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部分阅读(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噗嗤”谷忆白笑出声来,一把拧住了我的耳朵,“哈,小色鬼,这回叫我逮住了吧!”

“哎哟,忆白,忆白,你轻点,痛啊!”

“没大没小的小色鬼,敢吃老娘的豆腐,这回叫你知道老娘的历害了吧。说,以后还敢不敢?”

“哎哟,不敢啦不敢啦,以后我顶多在私底下吃吃好了!”

“哼,还敢嘴硬!”

谷忆白正要再拧狠点,冷不防胸部被袭!“哎哟!你……淫贼……”

我两手一把逮住两只大白兔,轻轻揉动着,“忆白,快把手放了,不然……”

谷忆白现在两手分拧着我两只大耳朵,与我斗气。酥胸被袭,芳心大乱。可她生性倔强,死不认输,手上加劲,愣是不放手,拧得我的耳朵生痛!我不敢施护身真气,怕伤了她。

“淫贼,你快放手,不然我叫你两只贼耳朵变成猪耳朵!”

谷忆白娇叱道。

难得有机会一亲芳泽,耳朵受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我狠狠地揉磋着她胸前两团酥乳,滋味甭提有多爽。酥胸触手温软,弹性已经比不得年轻姑娘。但好在酥乳尚挺壮观,手感也不错。“你拧掉我耳朵算了,我今天就不放手了!”

谷忆白虽经过一会人事,可当时在逍遥谷中是糊涂之中,身子被这“儿子”夺了去的。几十年来,在神智清醒的状态下,还没有男人触碰过自己的禁地!如今芳胸被袭,内心之中的震憾简直可比泰山崩。被男人的一双大手捉住,微微的痛感中,尽是一股子莫名的心畅。随着男人大手的揉磋,那股令人害羞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乳房在男人的手中越来越涨,越来越饱满!“嗯!”

她忍不住娇吟出声,“不要!”

拧耳朵的手不由自主地松了开来。

看着她动情的娇艳,我心中大喜,手上更是加了把劲,催情真气汹涌而出。“不要什么?”

我一问,反把瞬间沉醉欲海的谷忆白惊醒了。她双手一使力,硬生生把我推了开去。两手回缩,护住前胸。脸红得就像红富士苹果,转过身去,不敢面对男人。“你,你不是要夜探去么?还不快去?”

看着她脑后红红的小耳朵,我叹了口气,机会已失,失不再来。今晚是不可能达成我的梦想了。谷忆白虽然表面上言语不忌,行为大胆,但她骨子里却最是清纯。以我们的身份,她是绝不敢主动的。没奈何,我轻道一声,“我去了!”

穿窗而去。

谷忆白转过身子,看着空空如也的窗口,愣愣地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无声无息地飘上房顶,潜到野野宫珠世六个媚忍的屋顶上。

野野宫六个女人包了三间房,住在西厢院。此来我是打算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野野宫绑走夜已三更,整个客栈里悄无声息,只有小虫子在低声鸣叫。我小心翼翼地掀起瓦片,屋中漆黑一片,床上有两个人影,起伏有致。显然,她们正处于塾睡中。

掏出一包迷香,从瓦洞中洒下,迷香在屋中散发开,屋里的两个呼吸声越发的轻了。我堂尔皇之地从正门走进。门槛早已被震断,轻轻一推,门便开了。门一开,扑面便是一阵微微轻风,屋里的迷香之气迅速地散发掉。我屏住呼吸,双手连挥,点住床上两个女人的软麻穴,制住了她们的武功。

掀开被子一看,好像没有野野宫珠世!是两个陌生些的面孔,不过都算得上是美人儿。见此,我依法炮制,终于在第三个房间里抓住了野野宫珠世和那名叫直木晴子的日本女人。

回到房间,唤来周婉娘给我当翻译,这才拍醒六个伊贺媚忍。

野野宫睁开迷蒙的双目,入目的却是一张男人的脸。她大惊之下就想尖叫,可嗓子里却什么也叫不出来。大恐之下,她又想举手攻击对方,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了。

六个女人,六双惊恐的美目,看着面前一男一女。珠世眼睛尖,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站立着的女人,眼睛惊恐之色更甚。

我没有回复本来面目,不过想来以野野宫珠世的见识,也是认得周婉娘的。“想不到咱们这么快就见面了吧!”

