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破关(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295章破关

就在关楼上的匈奴人尚未明白怎么回事时,关下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那些原本已然被中箭倒地,血流满地的汉人,突然如同幽灵一般跃起,然后只听得惨叫声四起,一个照面之间,五十多名匈奴人瞬间被放倒了一大半,几乎都是割喉而死。

下一刻,一道道身影鬼魅一般继续向前狂扑而去,又是一个照面,剩下的匈奴人便被扑杀得干干净净。

嚓!

那名匈奴百夫长也被那名与刘安耍嘴皮子的商队头领,一刀枭首。

那商队头领,抖了抖刀尖的那一溜血珠,沉声喝道:“点号火,给子龙将军发信号。”

他的真实身份,正是白马义从军司马,燕云。

这一队商贩均是白马义从之中最精锐的五十名士卒,可谓是兵王之王,个个武力都在73到75之间,若纯粹论武力,在任何一个诸侯手上,都是领兵作战的悍将,五十名匈奴人在他们眼里,简直就如五十个从南山敬老院里面跑出来的一般。

他们山上的衣袍之下,不但内穿着精钢战甲,而且还挂着数个羊血皮囊,一箭射来看似鲜血飞溅,其实毫发无损,当然精钢战甲并不能披覆到全身每一个部位,但是作为73以上的武力的悍卒,从尸山血海中摸爬打滚出来的百战精兵,娴熟的避箭经验和出类拔萃的武力,使得他们可以轻松的躲开或者不着痕迹的击落那些射向裸露部位的箭镞。

三堆号火冲天而起,方圆十余里都清晰可见。

数里外,潜伏的赵云,清楚的看到了那狼烟号火。

“燕将军已经成功了,都给本将上马,杀上虎啸岭去!”兴奋的赵云厉声一声,挥刀纵马冲出了树林。

三千汉骑勇士纷纷而出,如夜中的幽灵一般,纵马疾驰,直奔虎啸岭关下而去。

除了点号火的士卒,剩下的五十名兵王之王,丝毫没有任何的犹豫,提着利刃,朝三十余步外的关门内,狂奔而去,快若奔马。

关下的这诡异的一幕,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等到匈奴人反应过来时,那五十名白马义从悍卒已然窜入了关门之内。

“留下四人,顶住关门!”燕云一声呼喝之后,立即拔刀率众向关楼之上杀去。

“快放下关门!”那名目瞪口呆的匈奴千夫长终于反应了过来,嘶声喊道。

轰隆隆~

那沉重的关门终于缓缓的放了下来,朝门下四名悍卒压了下来。

若是城门,就算是小沛那样的小城,闸门也得有千斤重,号称千斤闸,甚至像当年雒阳那样的大城,城门可达两千斤,但是虎啸岭关终究只是一个小关,靠的是地势险要,城门的规格和重量却是打了折扣,不过六七百斤。

这四名留守的悍卒,一向以气力见长,是军中顶尖的大力士,个个双臂都是两三百斤以上的力量。

哈~嘿~

随着四声怒吼,四名白马义从悍卒,硬是凭借双臂之力,硬生生的托住了关门,那关门停在了半空中,纹丝不动。

不过举重这玩意,终究不能持久,若是几分钟还就罢了,超过一炷香的功夫,必然不支。

好在配合他们作战的,也同样是白马义从中的精锐,转眼之间只见一片雪影已出现在视线之中,如同旋风一般朝虎啸岭关扑来。

杀!

赵云扬枪怒吼,胯下照夜玉狮子如同流光一般轰然而来。

奔到城门的那一刹那,赵云翻身下马,双手托起那千斤之门,高声吼道:“让我来,你等让开!”

关门甬道并不宽,四人撑住关门的同时,也堵住了关门的通道,不便众将士同行。

四人见得赵云双臂托举纹丝不动,心中暗自佩服,当即其中三人立即放下关门,继续向前奔去,杀向关门之上,只留下一名同样身长九尺的大力士,贴在关门边上,协助赵云托住关门。

紧接着五百精骑破门而入,其中百余名悍卒齐齐沿着通往关楼顶部的梯道,跟在前面五十名先锋悍卒,杀向关楼顶上的守军。

余下的四百多名悍卒,如冲入羊圈的凶狼,刀剑无情的斩向那些尚未来得及得知消息的匈奴胡狗。

那结匈奴胡虏们,大多尚在帐中聊天和睡觉,刚刚听到喊杀声,汉军已然冲到了帐门口,数百名白马义从精锐,一路挥刀砍开大帐,肆意劈砍,只杀得匈奴人鬼哭狼嚎,血雨纷飞。

除了杀人之外,有备而来的白马义从悍卒还点燃了火把,在匈奴人的营帐之中四处点火,一时间浓烟滚滚,火光四起,慌乱的匈奴人,根本不知道有多少汉人杀来,更加混乱不堪。

也有部分凶很的匈奴人,尚自提刀前来迎战,奈何他们遇到的都是武力在68以上的悍卒,在那无坚不摧的精钢缳首战刀之下,除了百夫长以上的将领,匈奴士卒几乎无人能挺过这些天下最精锐的骑士一刀之威。

就在此时,关楼上的守军,终于被那些能以一当十的白马义从悍卒杀得节节败退,鲜血染红了整座关楼,关门绞轮也被控制住。

赵云提枪上马,催动胯下的照夜玉狮子,如同出笼的猛虎一般,朝匈奴人营地疾驰而去。

挥银枪过处,如秋风扫落叶一般,狂杀着惊惶失措的胡狗。

一路无人可挡,直取中军皮帐。

震天的杀声,胡虏的惨叫声,终于是震醒了尚自喝得烂醉的刘安,这员匈奴纨绔子弟,醉熏熏的爬起来,嘴里还抱怨着别人吵了他的美梦。

“左日逐王,不好了,汉军杀上虎啸岭啦!”一名惊恐的匈奴兵,冲进帐来向着刘安尖叫。

“什么?”刘安迷迷糊糊的问道。

在那报信的亲兵急哄哄的说了疾驰,刘安这才清醒了几分,竖起耳朵细细一听,果然听到震天的喊杀声,正铺天盖地的袭卷而来。

他神色一变,急是跳下了榻去,几步冲到了帐外。

举目一扫,果然是整个虎啸岭上已是火光四起,杀声震天,那些连衣甲都没有穿的匈奴兵,正如过街老鼠一般,四处乱逃。

而汉军的士卒,则如从天而降的杀神一般,提刀乱砍,四面八方的向着牙帐这边杀来。

瞬息间,刘安惊呆了。

“为什么,汉兵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虎啸岭乃天险之地,汉兵怎么可能毫无征兆的就杀上来?”

刘安惊恐错愕,他那愚蠢的头脑,就算是想破了头皮,也万不可能被他射杀的汉人,居然能死而复生,杀入大营。

“顶住,给老子顶住啊。”刘安反应过来,抢过一柄长刀,声嘶力竭的大喊,试图压制混乱的军心。

他这么一大呼小叫,反而吸引了冲杀而来的白马义从,这些勇猛之士们,个个都奋勇如虎,想要斩下他的头颅,赢取首功。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