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深林小屋(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从那间木屋的材料很新,是刚刚搭建起来的。

是谁会跑进这幽深的森林里搭建这么一间木屋?

木屋有三米多高,基座和地面有一段距离,可以保证在木屋里睡觉非常安全,可见木屋的主人是花了心思的。

会不会是法拉里?

尼克心想,除了这个十分需要隐藏自己踪迹的家伙,还会有谁跑到这老林里搭建这样的小木屋?

如果不是法拉里的话,恐怕也不需要将小木屋建造得如此保险。

尼克先站在外面感觉了一下,那是一间空屋,里面连个喘气声都没有。不用说,木屋的主人暂时离开了这里。

两人拾级而上进了屋里,屋里有一张简易的木床,其实那已经不能,只不过是用几根木棍铺起来而已。这一层与上层有两层树干的隔离,而且在“楼板”上还铺了许多树枝,上下两层之间除了一条通道外别无联系,上面看不到下面,下面也别想看到上面。

这种上下两层的格局让尼克不由得有些好笑。

而且上面一层的床精致了些,至少比下面的更像一张床,而且床上还铺了被褥。

四周有窗户,上面全部用帷幔遮挡着,尼克猜想,这是为了防止林中蚊虫的叮咬。

“这一层住着女人?”艾米敏锐的嗅觉立刻闻到了房间里的气息。

“他们为什么不住在一起?到了这么深的林子里竟然还分层住?”尼克不禁觉得住在这里的两人有些古怪。

“会是什么人住在这里?”艾米疑惑的问道。

“一般人敢住在这里面吗?呵呵,从这木屋的结构来看,这个人并不善于造房子,显然是个生手,这工艺也太差劲了!”尼克用手摇着一根柱子,整个木屋就摇晃起来,吓得艾米立刻把身子贴到尼克的身上。

尼克心里却隐约有一种感觉,这房子的主人正是法拉里本人。

那么那个女人又会是谁?难道是他不甘寂寞,又抢了一个女人带在身边?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何必要跟这个女人分层居住?

尼克越想越糊涂,但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今晚就住在这里守株待兔。

上次他以引蛇出制的办法,总算是把那个老东西引出来了,可惜那家伙的身体太恐怖,竟然能够抗得住巴雷特近距离的打击。但如果按照正常情况,法拉里的伤口到现在也不可能愈合的。

所以,在他的小木屋里等待是最好的办法了,他应该不会想到他的死对头就躺在他的小木屋里。

“哥,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走出去吧。”当初艾米是带着一股怒火出走的,所以进入森林时她也是仗着火气而无所畏惧,但现在,她倒不喜欢这片森林了。

“不,今晚咱们就住在这里不是更好吗?你看,还有被褥呢。”尼克打量着床上的被褥,都是新的,他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想见见这个木屋的女主人。

“要是主人回来了怎么办?”艾米可不希望出现这种尴尬的局面,如果睡到半夜再爬起来走路,也太不愉快了。

但艾米看到尼克这么喜欢,而且主意已定,便也不再坚持,她也正想好好睡上一觉,只是不知道主人会不会半夜里回来逼着他们离开。

太阳彻底落到了地平线下,整个森林里更加黑暗了,如果不用耳朵去听外面的声音,几乎感觉不到这片森林里有什么东西。

“咱们吃点什么?”尼克早已看到了房间里留下的食物,但他没有什么兴趣,也怕那是法拉里故意留给他的。

“这个交给我吧。”艾米把尼克按在了床上,此时她的胸口很迷人,如果不是尼克有着极佳的视力,是无法欣赏到里面的美景的。

艾米当然也有在森林里生存的经验,因此尼克对此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他干脆躺了下去,享受起这木条做成的小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艾米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把两只草鸡烤熟了带回来。这种生活在林子里的草鸡肉嫩而鲜美,可以算是森林里最美的上等货色了。

尼克被肉香刺激醒了;当他睁开眼睛时,艾米已经笑眯眯的站在他的面前,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即使在夜晚也看得很清楚。

“是什么这么香?”

“尝尝。”艾米将草鸡递到了尼克面前。

看那鸟的形状,尼克就猜得出来是草一鸡,小时候两人可没有少吃了这玩意儿。

艾米吃得慢,特地替尼克又多留了一半。

这就算是他们的晚饭了。艾米知道住在森林里的人一定会为自己存一些饮用水,她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用树皮制成的小桶,里面有半桶清澈的雨水。这是沉淀过的雨水,可以饮用。

旁边还有一个同样用树皮做成的小杯子,她舀出一杯水来,刚想去喝,尼克立刻制止了她,因为他担心这水会有问题。

艾米却笑了笑:“我正想鉴定一下呢。”

尼克这才放下心来。

艾米凭着她的舌尖就可以鉴定出这水到底有没有毒。

“没事,喝吧。”艾米只尝了一小口,就把杯子送到尼克嘴边。小时候经常是尼克这样照顾她这个小妹妹,但现在艾米很想回报他一回,所以她挡开了尼克接杯子的手,端着杯子亲自银他。

其实艾米喝水的原因并不仅仅是因为渴了,更重要的是想要漱口。?“要睡吗?我得下去了。”尼克说着就要起身。

虽然小时候兄妹两人睡在同一张床上,但那毕竟是小时候;现在都大了,他有些难为情。

“我一个人在这里害怕,再说,下面有被子吗?”艾米已经在小床上躺了下来,她轻轻拽住了尼克的衣服。

尼克没有理由不留下来,只好和衣躺在床上。

帷幔全部放了下来,使得木屋里一片漆黑。

艾米又重新坐起,一件一件的脱掉了身上的衣服。本来床就小,两个人若穿着衣服躺在一起,当然就更小了。

听着那窸窸窣窣的声音,尼克有些兴奋,少女的体香立刻弥漫在整个木屋中。

如果不是那次在冰洞里两人曾经裸浴过的话,艾米是没有勇气这么大胆的当着尼克的面脱掉衣服的,显然她是铁了心要把自己的贞送给尼克了。

尼克几乎能够听得见自己咚咚的心跳声。他努力控制着自己,但连呼吸都压抑不住了。

艾米的内衣已经扔在了被蛇咬到的地力,现在她身上只一条小小的,将她的遮住,而她雪白的胸脯却暴露无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