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陌生又熟悉的世界(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李牧吸着冷气,扶住自己的头,他的脑袋仿佛被斧头劈开了一般的疼。每移动一下身体,全身上下就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视网膜的上方,几个红字闪烁着。

【失血过多,请尽快止血!】

【肾脏挫伤,请尽快稳定伤势!】

他一看见是肾脏受损,便不敢乱动了。《黎明之剑》的仿真度很高,刚开服的时候,内脏受伤的人一批批的死,便是因为带伤战斗,突然就挂了。

在地上躺了一会儿,头疼稍稍好了一些,李牧回忆起了前一刻的事。他正和龙腾世纪工会的几个老友在大兴安岭的雪岭中猎熊。雪熊在冬眠的时候会迟钝许多,正是狩猎的好时机。哪知道这次他们遇上了一头因饥饿而提前醒来的雪熊。

狂怒且饥饿的雪熊是恐怖的,近乎三吨重的巨大怪物,以九十码的速度冲锋而来,光它掀起的雪浪就足以吞没几人。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李牧,当头就被雪熊一掌掴飞了。昏过去最后一刻看见的景物,是铅灰色的天空,低沉的辐射云,飞速倒退的落叶松。

躺了许久,还没有人来救援,他心中抱怨了一声,一群没义气的混蛋,不会把他扔这里就走了吧。忍着剧痛,他用手撑着地板,把上半身扶了起来。

不对,情况不对,李牧扫了一眼,便发现这间屋子不是雪原的风格,薄铁皮焊接的墙面,单薄的门窗。这种屋子,一阵寒潮就足以冻死屋里的所有人。他用力拍了拍脑袋,让自己冷静过来。

等等,我的动力装甲呢?

他有些慌张的检查自己的身体,覆盖全身的轻型灰鹳动力装甲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件破破烂烂的棉衣棉裤,领口已经磨的花白。腹部有一个巨大的破口,子弹从这里穿入,贯穿了他的身体。

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慌乱的挠着自己的脑袋,直到他看到了玻璃上的倒影。这是一张年轻而又倔强的脸,炯炯有神的双眼,眉飞入鬓,脸庞的轮廓冷硬,还带着一丝稚气。但这不是他的脸,这张脸只有十五六岁,而他明明是一名新世纪的大学生。

呆立了许久,脑袋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痛,无数记忆如潮水一般,涌入他的大脑。

当时他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给剑上油,母亲和妹妹正在外面洗衣服。村子里突然闯进来一群蒙着面罩的掠夺者,母亲被他们当场打死,妹妹则被掳上了汽车。自己从房间里冲出来,却被他们的扫射压制在客厅里,还未来得及找出电话呼叫附近的边防,就被一枪击中腹部,仆倒在地板上。

眼泪突然止不住的从眼眶流淌出来,李牧发现自己现在的状态十分奇怪,他仿佛是这具身体里的一位冷静的旁观者,感受不到身体传来的痛苦与悲伤。

墙上布满了弹孔,阳光沿着弹孔照射进来,化为一道道光柱,无数飞尘在光柱间漂浮着。他勉强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晃晃悠悠的走出屋门。

这是一个相当普通的德干高原小村落,这里高温少雨,所以建的都是很随意的铁皮屋子,规划杂乱,尘土飞扬。现在,它正熊熊燃烧着,黑烟腾腾的浓烟冲上了天空。那些歹徒显然在临走前放了一大把火。村庄里已经杳无人烟,除了火焰吞噬房屋的声音,寂静的仿佛已经死去了一般。

李牧所处的房子在村落的边角上,暂时还烧不到这里。

他看到了门前的那具尸体,脸盆被打翻了,鲜血与洗衣的污水水在地上积成了一滩水洼。她是胸口中了三枪,痛苦的挣扎了一段时间才死去的。几件洗到一半的衣服,散落在地上,沾满了灰尘。李牧看一件衣服很眼熟,应该是原主的衣物。

走上去,捡起那件湿漉漉的衣服,李牧脱掉了身上沾满血迹的棉衣,将它穿了上去。

凝视着倒在地上的尸体,他突然哽咽起来,眼泪止不住的奔涌而出。

“我会为你报仇的。”

话音刚落,李牧便感觉心灵突然一松,仿佛有什么桎梏离他而去,身体传来的感官触觉也鲜活起来。眼泪也止住了,只是脸颊上还留着两道泪痕。

他已经明白了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就在他被那头雪熊拍飞的一刹那,他的灵魂便穿越了,穿越到了这个德干高原小村庄的农民身上。

恰好,这位死者的名字也叫李牧。

他突发奇想,在心中呼唤了一声,一道熟悉的画面浮现在他的视网膜上。

姓名:李牧

种族:纯血人类

属性:力量12,协调,12,体质08,智力09,意志14,感知12

职业:5级农民(1550),1级民兵(2450)

技能点:1

状态:虚弱(失血过多,肾脏受损)

基础技能:单手武器25,小型枪械21,徒手格斗21,棉麻种植21隐匿18,口才17

职业技能:第七套军用剑术9

技能面板居然还能用,李牧心中闪过一丝惊喜!

很平庸的数据,可能因为营养不良,体质比平均水平要低,因为高地居民吃苦耐劳的特性,意志高达14。最让李牧惊喜的是,单手武器居然高达25级,在乡下地方,能将剑术练到这个程度,只有剑术天赋不低这一个解释了。

将地上的尸体背在背上,他艰难的走进屋子里,拿出了那柄剑。家里的东西被翻的一塌糊涂,稍微值钱一点的东西,都被拿走了,包括唯一一杆膛线都快磨光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只有这柄剑,被他们遗弃在了这里。

将长剑当作拐棍,李牧艰难的走出了村子,沿路烧焦的尸体散发出了极其可怕的味道,折磨着每一个活物的肺脏。

一片茫无边际的荒野,长满了高草,偶尔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灌木,因为天气干燥,空中没有云层,瓦蓝的天空。太阳肆无忌惮的挥洒这灼热的阳光。

村庄的外围原本是一圈茂盛的棉花田,已经被烧掉了大半,只剩下冒着黑烟的灰烬。这里原本是整个村子一年收入的来源。李牧就站在棉田的中央,用一把捡来的铁锹,奋力的填土,直到有半人高,才停了下来。立了一块木板当作墓碑。

对着墓碑沉默了片刻,他果断的转身离开。肾脏的损伤带来的剧痛无时不刻的折磨着他,要不是他的意志有14,早已经休克过去了。

他沿着一条沟渠前行着,在德干高原上,水是十分珍贵的资源,只要他沿着水道前进,总能遇见人类的村落。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