我伸手按在珠世饱满的酥胸上,不停地揉磋着。这个女人身材样貌都是上上之选,可惜当初只与我共渡三霄。她那美穴狭长紧密,在床上又极为疯狂,叫我好生舒服,至今仍回味无穷。

珠世听到周婉娘的翻译,脸上潮红,又羞又怒,一双眼睛蒙上水汪汪一片。“嗯!”

她呻吟出声,一惊,自己不是被制了哑穴了么?怎么又能发出声音了?她试着说道:“你……”

我动作不停,手上却慢了许多。“可以说话了,不过你也不要大叫哟,就算是叫得再大声,也是传不出去这个房间的。”

我微微邪笑道。

珠世很聪明,以前在军营帐里时就发现,无论自己在床上叫得有多大声,外面的人却是一丁点也听不见。显然,这个叫“徐正气”的杀魔有异术!

“你,你想怎么样?”

惊慌过后,珠世反而镇定下来。又不是没做过俘虏,失身,死亡,不过如此而已。

“我想怎么样?哦,不,不是我想。是你们想怎么样!说,你们的那什么宫本公主把我徒弟抓到哪里去了?”

“他被我们关进了富士山中的式神之洞,你的母亲名玉儿她们也被关在那里!”

珠世想也不想就说出来了。

我大感疑惑,想不到逼供会如此容易。

“你这么爽快就告诉我,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我喝道。

珠世微微媚笑,“能有什么阴谋呢?我们公主早就放出话来了,如此有谁被你抓住,只管把这个消息告诉你就是。”

“哼,你们公主到是好机智。知道你们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却先发制人,干干脆脆地说出了事。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鬼主意?富士山里一定埋伏了重兵吧。什么伊贺甲贺忍者,式神武士,一定有不少吧?”

珠世赞赏地看着我道:“你说的不错,富士山里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只等你送上门去送死了!”

我微怒,手上一用力,珠世又呻吟出口。

“说,你们是怎么布置的!”

珠世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懒洋洋地说,“我野野宫珠世不过是尹贺媚忍中的一个小小的角色,对这些布置根本就无权过问。我不知道,你叫我说什么?”

“哦?是么?做为伊贺第一媚忍,你会不知道?”

我一把扯开她的外衣,露出粉绝色的内衣来。里头是空空如也的光溜溜身子。

珠世面色古怪,似怒似喜,嘴巴却紧,说:“我真是不知道,你就算是把我杀了,我也是无话可说呀!”

看她这幅样子,我心中大怒,猛地扯了她的裤子,对准她光光的下身就直直地捅了进去。野野宫那桃花宝地干涸之极,突遭残暴冲击,她痛叫一声,眉头皱得拧在一处,花容失声,痛得脸都变了形了!

我顶在她最深处,却动也不动,任自己的雄伟撑爆她的桃花源。“还想骗我!你说是不说?不说的话,我叫你痛死为止!”

我怒吼,俊脸变了形,一边的周婉娘也看得花容失色,更别提直木晴子她人五个美俘虏了。

“徐君,我,我真的不知道呀!你,你快出去,我受不了了,痛死了!呜……”

珠世说着就眼泪横流,下身就像被一根又粗又长的铁棍捅着,似要将自己捅穿了去!

其实我早知道珠世不可能知道这么机密的事情,可一见到她,我就想起白贞死时的样子。那戚美的模样在我脑中挥之不去,令我心中暴生虐意。怒火与欲火齐放,仍不住对她心生残暴。

“你说不说?不说我就活活地干死你!”

我猛挺腰,巨物开始了周而复始的抽插运动。将身下的女人捅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啊,痛,痛死我了。你,你停下。快,徐君,我,我真的不知道呀!”

珠世结结巴巴地说着,自己娇嫩的桃花源被残暴地攻破,一种迸裂的感觉袭遍全身。她知道,那里,裂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