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埋伏(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军校之中,教官与士兵们共用一个餐厅。。这些士兵早已经饿坏了,整个餐厅都是吧唧嘴的声音。

法兰哈里斯拿起了馒头咬了一口,就皱着眉头放到了一边。这大麦馒头虽然蒸的松软,但却完全不合他的胃口,和这些粗鄙的士兵们同一个餐厅吃饭,实在是倒尽了胃口。他的嘴角挤出了一丝冷笑,这些自由兄弟会的余孽们已经蹦跶不了多久了。

心中想着,他用恶意的目光看着在场的士兵们,这些人都要死。只是投降的军官们还需要他们来指挥战俘,就让他们多活一段时间好了。

有海涅强大的致幻能力,自由兄弟会的精神力能力者只能读取到海涅想要让他们读取的记忆。自由兄弟会的所有强者,现在应该已经被那名特工骗到了拉金贝德城外某个偏远的角落里了。

“轰!”

一声巨响,食堂的门突然被推开了。李牧面色阴沉,手中按着剑柄走了过来。沈落雁紧紧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法兰哈里斯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们两人,就好像看见了鬼。

“法兰哈里斯,你勾结对外情报局的事已经暴露了。”

他冷着脸对法兰哈里斯说道。

“怎么可能?你们怎么可能还在这里?!”

法兰哈里斯站了起来,有些歇斯底里的说到。舒伯特的计划明明天衣无缝,怎么可能出现纰漏。

李牧一只手按住了他的脑袋,将他狠狠的掼在了餐桌上。强大的蛮力直接将钢制的餐桌压凹了一大块。

馒头和菜汤洒落了一地,那些士兵们察觉到了不对,从座位上一跃而起,抽出了腰侧的手枪,指着餐厅之中其他的教官。

“他们没有问题,冷静,不要随意的开枪。”

李牧松开了手,一缕缕头发从他的掌心飘落而下。

“啊!”

法兰哈里斯惨叫了一声,他感觉自己的面骨都被碾的粉碎。

“我对你非常的失望,你实在没必要出卖我们。”

李牧冷着脸说道。

“蠢货,我对你才非常的失望,你们很快就会死了。我本来还准备给你留一个全尸,现在我要扒掉你的皮。”

法兰哈里斯捂住了自己已经面目全非的脸,血就好像喷泉一般的涌了出来。

“读取他的记忆,找到那群对外情报局的特工的位置。”

李牧用看小丑的目光看着他,大长老早就以湮灭灵能覆盖了整座餐厅。法兰哈里斯所发出的信号,海涅根本无法收到。他从口袋之中掏出了一支麻醉剂,扎在了法兰哈里斯的脖子上,将他迷昏了过去。

昏迷之中的人,对记忆读取的抵抗力最弱。

沈落雁点了点头,将手按在了法兰哈里斯的头上。一瞬间,海量的信息通过精神力波反馈了过来。

“我找到了,法兰哈里斯的记忆之中有那些对外情报局特工的详细计划。”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落雁终于欢呼了一声。这几只混进拉金贝德的老鼠,终于被她揪到了尾巴。

李牧点了点头。法兰哈里斯的地位比之前的那名特工要高出不少,海涅需要他来里应外合,知道详细的计划并不可疑。

**************

阴暗的地下,点着一盏微弱的风灯。

“检查一下自己的装备,我们的时间不多,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解决掉所有的守卫。”

舒伯特擦拭着放在腿上的合金手杖,眼中闪过一丝冷色。其余几名特工轰然应诺,检查起了手中的刀剑枪械起来。

见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妥当,舒伯特一握手中的合金手杖。空洞的地下通道突然响起了潮汐的声音。他强大的灵能在瞬间构建出了一股强劲的水流。

高速的灵能水流比钢铁还要坚硬,瞬间便在坚硬的岩石上钻出了一个大洞。他们现在正身处拉金贝德监狱的下方,只要挖穿地层,就能出奇不意的突袭监狱。

水流安静的挖掘着岩层,不断的有碎石从上方掉落了下来。他们为了防止被精神力能力者察觉到了地下的通道,特意将地道挖的很深。即使舒伯特以水流挖掘的效率快的惊人,依旧需要很久才能够挖穿。

啵!一声轻微的闷响,厚重的岩层终于被挖穿了。强大的水流瞬间消失,有光从洞口照射了进来。

“上!”

舒伯特压低的声音说道,他在挖掘地道的时候进行了精密的测算,地道的上方是监狱的储藏室,在中午的时候,绝对不会有人。

“是!”

一名筋骨强壮,肌肉将作战服紧紧绷起的特工点了点头。他是在场所有的特工之中最强大的肉体职业者,穿上了防御力强大的作战服之后,能够硬抗中小口径机炮的轰击,在平日里边充当排头兵的任务。

他一只手深深的插入了光滑的岩壁之中,整个人一跃而起,向着地面直冲而去。

一只手突然从边上伸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那只手上的力量极大,竟然硬生生的止住了他的冲势。

“轰!”

一声闷响,那名特工直接被一拳砸了下来,在地面上撞出了一蛛网状的大坑,陷在了里面。他全身的骨骼都被那一拳的劲力震断了,内脏错位。

杜歌从上方一跃而下,将其一脚踩死,用戏谑的目光看着这些特工们。

“暴露了,退!”

舒伯特怒吼了一声,一道水流冲天而起,向着杜歌切割而去。其余几人纷纷退后,防止被误伤。

寒芒一闪,一道凌厉的剑气突如其来,斩在了水流之上,强行将高速喷射的水流劈断。

李牧双手握剑,也从地面上跳了下来。他看了一眼这些特工们,眼中闪烁则警惕的光芒。

“海涅呢?”

“你们那所谓的大长老不是同样也没有出现么。”

舒伯特看着李牧与杜歌两人,眼中掠过一丝失望。“你们想要见海涅大人,他不就在这里么?”

他说着,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伸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个斩首的手势。

“现在我们都在他的胃里呢。”(未完待续。)&!--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