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龙纪】 序章上 欲(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蔡珮诗

字数:9402

20210912

化龙纪序章上

夜深时分,终南山,穹明谷,这个在卫星地图上都很难找到的小山谷中修建着一座占地四五亩的道观,唤作穹明观,是一个隐世门派“无极门”的驻所和祖庭,也是周遭几个刘姓村子所有村民共同的祖庙。

穹明观坐北朝南,占地面积本身并不算太大,也就几亩地的样子,其整体分为前后两进。前院左厢房为先祖殿,右厢房为诸神殿,正中的大殿则供奉着华夏人文始祖伏羲、华夏母神女娲等两位正神。后进的院子比前院略小一些,同样分为左右厢房和正房总共七间,这边是观中修道者们居住的地方了。据传说这穹明观修建于东汉末年,是汉帝国皇族帝室一位成员隐居于此,得仙人指引窥及天道,修行所建。

此刻道观后院东厢房中,一个头挽发髻,身着玄袍的青年道士正坐在蒲垫上捧着一卷线装的古书仔细参详着。那书略微有些残破,纸张也已经泛黄,显然有些年头了。青年道士每看几行字便皱着剑眉仔细斟酌一番,待得眉宇展开后又再继续细细研读下去。

这道士道号“寰真散人”,俗家名唤作刘宇,是穹明观的本代观主。按理说本不该这么个二十多岁的青年道士做观主的,无奈乎十几年前上一任观主朴虚子刘守心和他的师姐清虚子刘芳菲两人在帮助山民抵抗山洪的过程中不幸遇难,导致本来就人丁不旺的无极门只剩下了朴虚子的师妹宁虚子刘琳清这个孤家寡人。

好在这宁虚子刘琳清并非常人,她几番周折跑遍了附近的山谷,找到了已经被洪水泡成巨人观的师姐师兄并将其安葬,还花费了十年时间在族中精挑细选了三个天资聪颖的后辈子侄入观,按照祖宗规矩代替师兄朴虚子将这三个子弟收为本门第三十六代传人,并选择了男弟子刘宇作为本代观主,她自己则担任了山门长老。

这时的师叔刘琳清出门远游,去青藏高原寻访草药去了,大概一去一回要一个多月,于是观中便只剩下了三个年轻一代的弟子,也就是长徒静真散人刘悦、次徒观主刘宇以及三徒刘莎。

正在刘宇细心攻读本门典籍之时,厢房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身着青色道袍的年轻女冠刘悦笑吟吟地进来道:“师弟,还在参详混元无极功吗?”说着跪坐在了刘宇面前看了一眼:“我记得几年前师弟你就把这些卷藏全都背了下来,如何还在这般苦读?”

这刘悦年纪看起来与刘宇相仿佛,生得蛾眉秀目,肤白唇红,颇具美貌。与现代女孩不同的是她的如云秀发高高挽起盘成了一个发髻,面颊双侧则留着长长的鬓角,衬托得鹅蛋脸柔媚娇艳,和这身装扮结合起来颇有一些仙姿,如同从古代仕女画中飞出来的人儿一般。

“师姐你有所不知,祖师的功法博大精深,辞句精妙无比,每次细读都如食仙果如饮琼浆,每次都有不同的收获。自从我的罡阳心法练到第八重以后,每每感觉隐有突破之迹象,可能很快就会突入化气阶段,可以修行混元无极功了,现在多仔细研读一番也省得事到临头下苦功,事倍功半难自知。”说完,刘宇将书卷轻轻合上,放在手边的案几上,“师妹睡了吗?”

“嗯,小丫头才坐高铁从帝都回来,又连坐了几个小时的大巴,还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今天恐怕累坏了,吃完饭后就一直喊困。我收拾完了碗筷去看了一眼,她已经熄灯估计睡着了。”说完这刘悦便朝刘宇靠了过来,倚靠在他的身上:“咱们这样不会把她乱醒吧?”

