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马交爱骑马的少女有乱伦(中)(高h)(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a='\'&55zw&a&?我是简体字?

?????????????

“呜呜……不要、不要了啊啊……”

田蜜蜜的小嘴逸出嘤咛,开始扯拉起被绑起的双手跟双脚,同时努力向上扭动臀部跟纤腰,试图让她爸的阴茎脱离体内,可惜,却被他迅即用手扣住了臀部,逼迫接纳他的肉棍深入深处,“啊啊……不要……我不要呜、呜啊啊……”

无视她的极力阻止,他更卖力的摇动自己的腰部,惩罚般地抽插起她嫩幼的小穴,仿佛就像是想把它硬生玩坏一样,毫无怜惜的糟蹋每处肉壁,使它涌出更多的爱液湿润。&a='\'&55zw&a&

两手离开她的白皙双臂瓣,田敦睦再次把双手放回那两粒山峰上,藉由食指与中指的间缝夹住硬立乳头,不留情地粗鲁拉扯起它们,给予她上下失守及遭虐的快感。

田蜜蜜绝望地看着在自己身上奔驰的父亲,无助的放弃了挣脱举动,冷眼地凝视亲生父亲玩弄她的奶子,还有她未被其他男人操过的小穴,忍住想发淫的念头。

啪滋啪滋啪滋的水声在她身下响亮,发出点是她小穴和父亲阴茎的交合处,那淫糜的声音在她耳畔不停迂回,要她认清自己正被自己父亲操干的事实。

“呜……真是又骚又紧……爸爸的大肉棒好吃吗?”

说完,田敦睦弯身撞击她的嫩穴,用嘴咬了她左边的小乳头,咬痕并马上在她肤上浮现,点动了她的情欲,“呜呜啊、啊……”

“有感觉了?”

他松开乳头,舔了它一下,接着吻上她可口的小嘴,用舌头撑开不愿配合的牙齿,大胆探入她的嘴巴中,吸吮里头娇羞的丁香小舌,啃食她最后仅存所有理智,领着她步入不伦的愉悦。&a='\'&55zw&a&

离开小嘴后,田敦睦撑回直身,继续用着雄壮地大阴茎搞着她的小穴,丝毫没有想休战的任何前兆,只有想操死她的恐怖征兆,八成是因为爱上她紧实的肉壁了。

湿滑嫩肉绞缠着他的阴茎,挤弄就快爆发的龟头,他猛力一插进,突破紧缩肉穴的阻挡,将肉棍稳稳刺入她子宫里,准备喷射出孕育在睾丸中的子孙。

“呜呜……不可以啊、啊哼啊……”

感受到他深猛的捣进,她的肉壁跟着压缩,绞缠他绞得更紧,连一丝缝隙都没留,证明生理需求终究是敌不过理智的。

“喔……真紧,就这么喜欢被自己爸爸干吗?”止住动作,田敦睦略带嘲讽的问,左手食指移到她的阴核磨蹭,阴茎则顶在她子宫下,持续等待熟成精子发射到她体内。

赫然失去撞击肉壁的冲动,令田蜜蜜觉得十分空虚,她才刚要享受起自己被父亲凌虐的快感,他就停止了抽插的动作,这让她难以接受。

“呜呜……我要啊、啊哈……我要大棒棒嗯啊、啊哼……”

肉壁徒然犯痒,她主动动起细腰吞吐肉棍,淫荡水泽声再次响起,高涨情欲逐渐吞噬她的思绪,使她脑袋变得一片空白,只剩发泄情潮的想法。

看着女儿小穴吞吐他的阴茎,田敦睦脑中忽然闪过一丝邪念,身下肉棍也变得更硬直,他松绑她的手与脚,将她抱在胸前。

他抱着她下了床,移步走到她的房前,走的过程中,还不忘顶弄肉壁最深处,顺用龟头戳蹭她敏感嫩肉,满足她的饥饿。

只要他一走动,肉棍就会伴随抽插进,还没走到房间,田蜜蜜就高氵朝了两次,两次痉挛都让她穴中流泄出大量淫液,淫液甚至还顺着她的臂部滑下,沿路滴落地面。&a='\'&55zw&a&

“呜呜、呜啊……好棒哼啊……”

肉壁咬缠他的力道变更大,她的高氵朝带来一阵阵的高频抽蓄,淫液与嫩肉合伙,一起推挤他的阴茎,像似想挤出里头的白浆。

“啊……”

一踏进她房间,田敦睦就忍不住解放腹下欲火,一个不注意精液就不慎喷出,射满了她的子宫,多出的精液也随着肉壁流出,混浊爱液一并滑落地面,留下污秽的踪迹。

他的热情解放,也让田蜜蜜再次达到高氵朝,嫩肉啃食着阴茎,温热的淫液包围着肉棍,使他更不想离开她的体内,原本发泄完而软掉的分身,也再度硬挺起来。

“想不想要玩更刺激的呢?”田敦睦往上顶去,将她抱得更高,让阴茎能进得更深,同时移动脚步走近她的床,床上的马儿刚好也正在发情,双腿之间的肉棍硬得直立。

?以上为本周回馈文,此章为不收费,下章恢复收费。?

