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部分阅读(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她一转身,低头扑进了男人的怀抱,爱我吧,徐郎,无论如何,我都是爱你的。真的,我爱你。

莉莉深情的呼唤将我心中的暴戾之气唤去不少,我爱怜的亲吻着她,两只催情魔手已经抚上了她丰满高挺的巨乳上了。西洋女人皮肤粗糙,但唯一令我大周女人比不上的就是这臀部和乳房了。

虽然身为公主,但莉莉的巨乳一点也不比梅娜的小,反而更为可观。我在轻轻的一触之下,伊莉沙白轻哦一声,眼神迷离,吐气如兰,小嘴微张,鲜红的小舌头吐了出来,迎上了我的大嘴。

我急急地拉下了她的裤子,双腿穿进她的胯间,神兵利刃作势欲捅!

催情真气霸道之极,只不过几摸的工夫,桃花源已经一片泥泞了。伊莉沙白公主轻轻的一点头,iloveyou!来吧,我的爱人!我爱你!呜……

长枪捅进桃花源,穿破一层薄薄的阻挡,直刺进女人体内深处。

哦——伊莉沙白头一昂,全身紧绷,白嫩的脖子上一片潮红。啊!处子的尖叫,异样的响亮,头顶上方又传来宫本优伊众美人的呼唤。不过这熟悉的声音到令她们一时间有些安慰了,很明显,这是叫床声。女人叫床了,那男人在干什么呢?

宫本优伊等女虽然口里骂着,这都什么时候了,荒山野地里就打起了野战,叫人担心死了。心里却也松了口气,隐隐也知道崖下的事情已经有好转了。

这上边,女人们免费听了一声春戏叫春声,崖下的战况却是异常的激烈。

冰冷的地面寒气越来越重,冻醒过来的梅娜狼狈的整理好衣衫,蹒跚地将谷忆白拖到了一堆干草上。搂着她冰冷的身体,试图以自己的体温,温暖她那颗几欲离去的魂魄。

我抱着伊莉沙白公主,她宛如八爪鱼般,藕臂搂在我的脖子上,修长的双腿缠在我腰间,挺胸扭腰,那迎合的气势完全就不像一个刚破身的处子。好疯狂的女人,好疯狂的异国女人。伊莉沙白天生骨骼较大,一米八的个子,长久的锻炼,增强了她的体质。也许是异国女人天生是床上的悍将吧,经过初次的疼痛之后,她不顾撕裂般的疼痛,主动迎合着我。

我欣喜异常,飞快地撞出啪啪之声,雪白的嫩肉被我撞出一层层涟漪。巨大的乳房上上下下蹦了个欢,跳动的幅度之大,足叫人目瞪口呆。丰满的臀部结实耐插,我的大手竟然一把握不住一个臀肉,气得我只将怒气发泄在销魂洞中。

真气越吸越快,越吸越多。处子精血早已被我炼化,想不到她元阴竟然如此纯厚,光是处子出血之元阴就达五十年功力。那要是高潮的话,岂不是更多?我胸中的担心总算略有缓解,现在的我放松了心神,全神贯注将自己的精力投入在这异样的战斗之中。

“徐郎,我,我爱你!”

“fuckme!fuckme!oh,yes!yes!”

伊莉沙白胡言乱语地淫叫开来,舒爽之下,竟然叫出了母语。

清冷的月光照耀下,竟然生出一幕奇景,清脆的肉体冲撞啪啪声中,一个女人放声浪叫,忽大忽小,忽高忽低。男人的嘶吼声,女人的淫叫声都在一声高亢的尖叫声中结束。两人的交合处竟然有一抹金色的光芒闪过。

啊——伊莉沙白四肢抽搐,两眼翻白,头尽力后仰,一头美丽的红毛披散在腰间。处子元阴打在男人的巨物上,先是被化成一股真气,然后被男人吸进体内,转化成龙力真气。

“成功了!”

我欢呼一声,抱着公主,将仍然沉浸在高潮余韵当中的她交到了梅娜手上。“波!”