“会不会被乱醒不取决于我,取决于师姐你,”刘宇笑着搂住刘悦后在她姣面上轻轻吻了一口道:“只要师姐你别叫得太大声,想来师妹不会那么容易被你吵醒。”说着便将手伸进她的衣内,一把握住了她一只包裹在内衣中的圆润乳房,轻轻地揉捏起来。

“讨厌!”要害被袭,刘悦面颊一红:“也都怪你,其实按照师门早先规矩,我和师妹还不都是你的道侣,也就是你这坏家伙死活不同意把莎莎收了。”

“过去是过去,过去男的还能妻妾成群呢,现在咱们的法律可不兴重婚。再说了,咱们都是看着小丫头一点点长大的,都拿她当亲妹妹一样看待,这你让我怎么下得了手?何况师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爱你这般丰腴的样子,我才不控萝莉呢。反正咱们祖师定的规矩并未禁止弟子嫁与外人,等几年师妹大学毕业了,我跟我父母那边联系做个媒人,就凭师妹的相貌人品学历,不难选个佳偶呢。不说这个了,师姐你天癸去尽了吗?”

“嗯,昨天就差不多了。”刘悦任由刘宇脱着自己的青袍,露出内里紫色的连体束腰高叉情趣内衣和黑色的半透明玻璃丝连裤袜来,从微分的双腿之间看去,依稀可见黑色的蕾丝丁字裤。

“师姐你什么时候换的这套内衣啊?莎莎没发现么?”刘宇戏谑道。

“小丫头回来之前我就把这些东西全都收在乾坤戒里,刚才我在师叔的房间里偷偷换的。”说着刘悦挥舞了下手,显露出手指上一个黝黑的细环戒指,这是他们师门代代相传的秘宝,其连接着一个储物空间,是个典型的空间道具。刘悦这个乾坤戒可以装下不超过十吨左右的物质,只有通过无极门的秘术才能开启,这种法宝师门一共有七个,其中最强大的一个在刘宇的手上戴着,能装下千吨级别的物品,很有点佛家须弥芥子的意思

解开了衣衫,刘宇精壮的身躯展露出来,在他怀中的刘悦抬眼看着男人的神态,她俏皮地伸出丁香小舌在男子的乳头上挑拨了几下便张口将其含住轻柔地吸吮起来。

“哦~~”刘宇和师姐作为双修道侣,两人之间亲密欢好了不知道多少回,以至于双方都很清楚对方身上哪里最敏感,哪里最容易挑拨起情欲,被师姐亲吻吸吮乳头之时他也紧跟着将手伸进了师姐的大腿内侧,隔着连裤袜与内衣在师姐的蜜唇上抚摸起来。

“嗯~~”被师弟的手指骚扰者,刘悦发出一声闷哼,紧跟着她便依靠着刘宇的胸肌将大腿分开,一边儿不住吸吮着情郎的乳头,一边儿将手伸进情郎内裤里,把一根火热的大肉棒从布料中拽了出来。

只见那肉棒犹如雪白的玉柱一般耸立着,足有二十多公分长,顶端红彤彤的龟头犹如鸭蛋一般大小,棒身则盘着浅灰色的龙纹,端的好看。

在刘宇的胸口轻吻了几下后刘悦换了个姿势往下蹭了蹭,低头在男人龟头上连连亲吻了几下后用舌头围绕着龟冠顶端舔舐了起来。

“呵~~师姐~~”刘宇昂起头闭目呻吟出了声,他只觉师姐的舌头又软又弹还带着几分韧劲儿,在敏感的龟冠上摩擦纠缠,仿佛带着一丝微弱的电流一般刺激着,那种麻酥酥的快感令他的肉棒不由自主连跳了几下,马眼中分泌出一滴白浊的液珠。

对于刘悦而言,师弟的分泌物是世间最美味的东西,她毫不犹豫地用舌头将那一颗液珠舔舐起来,卷入舌头里,略微品尝了下味道便将其均匀地涂抹在师弟那可爱的大龟头上,直至那一股白浊消失不见后才将多半个龟头含入口中吸吮着,用灵活的舌头仔细地刷扫了几遍后再用舌尖抵凑到师弟的马眼上左右拨弄了几下,顶钻了起来。

