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一个不是结尾的结尾(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二百五十七章一个不是结尾的结尾

夜幕深沉,白泽穿了一件黑色的运动卫衣,周身上下收拾的干净利索,腰间还特意用一条武装带紧紧的扎了起来,戴着头套,夜色下整张脸都笼罩在一片黑暗中,只有他的两只眼睛,一闪一闪的,好像深夜穿行,在林中猎食的猛兽,开阖之间,目光幽深,从里到外都透出一股子森森的杀气

而且他的身手也酷似某种大型的猫科动物,不但动敏捷的不似人类,而且窜行迅速,有种无法形容的态势,起脚落步,五趾抓地,紧跟着大筋一弹一跳,人就窜出去了,无声无息,哪怕是奔行于密林之中,沿途的一应灌木树丛,也对他形成不了真正的阻碍

白泽的身上就仿佛是涂满了厚厚的一层油脂,不管是树枝草丛,还是半夜里被惊起的蚊蝇虫豸,只要一碰到他的身上,立刻就向两边滑开,浑不受力

太极拳中“借力”和“卸力”的功夫,练到最高明的境界,就是道家中所谓的“浑圆”,一出手,浑身上下,处处是圆,内外一体,浑然天成,全不受力,而这也即是拳法中所讲的“蚊蝇不能落,片羽不沾身”。

白泽虽然没有系统的练过太极拳,不知道这一门拳法中最上乘的卸力法门,但内家拳拳理相通,越是上乘的拳法,练到最后就越有殊途同归的感觉是以功夫练到如他这种程度,举手投足,都自有一番气象格局,很多东西就算没有真正练过,但随便借鉴一二,却也能悟出几分自己的道理来

庞老三的葡萄酒庄,在华北地区名气不小,几百亩的葡萄园,不但有专门的人照顾,而且还从法国高薪聘请了几位一流的酒师过来,每年所产的葡萄全都用来酿造葡萄酒,除了留下一部分供自己饮用窖藏之外,大多都在家族内部消化了,虽然产出不大,没什么利润,但对他经营的人脉关系,用却是不小。

庞家虽然只是个地方家族,可在冀北一省,却是地地道道的“土皇帝”,家族资产综合起来,少说也能控制数百亿的资金,势力盘根错节,脚踏黑白两道。

庞老三只所以能在这一代众多的叔伯兄弟中脱颖而出,掌握了众多产业资金,除了他出身家族嫡系之外,更多的还是靠着自己越来越庞大的人脉关系。比如说这一次,因为白泽的缘故,他就和张培轩这个汰渍档顺势结交在了一起。

这对他而言,显然就是个机会。

不过,想要和张培轩相处的更加深入,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在这个年月,人都是有价值的,想要被别人高看一眼,有所倚重,那就要千方百计的体现出自己的最大价值。

所以,庞太平才会这么不顾一切的要置白泽于死地。不但拉上了项鹰的师傅岳老赶,现在又搭上了曰本人的线儿,把自己的葡萄酒庄借给了小泽英雄和南基太暂住。

而也恰恰就是因为于此,白泽如今想要做的,就是潜伏进这个酒庄,了断这里的一切恩怨。

至于今天晚上过后,这里出了多大的乱子,会给多少人带去多大的麻烦,自己又会被裴炎怎么埋怨,都不关他的事。今天晚上他只管杀人就是。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要杀我,我就杀你!”白泽懒得花心思去多想什么,前怕狼后怕虎,优柔寡断的事儿,不适合练拳的人去做。这世上有太多的东西,都是被人们自己搞乱,搞复杂了,其实很多时候,只要你肯面对,事情就会变得很简单。

被人明里暗里的算计了好几次,又是**枪,又是派杀手的,这种事情要不做个彻底的了断,那还了得?一味的退让只会让对手觉得你软弱可欺,白泽能躲过这一次的狙杀,一个人,一把枪,那下一次呢?

是不是就是十个人,几十个人,几十条枪了……。

以现在的枪械威力来算,就算白泽的武功再高,剑术再厉害,一旦被人算计,布下天罗地网,在狭小的地带围住,远近十几二十个人一齐开枪,结果也只有一个,就是被打成筛子一样。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一次被人拿狙击步枪暗杀,已经证明了是美国人主导的,但里面肯定也少不了庞老三和曰本人的参与。这一点就算是裴炎并没有明说,可白泽猜也能猜得出来。

而白泽,事实上也早就对这个庞老三一忍再忍了,从一开始时的杀手,到后来请出海东青和自己比剑,一直到最近的几件事情,似乎哪里都有他的影子。可惜从前自己还是顾虑太多了一些……。

好在,经过今天的事,白泽三省其身,彻悟前非,终是放下了心理的包袱,浑身上下一片轻松,再没有了任何的顾虑,自然就不会再忍耐下去了。

正好,他现在的敌人都已经聚在了一起,犁庭扫穴,一网打尽,正是时候。

就在白泽站在高岗上,远远看到酒庄灯光的时候,酒庄里一间已经按照主人吩咐,在很短的时间改造成曰式风格的会客厅里,小泽英雄也正满怀意外的接待一位深夜来访的”美国”客人

而这位客人的年纪显然也是不小了,一头花白的头发,脸上的皱纹也层层叠叠的宛如刀刻一样,不过眼神却很凌厉,被他远远的看上一眼,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被一头天上飞的老鹰盯上了,不由自主心神就是一颤只从这一点上看,这位美国老人显然就不是个一般人