?我是繁体字?

?????????????

“呜呜……不要、不要了啊啊……”

田蜜蜜的小嘴逸出嘤咛,开始扯拉起被绑起的双手跟双脚,同时努力向上扭动臀部跟纤腰,试图让她爸的阴茎脱离体内,可惜,却被他迅即用手扣住了臀部,逼迫接纳他的肉棍深入深处,“啊啊……不要……我不要呜、呜啊啊……”

无视她的极力阻止,他更卖力的摇动自己的腰部,惩罚般地抽插起她嫩幼的小穴,彷佛就像是想把它硬生玩坏一样,毫无怜惜的糟蹋每处肉壁,使它涌出更多的爱液湿润。

两手离开她的白皙双臂瓣,田敦睦再次把双手放回那两粒山峰上,藉由食指与中指的间缝夹住硬立乳头,不留情地粗鲁拉扯起它们,给予她上下失守及遭虐的快感。

田蜜蜜绝望地看着在自己身上奔驰的父亲,无助的放弃了挣脱举动,冷眼地凝视亲生父亲玩弄她的奶子,还有她未被其他男人操过的小穴,忍住想发淫的念头。

啪滋啪滋啪滋的水声在她身下响亮,发出点是她小穴和父亲阴茎的交合处,那淫糜的声音在她耳畔不停迂回,要她认清自己正被自己父亲操干的事实。

“呜……真是又骚又紧……爸爸的大肉棒好吃吗?”

说完,田敦睦弯身撞击她的嫩穴,用嘴咬了她左边的小乳头,咬痕并马上在她肤上浮现,点动了她的情慾,“呜呜啊、啊……”

“有感觉了?”

他松开乳头,舔了它一下,接着吻上她可口的小嘴,用舌头撑开不愿配合的牙齿,大胆探入她的嘴巴中,吸吮里头娇羞的丁香小舌,啃食她最後仅存所有理智,领着她步入不伦的愉悦。

离开小嘴後,田敦睦撑回直身,继续用着雄壮地大阴茎搞着她的小穴,丝毫没有想休战的任何前兆,只有想操死她的恐怖徵兆,八成是因为爱上她紧实的肉壁了。

湿滑嫩肉绞缠着他的阴茎,挤弄就快爆发的龟头,他猛力一插进,突破紧缩肉穴的阻挡,将肉棍稳稳刺入她子宫里,准备喷射出孕育在睾丸中的子孙。

“呜呜……不可以啊、啊哼啊……”

感受到他深猛的捣进,她的肉壁跟着压缩,绞缠他绞得更紧,连一丝缝隙都没留,证明生理需求终究是敌不过理智的。

“喔……真紧,就这麽喜欢被自己爸爸干吗?”止住动作,田敦睦略带嘲讽的问,左手食指移到她的阴核磨蹭,阴茎则顶在她子宫下,持续等待熟成精子发射到她体内。

赫然失去撞击肉壁的冲动,令田蜜蜜觉得十分空虚,她才刚要享受起自己被父亲凌虐的快感,他就停止了抽插的动作,这让她难以接受。

“呜呜……我要啊、啊哈……我要大棒棒嗯啊、啊哼……”

肉壁徒然犯痒,她主动动起细腰吞吐肉棍,淫荡水泽声再次响起,高涨情慾逐渐吞噬她的思绪,使她脑袋变得一片空白,只剩发泄情潮的想法。

看着女儿小穴吞吐他的阴茎,田敦睦脑中忽然闪过一丝邪念,身下肉棍也变得更硬直,他松绑她的手与脚,将她抱在胸前。

他抱着她下了床,移步走到她的房前,走的过程中,还不忘顶弄肉壁最深处,顺用龟头戳蹭她敏感嫩肉,满足她的饥饿。

只要他一走动,肉棍就会伴随抽插进,还没走到房间,田蜜蜜就高氵朝了两次,两次痉挛都让她穴中流泄出大量淫液,淫液甚至还顺着她的臂部滑下,沿路滴落地面。

“呜呜、呜啊……好棒哼啊……”

肉壁咬缠他的力道变更大,她的高氵朝带来一阵阵的高频抽蓄,淫液与嫩肉合夥,一起推挤他的阴茎,像似想挤出里头的白浆。

“啊……”

一踏进她房间,田敦睦就忍不住解放腹下慾火,一个不注意精液就不慎喷出,射满了她的子宫,多出的精液也随着肉壁流出,混浊爱液一并滑落地面,留下污秽的踪迹。

他的热情解放,也让田蜜蜜再次达到高氵朝,嫩肉啃食着阴茎,温热的淫液包围着肉棍,使他更不想离开她的体内,原本发泄完而软掉的分身,也再度硬挺起来。

“想不想要玩更刺激的呢?”田敦睦往上顶去,将她抱得更高,让阴茎能进得更深,同时移动脚步走近她的床,床上的马儿刚好也正在发情,双腿之间的肉棍硬得直立。

?以上为本周回馈文,此章为不收费,下章恢复收费。?&&&&&a='\'&55zw&a&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