与此同时,刘悦的双手也没闲着,她一只手抓着情郎的肉棒撸套着,另一只手则在情郎的后腰上抚摸着,每一个动作都体现着对师弟深深的爱意。

感受着师姐娴熟的口技,刘宇一手扶着师姐的头另一手则拽着师姐的发簪往旁边一拉,解开了师姐的盘头发髻,浓密的青丝化作瀑布一般散开,柔顺的秀发令人爱不释手。他上下抚摸了几下,紧跟着捧起师姐的头往上一拉将师姐重新拉入自己的怀中紧紧抱住,张口衔住师姐的檀口便将舌头深入,将美人的丁香往外一勾,用力地亲吻吸吮,交换着彼此的唾液。

激烈的拥吻之下,刘宇搂着师姐猛一用力便将其抱在怀中,运起法门轻轻一跃跳到自己的卧榻上放下,整个人趴在师姐的身上又亲又摸,恨不得将师姐丰腴的娇躯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啊~~亲弟弟~~”在刘宇激烈的亲吻下,刘悦忍不住娇吟了起来,“啊~~好亲亲~~亲姐姐的奶子~~嗯~~好舒服~~啊~~”直到感觉师弟那个热乎乎硬邦邦的大龟头隔着丝袜和内裤抵凑在自己的蜜唇上时她才用力一抓,将连裤袜撕开一个小口后将内衣窄窄的布条拨开,把一朵鲜艳如同月季花一般的美样花蛤露了出来。这条丝袜可是刘悦专门订购的高级货,可是在撕开之时她没有丝毫的犹豫。既然阻挠了心爱的弟弟疼爱自己,莫说是一条丝袜,就是金山银山她也舍得毁了。毕竟山门产业不少每年族中供奉丰厚得紧,山中生活除了枯燥一些以外并不匮乏,千把块的丝袜能花钱买来,和亲亲师弟的性爱是金山银山都换不来的。

眼瞅着情郎那可爱至极的大龟头就要“入口”,刘悦的蜜唇早已经汁水淋淋沾满了颗颗水样珍珠,她扶着情郎师弟的棒身将龟头在自己的蛤口磨蹭了几下腻声道:“亲亲~~进来吧,这几天姐姐想死你了~~”

“啊~~”一声娇呼,刘悦就感觉到一股撕裂和胀满的感觉,显然师弟的大龟头已经顶开了蜜唇进入到自己的体内。她用力分开双腿,一点一点扭摆着肥臀配合着师弟的动作,终于将大肉棒尽数纳入,柔软紧凑的蜜穴如同一个肉套子一般紧紧地把师弟男人的象征完全包裹住,连带着甬道深处的花心都被龟冠给挤成了肉片儿。

“师姐,你里面又紧了一些儿~”刘宇扶着美人包裹在丝袜里的双腿,按住了她一双腿弯后将其打开呈“m”形,紧跟着一抬腰拔出多半根肉棒,然后向下狠狠一压,又将整根肉棒重重地塞了进去,插得刘悦发出一声闷哼。不等女人反应过来他便开始不紧不慢地抽送起来,丝袜包裹的一双美腿在他抽送的动作之下不断起伏,散发着无限的魅惑,而那肥臀则在男人夯砸顶撵的动作下不断被撞在床上,从床垫上弹起,迎向男人的下一次进攻。

“嗯~~慢点儿~嗯~亲弟弟~啊~~慢点儿~呵~你~啊~太大了~慢点儿~啊~亲弟弟~哎哟~嗯~~慢点儿~~就这样~~对~~嗯~~轻点儿~~别插那么深~~”一边儿享受着男人的抽送,刘悦一边儿努力地适应着情郎出色的肉棒,终于在情郎几十下抽送后,女人整个蜜道都变得足够酥软松弛,层峦叠嶂地蜜肉融化了一般又软又嫩,贴着情郎地性器蠕动起来,仿佛无数的小嘴在对它亲吻,又仿佛无数的小手在对它抚摸。