最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客人在面对着小泽英雄的时候,他的脸上仍旧带着淡淡的微笑,说起话来就好像是和普通人聊天一样,丝毫不受对方身上气息的影响,姿态,仪表,就好像是欧洲中世纪时候的贵族。

彬彬有礼中又让人感受到一种距离和压抑,虽然是在笑着,可在他的眼神中却始终冰冷一片,平静的如同一潭死水。

这个人,就是美国中情局在亚洲所有特工的情报主管,理查德-帕克。

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就算是小泽英雄也不得不小心对待,收起了一切的傲慢和威严。

这不单单是因为对方是美国中情局的高官,和这个人交往了几十年的小泽英雄更知道,这个理查德背后的支持者正是鼎鼎大名的“洛克菲勒家族”。洛克菲勒家族不但是美国自建国以来最富有的家族,而且还被誉为近代“世界财富标记”与美国乃至国际政治经济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势力之庞大甚至可以轻易左右国家政坛,总统更替。

小泽家族哪怕能在曰本呼风唤雨,风光无限,和这个家族比起来,也只能算得上是第九流而已。连入流都不算。

“这么说,我的人都失败了?”

理查德以标准的跪坐姿态和小泽英雄相对而坐,说话之间,锐利的眼神中很明显的闪过一丝淡淡的哀伤:“哎,都是一些棒小伙子,没想到就这么永远的留在了中国。到底是年纪大了一些,有时候想起从前的一些事,就忍不住有点悲伤,希望他们几个能在天堂活的开心吧!”

“理查德,我的老朋友!其实你没有必要悲伤。你的人虽然全都失败了,但也并没有都死,至少按照我的估计,那位代号叫做银狐的小姐应该只是被抓了,我的人亲眼见到她被一队中[***]人带上了车,她暂时不会有生命上的危险。如果你愿意,完全可以通过外交手段把她救出来。对于这一点,我想中国人是不会拒绝的。”

小泽英雄用流利的美式英语说着话。目光却越过了对面的理查德,始终在他身后一个黄皮肤黑眼睛的亚洲男子身上梭巡打量着,眼神间的神色慢慢的,越来越惊诧,像是看到了什么令他感到十分不可思议的东西。

理查德身为中情局亚洲区的情报主官,这一次又掩饰身份秘密进入中国大陆,身边当然会有人进行二十四小时最严密的贴身保护。即便是和小泽英雄会面时,在他的身后也始终跟着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文质彬彬,看穿着打扮就好像一个随行翻译的普通中年男人。

这个男子面相约莫三十五六岁的样子,黑眼睛,黄皮肤,乍一看几乎就和黄种人没什么分别,但事实上这个人的鼻梁高挺,眼窝深陷,眼睛也并非是纯粹的黑色,而是那种如同海水般深邃的颜色,好像几千米下的海水,虽然蓝的发黑,但却十分清澈

而且眼前这个男人的气质深沉内敛,只是往理查德身后随便一站,浑身上下就透出一种轻松惬意的味道,看似大松大软,实际上却又警惕暗存,眼神内敛间几乎所有的精气神都集中在了他的脐下三寸,腰胯内裹成圆,一条脊椎骨沉甸甸一路向下,只把重心放在尾椎间上那一点,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带动一环环的脊椎,连通四肢百骸,明里上似乎就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宛如木雕泥塑,可事实上这个人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细微的调节

他脊背上的肌肉筋骨,把一丝丝的劲儿,汇总整合,然后再通过呼吸的震荡,把无数细小宛如溪流的力道扩散到全身各处,直达末梢皮毛这样的站姿在武术里就是一种极高明的桩法运用,静中有动,动中有静,一遇到任何风吹草动的变化,都可以叫这个人在瞬间暴起,扑向四面八方,几乎没有任何的死角

一般人的眼光从外表上绝对看不出这里面有什么奥妙,但小泽英雄是什么人,全曰本排名第三的剑豪,以他的眼力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个人身上的奇异之处

站在理查德身后看着像是个随行翻译的亚裔中年男子,居然是个地地道道的武术大家

可亚洲各国能把功夫练到这种地步的高手,原本就少之又少,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蹦出个这么面生的人物来?

“难道这个人是……美籍华裔?”

小泽英雄一边说着话,一边在心里想着什么东西,脸上的神色也顿时变得严肃起来。而身为中情局高官的理查德,这次出来当然也不会就只带一个随行人员,除了这个中年华裔之外,在他身后还有两个白人青年,一个目光敏锐,手指灵活,虎口和食指肚上都是厚厚的老茧,一个手长脚长,肩宽背厚,尤其上肢的几处关节和小臂特别粗大强健,一看就是个精通手上功夫的格斗高手。

小泽英雄年轻时也是亲身经历过战争的,自然能够感觉到,这些人,无一不是杀过人,见过血,是由无数条人命堆出来的实战派好手。

美国的中央情报局本来就是世界上势力最大的对外情报组织,是训练特工间谍的大本营,能在这种场合被理查德带在身边的人,当然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这位龙先生,是我最好的朋友,这一次他和我来到中国,一来是怕我语言不通,给我做个翻译,二来也是打算长住下来做些有趣的事情!”看到了小泽英雄不住打量的目光,理查德闻弦歌而知雅意,当下便介绍了一下身边的那位亚裔男。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