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部分阅读(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哼,外围有士兵把守,擅闯者格杀勿论!有谁敢偷看?”

谷忆白眼睛盯着我,那意思好像是说,除了你徐正气,谁还有胆子偷看?

“哎,忆白,我是怕那些士兵偷看呀!怎么说咱们也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再说上回结婚喜宴的时候,你不是……”

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了,“哼,我担心的就是你!小色鬼,丁点大就尽想着那种事!”

谷忆白狠狠地白了我一眼,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磨了半天,谷忆白就是不答应我做护花使者。正巧白贞过来催她快去洗澡,丢下一句“不准偷看!”

人便跑的没踪没影了。

有人说,得不到的总是最美好的。这话怎么说也是有点道理的,要不怎么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呢?你不许我看,我偷偷的看还不行么?凭我的武功,做一个偷香窃玉的小贼,那还不是易如反掌?再说,谷忆白还曾经是“十四娘”呢,我叫了她十几年的十四娘,现在先收回点利息总不会有什么错吧。

抱着这着既兴奋,又刺激的心理,在谷忆白等女走后一刻钟时,我抛下大部队,蹑手蹑脚,藏藏掖掖的摸到了小何边。

靠,这,这,这!这简直就是世界美人展览呀!

小何里有黄种人,有白种人,有本国人,还有外国货。河里的女人们欢快地嬉戏着,虽然有时会有言语不通的小毛病出现,但玩乐是无国界的。此刻她们赤裸着身子,回归大自然,在小河里打着水战。

我趴在河岸边一株大树上,看得两眼发直,口水直流,小弟弟直朝她们狂点头。雪白的乳牛一蹦一跳,下身那抹抹毛发若影若现,不时可以看到一丝丝嫩红。谷忆白现在哪里还像个三十来岁的妇人?完完全全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孩,她和伊莉沙白打得特欢,不知什么时候起,她们两人好像成了无所不谈的闺中密友了。

伊莉沙白胸部平平如飞机场,可她下身却仍然尽显女性风采,臀部看来似比谷忆白的都要大上几分,想到自己到现在还没上这个女人,心中不由一阵后悔。不过外国女人的这个地方总是特别的大的,你看淫妇菲娜,和与我有过一夜春宵的梅娜。

拿她们俩个与别的女人比起来,唯臀部可以绝对的优势胜出。

眼光一瞄,偶然看到白贞的侗体。呵,真看不错来。白贞这少妇,姿色不怎么样,身材到不错,难怪会被海盗捉来。浑身皮肉不似她那又黄手,到长得又白又嫩。想到这我忽然觉得有些对不住我徒弟洪牛。最近他们两个人打得火热,已经私定了终身。不过听说白贞心理上还有些障碍,只肯等洞房花烛夜时方可将身子给洪牛。洪牛是个浑人,才入人世不久,到不太懂这些,也就由着白贞安排了。

正看着各国佳丽戏水图,营寨那边突然传来一阵杀喊声,枪声炮声不断。我大惊,长身而起,立于树梢,对谷忆白众女大吼一声,“快,大家快上岸穿好衣服!忆白,你好好照顾好大家,营寨出事了,我去看看!”

说完不理诸女的尖声叫喊,施展陆地飞行术,以最快的速度飞往三里外的营地里。

才赶到营寨,枪炮声就停了,俘虏们已经被松了绑,拿刀的拿刀,握枪的握枪,竟然和红毛鬼子们站成一排。为首的正是卡夫卡,伊优伊秀两兄弟。我徒弟洪牛却不见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

见场中情形有些不对劲,我对卡夫卡怒吼道。

卡夫卡一反常态,神情倨傲地对我说:“徐先生,很抱歉,我们现在已经弃暗投明了。”

我哪里会信他的鬼话,对伊优伊秀两兄弟说:“你们为什么要背叛我?你们不是来帮我的么?”

伊秀低着个头,不敢看我。伊优脸带惭色,道:“徐大侠,其实有件事,我们骗了你!”

说完他忽然拿出一瓶药水涂抹在脸上。原先的一张男人脸,在瞬间变成了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脸!伊秀也照样做了一番功夫,露出的也是一张美人脸,脸像与伊优长得极为相似。

我恍然大悟,原来自始至终,她们就一直在骗我。不过我现在心中却没有那种被人背叛而引起的愤怒感,很早以前我就对他们起了疑心了,不过他们一直没什么异动,我也就随之任之了。没想到,今天他们竟趁我离营之机,联合红毛鬼一起反叛。

伊优对我一个深鞠躬,看姿式,极像日本人的做风。“很抱歉,徐君。一直以来我们姐妹俩就隐瞒了我们的身份。其实我们两姐妹是日本国公主,我叫宫本尤伊,妹妹叫宫本秀伊!”