“心肝儿~~进来,全都进来~深深的进来罢~~”情动之下刘悦双手按着床铺向上一挺,雪白的肥臀迎着情郎的肉棒将其全数纳入体内,连花心的媚肉都张开了一个花眼紧紧地吸住爱郎的马眼,基于癸水决心法的小玉扣功全力运转,花心的媚肉接收到指令一下子活转了起来,将男人的龟头嘬住开始了不断绵密的痉挛,连带着蜜唇都肉眼可见地一锁,紧紧地咬住肉棒的根部,整个甬道不断自外向内一波波媚肉起伏律动,不断向内吸吮着。

这个阵仗绝非凡间女子能够用的出来的,即便是那些天生名器的女子也绝不可能做到这般对肉棒极致的“蹂躏”,即便是那些价格昂贵的电动飞机杯都无法将力道拿捏得如此精准。这一切,都拜无极门的癸水决心法驱动的“小玉扣功”和“吮阳功”。前者用来闭锁蛤口,增大男子肉棒的充血,提高男子龟头的敏感度;而后者则指挥女子的阴肌用各种方法去按揉刮擦磨转,带给男子极致的快感。

也就是刘宇这样专注阴阳双修的修真者能够运功闭锁精关保证阳元不泄换了普通人恐怕三两下就会被吸尽精元。

“师姐~~呵~”刘宇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一口将师姐的嘴吻住。多年的合和双修使得两人配合十分默契,一旦刘宇用嘴和下体与刘悦构成了一个闭环后,他精修的罡阳真气自丹田输出,顺着经络进入到下重楼,从马眼输出后钻进了师姐的花眼,一股股输进师姐的体内,帮助师姐在体内循环周天,运转,增长,转化,伴随着师姐口中的香津反哺回来,运转一个周天之后再输入到师姐的体内,构成一个完整的循环。

无极门这样传承自上古先秦阴阳家的功法最大的特点就是通过阴阳两个元素来认知世界,认为整个世界都是由阴阳两个元素构成。具体到修行,每个修真者体内的元气都可以被视为是阴阳二元素组成,男子阳多阴少,所谓元阳真阴,女子阴多阳少,所谓元阴真阳。

男子的元阳和女子的元阴属于人体最基本的元气,元气越丰沛,则人体的免疫力越高,真气的恢复以及外部灵气的运用就越顺畅,而元气如果过于缺少,则人将体弱多病,丧失生育力,对修真者而言,直接造成的恶果就是真气恢复速度大幅度降低甚至完全丧失恢复能力,采吸天地灵气的效率也会降低甚至直接与灵气隔绝。总之,丰沛的元气对修真者而言十分重要。

而男子的真阴和女子的真阳都是人体生命的精元,是人体生命力的核心。这种精元比元阳和元阴等元气更为珍贵,其量极少,人体先天从母胎中带来的只有一点点,后天通过功法虽然可以锻炼增长但也极为缓慢。

所谓“孤阴不长,独阳不生”,男子的元阳和真阴,以及女子的元阴和真阳都需要维持一个比例平衡,换句话说,真阴和真阳决定了男子元阳和女子元阴的上限,精元越丰沛,修真者能承载的元气就越多;反之精元短缺,则人的元气就会大伤,过去一些邪派修真者专门采补他人的精元,导致被采补者轻辄修为尽废,重辄即刻殒命。

无极门将修真者修炼的过程分为筑基、炼精、化气、凝液、洗髓、结丹、元婴、阴神、阳神、体虚、合道等十一个阶段。其中筑基期和炼精期修行的功法是男女分列的,男子在筑基期和炼精期分别修炼的是炎阳决和罡阳心法,都以锤炼自身真阴及元阳为主;女子在筑基期和炼精期则分别修炼凝霜决和癸水决,以锤炼自身真阳及元阴为主,相比其他门派的功法,无极门功法的特点就在于专注,这种特别专注的功法优势是修炼进境特别快,在当今灵气稀薄的情况下,别的门派进入化气期往往需要三十年左右,差不多四十岁出头年纪,而无极门一般来说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弟子三十岁之前无法化气就算是废物点心了,绝大多数弟子二十七八岁都能成功列入化气阶段。