我退出公主体内,伊莉沙白眉头一皱,似极为不舍。随即她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理智重新袭上心头,救人要紧,她只能紧紧地搂住梅娜。两个女人都把对方当成男人,搂着不放。

我顾不得穿上裤子,就被么直挺挺的走到了谷忆白的身边。此刻我身怀一百五十年的功力,已经有足够的真气来施展冰冻术了。伸手一探,以内视之法查看了忆的伤势。还好,她心脉未断,心脏还在微微跳动。但此刻就算我功力尽复也不敢随便运功为她疗伤。

时间不对,地点不对,环境不对,条件都不对。

我要先将她冰冻,再等自己功力恢复后,在一个安静的环境下安心救治。绝对再也不能出现刚才那种情况了,在疗伤的时候竟然出现真气断流的情况。

其实略略想想,也就知道我刚才为何真气会枯竭了。整整一个晚上,斗机关,斗僵尸,斗尸王。尤其是那个防御变态的强的尸王,我几次三番,用尽全力。特别是在尸王扑向伊莉沙白主仆的那一刻,我更是倾力而出,几乎耗尽全身内力。

尸王被我打得倒飞五丈开外,很显然,它受了重创,趁我为谷忆白疗伤之机,逃之夭夭。却害苦了我,乍一见忆白受了伤,我心神大乱,理智全失,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真气已经极为虚弱。最后导致功亏一篑,功败垂成,差点害了忆白她性命。

我眼眶泛红,抚摸着忆白苍白得无一丝人色的俏脸,暗暗想着该如何将龙力在瞬间释放进她体内。一百五十年功力已经在刚才行步间转化成了寒冰真气。我本身练的是纯阳内功,又服尽人间至阳之物,阳性真气十分之充沛,一下子纯阳真气变成了寒冰真气,便是以我这般强悍的肉体也经受不住。

我深吸一口真气,将谷忆白摆成一个打坐的姿势。我跌坐在她身侧,一手按她背心大穴,一手按她胸中要穴,体内真气翻滚欲出,却被我硬逼在体内,欲出未出,欲爆未爆,要的就是真气爆炸那一刻的冲击力。只有尽量的缩短冰冻的时间,冰冻术的成功率才更高。

“嗨!”

我吐气开声,真气猛地爆出体外,经两手,涌进谷忆白体内……第201章名玉儿

谷忆白全身轻轻一颤,体表瞬间布满了冰霜。伊莉沙白主仆俩眼前一花,谷忆白已经成了一个冰人了。但见她整人个宛如冰雕,身体的衣服早已经被真气爆得四分五裂,全身赤裸,成了名副其实的“冰美人”我缓缓睁开眼,呼出一口浊气,死死盯着谷忆白的俏脸。那脸上竟然不知何时涌出一滴眼泪,正巧被冰挂在她左脸颊上,凭添了几分凄艳。我看的痴了。

伊莉沙白顾不得穿束整齐,扑到我身上,担心似的问:“徐郎,谷姐姐她……她怎么样了?”

我痴痴不语。伊莉沙白哇一下哭了出来,泪水打湿了我的衣襟,被北风一吹,一股寒意将我惊醒。

“呃,莉莉,好端端的你怎么哭了?”

我怜爱地抹了抹她小脸上的泪水。

“呜……谷姐姐她就这么去了,我能不哭么……呜……”

伊莉沙白不哭还好,这一哭,害得梅娜也跟着落泪。

“谁说忆白她去了?”

我挠挠头,这女人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

“呃!”

伊莉沙白猛地抬起俏脸,脸上泪痕尤在。“谷姐姐没死?”

“没啊,她现在只是被我用冰冻术冰住了全身而已啊。”

心头大石稍稍放下,说话的语气也轻松了许多。

“我知道呀,坏蛋,那你刚才怎么一幅死了老婆的样子,害人家白白哭了一场!”

伊莉沙白俏脸含怒,原来她误会了。

“呃,哦,我是看见忆白她流眼泪,一时间想起了往事,才不由自主痴呆了一会儿。”

我捏捏她高高的可爱俏鼻,伊莉沙白不依似的拍开我的大手,骂道:“坏死了你,害我担心。以后不许你这样,听到没有?”

“是是是,我的好夫人,以后一切都听你的。”

“这还差不多。”

伊莉沙白得意地对梅娜眨了眨眼,小手还偷偷对她伸成个v字形。我假装没看见,毕竟“难得糊涂”嘛。

梅娜微微一笑,有意无意地往男人身上瞄。

“好了,宝贝,乖啊,先下来吧。宫本她们还在上头等着我呢。我得打坐练一会儿功!”

伊莉沙白也乖巧,恋恋不舍地离开男人那温暖的怀抱。

头顶上方又传来宫本优伊的呼喊:“徐郎,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到是说话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