“原来如此!那你们现在想干什么呢?把我徒弟和村长他们抓到哪里去了?”

我现在不想听她们的解释。既然已经背叛了我,我又何必去问原因呢?

宫本尤伊与宫本秀伊恢复本来面貌后,场中的男人无不被她们的美色所吸引。两位日本公主当众脱下外衣,露出里面的女装。

好一对清纯标致的姐妹花,亭亭玉立,含苞待放。五官端秀,肌肤白皙胜雪,别有一种秀丽之色,身材苗条娉婷,白里透红的脸蛋,楚楚动人,柳眉微蹙,雪白的皮肤光滑柔嫩,腰枝柔软纤细,白嫩的双腿修长挺直。两人身材一般无二,都着一条纯白色的连衣裙子,把一对丰满高耸的雪峰绷得很紧,露出洁白的双臂和香肩,青春胴体的玲珑浮凸、结实优美的起伏线条,完全地显现出来,裙子用细细的腰带轻轻系住,前面两幅裙襟相互重迭盖住一部份,这样可使玉腿若隐若现;裙摆的边缘辍了一圈垂穗,增添了裙子飘逸的感觉。

怪怪怪,不知以前她们是用何种方法将身材隐藏起来的,莫非有什么秘法不成?

亏我阅女无数,也依然被她们姐妹俩绝顶的美貌所吸引。姐姐宫本尤伊美中带着一股书卷气,看来是个知性美女;妹妹宫本秀伊,为人活泼些,美中带着一股子动感青春之气。我暗叹,自己真是有眼无珠,白白浪费许多日子,竟然不知道有两个绝色美女在旁。不过她们竟敢背叛我,无论是什么原因,总得叫她们付出点带价才是。嗯,绝定了,就叫她们以身相许吧。

我这边打着如意算盘,徒弟洪牛已经从人群中拉了出来。洪牛被绑成了一个大大的肉烷子,昏迷不醒。我眼力极佳,看得出来他只是被打晕了过去,到无大碍!

“村长他们人呢?”

知道洪牛没事后,我又担心起那些从渔村随我来的村民了。

卡夫卡道:“很抱歉,徐先生,你的那几位同伴已经蒙我主宠召,去天堂见上帝去了。”

与洋鬼子也混了不少日子了,哪里还听不出卡夫卡这句话的意思?我大怒道:“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杀死他们?他们不过是些无辜的渔夫而已。”

双拳紧握,伤别人我可以原谅,但村长他们对我尽心尽力。以刚才对方绝对的优势,根本不用杀死村长他们,只要缴了械就成了。

卡夫卡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的表情。“我很抱歉,徐先生,你的朋友很不听话,拒不投降,所以,我们只好……”

我怒吼,“你给我闭嘴,我要你们全都给他们陪葬!”

发抖的双拳泛起金黄色的光芒,敌人开始慌乱了。要知道,海战时那壮观惊人的场面,在场的所有人可都是亲眼所见的。如今与这恐怖的杀魔为敌,所有的人心中都升起了恐惧之心。第182章欲望白贞

“住手!你不想要洪牛的命了么?”

尤伊突然娇叱一声,手上拿着一把短枪指着洪牛昏沉的脑袋。洪牛在昏睡中,浑然不知黑无常已经向他抛出了勾魂链。

我须发皆张,死死地盯住尤伊绝美的脸蛋。“你敢!不要以为你长的美我就不敢辣手摧花了,你若是敢伤我徒弟一根汗毛,我就奸杀了你!”

尤伊怎么说也是个日本国的公主,被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污辱难免不羞怒。“你流氓!无赖!”

小姑娘指着我痛骂道。秀伊也被我那句恶狠狠的话吓着了,不敢置信地盯着我。

一边突然走出一群美丽的女人来,身着忍者服打扮。数数有十几个人,野野宫珠世赫然也在其中,竟然是那些送给我享用的大和美女!野野宫珠世一边用复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一边对宫本尤伊说了几句日本话,尤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眼神到是一直没离开我身子。

这时候,谷忆白诸女也赶了过来,跑到我身边,一个个靠在我周围,都被眼前的这幅场面惊呆了。“他们反叛了?”

谷忆白问。

我点点头,“你们都站到我身后去,有我在,有用怕!”

诸女听后心下大定,她们早已经把我当做无所不能的神人了。纵使现在是与几万人对敌,她们心中也没有一丝丝的担忧。只有白贞看到洪牛被俘,一脸慌张关切之神色,拿眼可怜巴巴地望着我。

宫本尤伊定了定神,突然开口说:“徐君,我们就做个交易吧。你把控制荷兰人的解药交出来,我们就把你徒弟放了,你看怎么样?”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