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伽列里乌斯之蛇(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地道突然剧烈的摇晃了起来,就好像发生了地震一般。坚固的岩层突然蠕动了起来,变成了暗红色的肉层。没过多久,周围的环境就由地道变为了神秘怪物的腹内。

李牧直感觉到一阵恶寒,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凸了起来,寒毛倒竖。他还是第一次感知到如此强烈的死亡预感。

“看来法兰哈里斯只是你们诱饵,哈里斯家族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沉声说道。

“他只是一重保险罢了,如果你们被最开始那名特工提供的假情报骗了,离开拉金贝德去了废墟之中,那我们自然就胁迫军官们发动囚犯暴*动,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哈里斯不会发现什么异常。如果那名特工将哈里斯牵连了出来,相信你们肯定会强行读取他的记忆。被高频率大功率的精神力波照射大脑,相信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傻子了。哈里斯家族从他的嘴里根本问不出什么,自然找不到我们对外情报局的身上。”

舒伯特的嘴角挤出了一丝冷笑。

“不过你们两个已经进了海涅大人的肚子里,相信你们的大长老应该也在附近,她是没办法躲过海涅大人的吞噬的。”

李牧闻言,双手紧紧的握住了长剑,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让体内的龙脉处于高负荷运转的状态。

一道电弧在剑身上弹起,一闪而逝。紧接着便是无数粗大的电弧,交织而成了一条六米多长的金色雷鞭。

【九天应元真雷:雷破咒】

跃动着的雷电,狠狠的抽击在了肉层之上,在上面抽出了一道最深处超过了五十多公分的长痕。

“喝!”

杜歌的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全身爆发出了如同火焰一般青色灵能。强劲的气爆以他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奔涌而去。

【风雷八极拳:八极罡气】

青色灵能一闪而逝,就变成了覆盖整只手臂的罡气。杜歌的脸上满是疯狂之色,他知道想要从这里逃出去,就必须打穿这层坚韧的肉层。

纠缠在长痕之上的电弧还未散去,他便狠狠的一拳击在了上面。

“啵!”

一声闷响,鲜血与肉沫四溅,肉层被这暴烈刚猛地一拳击出了一个深达两米多的大洞。只是这坚韧的肉层仿佛无穷无尽一般,大洞的底部依旧是层层叠叠的暗红色血肉。无数的肉芽长了出现,迅速的纠缠融合,弥合的创口。

“这这不可能!”

舒伯特双眼瞪得牛眼般大,差点将自己的舌头咬了下来。他深知海涅大人胃部肌肉的坚韧,还被击出如此大的伤口。这名大汉的拳头实在太可怕了,再次的所有人都不可能挡住他的拳头。

杜歌将自己的手臂从无数蠕动着的肉芽之中拔了出来,眉头皱了起来。

“单凭我们的力量,很难从这里面出去。”

刚刚的那拳,已经是他最强大的力量,同样的一拳,需要恢复很久才能再次击出。

“这是伽列里乌斯之蛇,也被称为无限之蛇和梦魇之蛇。即使在圣魔眷族之中,也是体型最大的几种。在第一能级的时候,体长能够超过五公里。”

李牧胸膛之处的衣物一阵蠕动,昆苏丝露爬到了他的头顶之上。她探出了自己的触角嗅了嗅空气之中的气味。

“他胃的愈合速度惊人,在内部是很难击破的,只有从外部攻入。现在我们是在他的第一个胃里。这个胃又被称为酸液地狱,过不了多久,这些肉壁上就会分泌能够腐蚀一切的酸液出来。”

她的话音刚落,李牧便看见了****之上开始分泌出一些粘稠的液体,脚底一热,呛人的浓烟立即涌了出来。不过片刻,他的一双鞋子就被强酸侵蚀的稀烂。

若不是他拥有灵能亲和皮肤,对强酸的抗性极强,不然就连双脚都要被酸腐蚀成渣了。即使如此,他也感觉到脚底的皮肤被酸蚀破了。

“不好,这酸液的腐蚀性越来越强了。”

杜歌皱着眉头说道,一滴酸液滴在了他的肩膀上,蚀穿了皮肤,血水立即涌了出来,滴在了肉壁上,冒出点点白烟。

“你们死定了,不可能有什么东西能够挡住海涅大人的酸液。”

****蠕动着将舒伯特几人吞入其中,临走之前,他狞笑着

昆苏丝露的体型膨胀了百倍,变为了一条举行的水蛭,将李牧吞进了体内。

地星水蛭因为体型变化万千,经常寄生在一些体型庞大的圣魔眷族的体内,吸取它们体内血肉与灵能强化自身。伽列里乌斯之蛇分泌的强大酸液对其他生物来说无法抵挡,但地星水蛭却能够如常的生活在其中。

李牧只感觉一大团韧性极佳,果冻般的软体将自己裹住,还不断的往口鼻涌来。但非常奇怪的是,他却依旧能够正常的呼吸。

“等等,还有杜歌,把他也吞进来。”

李牧满嘴都挤满了软体,艰难的说到。

“知道了。”

昆苏丝露冷哼了一声,在****之上蠕动爬行着,将杜歌也一同吞进了体内。

“不要紧的,大长老就在外面,她已经知道了这条蛇的弱点,她很快就能杀死这条蛇。”

李牧的脸上满是自信,他们早就为对付杜马盖地的祭祀做了大量的准备,这条大蛇不会她的对手。

“怎么可能?!”

舒伯特看着在酸液之中游动的地星水蛭,脸因为震惊而扭曲成了一团。他连忙使用精神链接,想要向海涅报告情况。

伽列里乌斯之蛇因为体型太过庞大,无法像普通的第二能级职业者那样,将意志散布全身。

“海涅大人!酸液没有对他们起作用,请把他们转移到其他的胃中。”

回应他的是一声怒骂。

“无用的废物,我现在正与自由兄弟会的大长老战斗,根本没空理会这些小事,他们就交给你来解决。”

海涅的话音未落,原本平静的伽列里乌斯之蛇胃部,突然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就好像发生了地震一般。(未完待续。)&!--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