当然,太过专注于元气和精元的锻炼最大的缺点就是容易造成男子元阳亢奋,女子则元阴过盈。这个问题同样有利有弊。所谓利,就是在这个阶段无极门的弟子真气往往较别家弟子更加充盈,恢复更快,体质体力更强,缺点则是无论男女弟子的性欲都远强于其他门派的修真者。而且过盈的元阴元阳还会大幅度地强化男女地性能力。其可以使得男弟子阳具更粗更长,耐久力极强,连御十女其精不泄这种神仙操作在无极门男弟子眼中稀松平常;也能让女弟子阴户更深,阴肉更加柔韧饱满、滑腻多汁,更能长战不泄。

这种状况会随着无极门弟子修为地加深愈发严重,大概要到化气大成地阶段,修行混元无极功时才能得到一定程度地解决,最终根治恐怕要到洗髓末期修行凝玉功第九重了。所以,历代无极门的弟子都十分重视男女双修,尤其修为相近的男女弟子组成道侣后的阴阳双修,不仅能够发泄过于旺盛的性欲,还能相互利用对方的真气和功法来锤炼自己的元气和精元,到了炼精期还能将自己多余的元阳和元阴凝练成为真阳和真阴再输入到对方体内,极大程度提升双方的修为。

刘宇的元阳十分充沛,在他罡阳心法的运转下大量充盈的元阳被秘法输送到了师姐刘悦的体内,在双方共同运功流转之下巩固着师姐的本体真阳。随后,师姐刘悦也将其自身的元阴通过秘法反哺给刘宇,再双方共同运功将其转化为真阴,直至二人体内过盈的元阳和元阴消耗殆尽维持一个正常的比例之后两人才心有灵犀地收功,并维持着这个极度亲密的姿势进行调息。这种双修本身的感觉十分玄妙,男弟子将元阳输入到女弟子体内时的感觉类似男子高潮射精的感觉,而女弟子受男子元阳也会刺激蜜穴,快感源源不断,修炼的感觉远胜普通男女欢爱。

正在卿卿我我亲密交接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窗户外面阴影之处一双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那眼神中带着几许嫉妒、几许愤恨,还有着几许羡慕,不消说正是两人的师妹刘莎。

此刻的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心爱的师哥和师姐两人相互依偎着,坐了起来如老树盘根一般纠结着,在一起相互甜蜜地亲吻、抚摸,她眼睁睁地看着师姐一双包裹在束身内衣中的浑圆奶子在师兄的胸口挤压摩擦,看着师姐的胳膊绕过师兄的脖子将师兄紧紧地搂住。而她心爱的师兄则低头亲吻着师姐的锁骨,亲吻着脖子,下颌,紧跟着,师姐吻着师兄的额头,一上一下起起伏伏坐套起来,发出一阵阵娇美的呻吟。

这种令人血脉贲张的画面让刘莎难过得几乎要吐出血来。实际上在师姐进房之后她便悄无声息地来到了这边,不但将师姐与师兄双修的整个过程收入眼底,连两人的对话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她一直以为师兄之所以不接受她,主要是因为她太小,在等她长大,不曾想的是自己心爱的师兄压根就没有接纳自己的意思。

屋中两人交合得越甜蜜,屋外的刘莎心中就越酸楚,那种抑郁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压在她的胸口,终于她下了狠心咬着牙暗道:“师兄,既然你辜负了莎莎一片痴心,那便莫怪莎莎心狠手辣了。”说完将一包粉末洒在刘宇卧房空调进气口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此刻正在颠鸾倒凤的两人显然没有发觉窗外的事情,他们两人正全身心的享用着对方的身体。

“啊~~心肝~~又~~又顶到了~~亲亲~~嗯~啊~~别~~别狠顶~~呀~~讨厌~~啊~~”骑跨在男人身上的刘悦双手扶着男人结实的肩膀,努力蹬着床榻,雪白的肥臀不住的起起落落,快速套弄着男人硕长粗壮的肉棒,每一次下套两瓣饱满的艳红蜜唇都被男人的肉棒给塞进蜜道里,而起身拔出时,则必有一股花白的春汁被带出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