气金光闪闪,在天空中暴出的那闪亮连太阳都被比了下去。(其实这时正好有乌云遮阳!

挥刀间,刀气与火箭相撞,砰砰砰,一连窜连爆声响起。倭鬼子还真阴,这箭非但是火箭,更是爆裂箭,箭头触物即爆。威力虽然远不如炮弹,但可比子弹强太多了。滚滚烟尘中,黑黄色的火药屑落在龙力盾上,不一会把我整个人也埋了进去。

其实写来慢,事情从飞鸟飞起到现在也不过只过了五分钟而已。

我左躲右闪,不是怕了这些爆裂箭,而是强敌在前,仍须保留更多的功力去对付他们。只是挡这些爆裂箭,而消耗过多的内力岂不是本末倒置?

幸而不知何故,日本人不再发射爆裂箭。我也很庆幸地毫发无伤地回到法老号的桅杆上,轻轻一抖,龙力盾上的一层厚厚灰层随风而散。

“魔法,魔法!”

红毛佬们兴奋地用荷兰语高声叫道,士气在刹那间达到顶峰。卡夫卡虽然也很兴奋,兴奋得自己下半生都愿意为这一刻的所见而失去。但他是实质上的舰队指挥,长期养成的良好素质令他很快恢复。

“高贵的骑士们!拿起你们的火枪,准备好你们的火炮!我们,是的。我们是超人将军的士兵,为了我们高贵的超人将军奋斗吧。把该死的日本矮子杀光,杀光!”

卡夫卡疯狂了,红毛们也疯狂了。

“放!”

“轰轰轰……”

火炮手们急不可待地点燃了引线,火炮吐出火辣辣的舌头,恨不得能将肚里的存货吐得一干二净。无须瞄准,日本人的战舰靠得很近很近。尤其是几艘小型战舰,竟然还想偷袭!可惜欢迎他的是一轮八十发炮弹!(女皇号有三十个火炮孔,法老号更多,足足有五十个发炮孔。战船就像是鸦片战争中的英国军舰一样,炮也分布军舰两侧!

砰!轰!

三五艘小型军舰首先被炸得四分五裂,想想,每艘军舰都被直拦命中十枚以上炮弹,想不四分五裂也难啊。

日舰突然散开,包围圈变得更大了,相应的离我舰也远了些,已经脱出火炮的射程。无数密密麻麻的小艇被丢进海里,日本矮子们高呼着“天皇”的名号,每个人都脱得赤条条只着一打丁字形内裤。这个不要脸的矮子操着小艇,嗷嗷叫着拼命划向我们。

他们想干什么?

分化!日本矮子的诡计!想用蚂蚁来啃死大象。

卡夫卡也明知这是日本的矮子的诡计,他怒骂了一声荷兰话,还是不得不向炮手们下令开炮。炮声再次响起,每一炮似乎都能击中一两艘小艇,丁字狗们被炸得不成人形;就算打不中,炮弹掀起的巨浪也能将小艇轻易地掀翻,无数的日本矮子去阎王那报到去了。

可就算是这样,每一发炮弹的杀伤力仍被大大的削弱了。如果打在一艘军舰上,运气好的话两发炮弹就能解决一艘五百人以上。但现在这密布海上,五人一组的小艇,就算被炮击中,每发炮弹也不过只能消失十几二十个人。

数字上的差距令人不得不忧虑,弹药是有限的,可敌人却不知道有多少万人。再这样下去的话,只怕还没得军舰来战,自己一方就要弹尽粮绝了。

丁字日本矮子有幸运地躲过炮击,竟然一个个跳进海里不见。不好,他们想凿沉船。卡夫卡大声地命令火枪队做好准备,但即使是这样也难免有可能有漏网之鱼。

要知道,只要有一个人潜进船底,那自己的好日子也不得不到头了。

提起三百斤的大油桶,我瞬间飞到了海面上,拦在倭寇之前,把桶里的石油洒在海里铺成了一条长长的油道,火星掉落,星星之火瞬间燎原,熊熊大火将海水烧得沸腾起来。日本矮子潜不下去,纷纷浮上海面,不少人给油沾上身子,烧得嗷嗷叫!

来不及潜上的人没来得急叫喊,一身人肉就被煮成熟肉,隐隐的还飘出香气起来了。

“哦,哦,将军万岁,将军万岁!”

红毛鬼开心的大叫起来,放下枪,看着这一幕火烧人体,水煮人肉的好戏。

海水在翻滚,沸腾的海水将不少死尸冲上水面,接着又被大火烧成木炭。余下的日本人被眼前这一幕人间惨剧吓得脸色苍白,拼命往回划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