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部分阅读(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不一会儿,众美的目光都落到了洞中央一个圆柱上。滚滚岩浆几乎可以溶化世间万物,却溶不断岩浆中一根十人也抱不过来的二十丈长圆柱。那柱子黑乎乎的难看之极,却丝毫不惧火热岩浆,柱顶上清吉溜溜,一个顶多只有十岁的小女孩身穿白衣,好端端地躺在柱顶上。相隔甚远,众人都看不清她容貌。

女忍都低头不敢看那小女孩,名玉儿等人更为奇怪,不知这些人目的到底是什么,只好静观其变。

一个女忍躬身上前,朝那柱顶的小女孩行了个五体投地的大礼。“启禀神母,今年的供品已带到,请神母享用。”

也不见那闭目而躺的女孩嘴唇有何异动,整个大洞中突然传来一个天籁之音。“下去吧,供口留下。”

“是!”

女忍一起身,领着众忍者就往回走。宫月兰立感不妙,一个箭步想拉住一个女忍。女忍一摆手,将她推倒在地,隐没以洞中。嘎嘎声响起,轰一声,一扇巨石门将退路封死了。

宫月兰气的对着石门一阵猛踢,正要破口大骂。名玉儿出声阻止道:“身死由命,富贵在天,只要小正他没事,我们死了反倒好了。免得徒添麻烦。”

白君仪也说:“是啊,我们死了,他们就没有人质来威胁小正了。”

邪情魔女就是邪情魔女,连想法也与众不同。白君仪和名玉儿两人目光一撞,会心一笑。

“想死?我还没玩过你们,想死也死不成。”

天籁之音又传来,众美一阵尖叫,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好端端升起,正飞向柱顶端的小女孩。

“桀桀桀”天籁之音发出古怪的笑声,洞中气氛更显诡异,众女们虽然都是江湖侠女,见惯了血腥,但此刻命落他人之手,也难免心生恐惧。

众女飞得极快,一眨眼工夫,已经来到了柱顶。本以为不被妖女杀死也会被热力烤死的众女惊讶地发现,柱顶上相当的凉快。真的,简直就是爽死了。

这回众女可看清了。

柱顶正中躺着个小女孩,方才离得远,猜错了。这小女孩顶多不过四、五岁样子,长的白白嫩嫩的,身上穿着一件很像和服的白色衣服。长及脚根的乌黑秀发,柔顺的铺在地上。她缓缓睁开眼,竟然是一双大大的紫色眼眸,却没有丝毫的生气。

小女孩长的非常的可爱,但却像陶瓷娃娃一样,仿佛是一个死物,而并非一个人。

慕容红尖呼出口,“喂,你,你是人是妖。”

小女孩目光呆滞,不言不语。

众女抱成一团,虽然对自己的未来相当的恐惧,但眼前不过是个小女孩,令她们放心不少。看着眼前极可爱的小女孩,白君仪突然心生一种明悟,十年后,这小女孩一定是个媚惑众生的绝世尤物。白君仪认定,就算是年经时的自己也比不上这小女孩,也许,只有名姐姐能与她媲美吧。

正想着,众人却见小女孩呆滞的目光转到了名玉儿的脸上,久久不放。

名玉儿身为大姐,自然得代表大家说几句话。“莫非,你就是式神之母?”

小女孩目光依然呆滞,嘴角依然未有半点动作,可那天籁之音却传进众女的耳朵里。“不错,我就是式神之母。全日本所有式神的头领。”

声音清脆悦耳,听到众美耳中,反让众美的恐惧之心又削弱不少。

“那你抓我们来干嘛?”

慕容红忍不住这种诡异的气氛压抑,脱口而出。吓得众女一拉她,纷纷白了她一眼。怪她说话也不看情况,现而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你怎么能用这样的语气对人家说话?

慕容红生来天不怕地不怕,性子最冲,死死盯着小女孩呆板的俏脸一眨不眨等她回答。

“咯咯咯……”

一串银铃似的笑声响起,“你们是忍者上供给我的供口,你说,我要你们来做什么?”

慕容红一个机灵,心底泛起深深寒意,惊呼道:“你……你想吃了我们?”

说完众女也大吃一惊,相互间抱得更紧了。连宫月兰这等见多识广的江湖油子也浑身发颤。

“咯咯咯,怎么会?你们看我一个年龄不到五岁的小女孩会像是吃人的野兽么?”

神母越说不会,众美心越沉。你当我们是傻子呀!

慕容红被这股压抑的诡异闷得胸荒,开口骂道:“就算你把我们吃了,小正他一定会来给我们报仇的。”

小女孩依然一动不动,眼光只呆在名玉儿身上,瞧得名玉儿一阵恶寒。

“小正?他算哪根葱,我是天下第一高手,没有人是我的对手!”

“呸,不要脸!”

西门白雪也忍不住骂出口了,在她心里,自己家的男人才是最棒的。“我家小正是中原第一高手,你一个倭人还想妄自尊大,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咯咯咯”又是一阵银铃似的笑声响起,对式神之母来说,这仿佛是件非常好笑的事情。“咯咯,多少年了,多少年了,竟然有人说我是井底之蛙。好笑好笑……”

白君仪道:“你确实不是井底之蛙,不过也差不到哪去,像你这样长年累月窝在这寸草不生的地方,顶多算是洞底之蛙吧。”

她这一说,把众女都惹笑了。这比喻,可真形象呢。

“好利的一张嘴啊,就是不知道舌头长不长。”

式神之母突然语声转寒,也不见有何动作,白君仪突然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着脖子,举到了半空之中,舌头伸得老长。

众女大恐,看着白君仪不停的挣扎,忙要去抱她。只可惜她越升越高,离地足足有和丈高才停下,眼见她一缕芳魂就要去往地府报道,名玉儿突然朝神母跪下,“我妹妹不懂事,求神母大发慈悲,饶我妹妹一命。”

众女原本不信她会放人,却不料名玉儿一说,白君仪整个人就掉了下来。被众女一齐接住,只见她脖子上一圈乌青,人已经晕死过去。众女还以为白君仪死了,一时间哭了个昏天暗地。

“哭什么哭,人还没死呢。老身还没享用她,怎会这么便宜了她去?”

式神之母的天籁之音响起,众女忙一探鼻息,一探心脏,果然,白君仪还好好的,这才止住哭泣。

这么一闹,众女斗志全无,只是围着白君仪默默掉泪。心底下已经认定今日必死无疑了。

突然天籁音又响起,不过这一次比以往又多了许多淫靡之声。“桀桀桀,一、二、三、四、五、六。想不到今年送来的供品姿色如此之好,咯咯,老身有福了。”

众女呃然回头,突然发现,原先那个可爱的女孩子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绝世大美女。

一样是一身洁白而朴素的和服,但人可就大多了。

冰冷又媚艳的绝美脸庞,黑色的长发拖在结冰的地上。地上竟然结了层冰,天哪,怎么可能。但这并非重点。小女孩竟然一转身间长大了,她现在身高足足有一米七以上。不过她的衣服并没有跟着变大,依然是那身小小的和服衣衫,将身体大半暴露在空气中。

裸露在外的修长双腿,一身洁白如雪的肌肤,性感的肩膀,更过分的是她胸前那一对裂衣欲出的暴乳,被窄小的衣服挤成一条深遂的乳沟。连身为美女榜上有名的六个佳丽也忍不住要狂喷鼻血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