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龙纪】 序章下 劫(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蔡珮诗

字数:7734

20210916

序章劫

“嗯~”饶是已经服用了门中秘且和师兄调了半那硕的龟破开蜜的阻挠仍然让刘莎感到一阵胀不由自主地闷哼了一声万幸的是她早已经足够了粘稠的蜜起到了不的作用她咬着牙继续往坐待的龟抵凑到那层膜后才停了来:“师哥你的棒好光来一个就让莎莎涨得好满都有些疼了不过没关系莎莎煞了师哥你真的好高兴能让师哥自己的子”说完刘莎又在刘宇的脸了几暗自了心咬着牙又往一坐:“~~”一声呻她的尖贴着刘宇的凑的蜜终于把的棒全数吞了去

刘宇皱着眉也跟着惊了一声刘莎有物相助可以降低破的苦但是刘宇可没有对他这样生异禀的而言给破瓜其实是个很苦的过程他只觉得自己的棒好像被个老虎钳子给住了一般疼他知道完了一切都完了原本他的设想很美好把师嫁出去后他可以和师刘悦双宿双飞白偕老他不需要额外对刘莎担负任何责任但是现在他拿到了刘莎的之这意着他不得不对两个负责而他本不需要承担这种责任的他心中一阵苦难得想哭

和苦的刘宇相比刘莎就幸福多了本来就有物压制着破的楚再加得到心的乐此时的刘莎完全顾不自己正淋淋漓漓冒着的鲜和那一点点疼了她双手地住了心的只盼着这一刻能持续到长地久

她的脸贴着郎的脸摩着用着仿佛的脸就是她的麻她将伸的耳朵眼里钻了几吹了幸福地说道:“师哥我终于得着了从今往后无论荒地老海枯石烂我都是你的了师哥你我我嘛~”说着话她把脸贴在了刘宇的摩了几仿佛是被了一般地高兴

她不知从哪掏出一块白手帕在两接之揩抹了几将鲜红的子沾满了然后在刘宇眼前晃了晃:“师哥你看这是莎莎给你的”说着脆着刘宇将他从侧边扑倒在席子一阵后才说道:“师哥我知道你不甘心不过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莎莎莎莎此生此世都永远着你一个莎莎的子都是你的一切都是你的!”说完直地看着刘宇

见刘宇神苦刘莎愣了一后转而微笑道:“师哥你何必如此?不管怎么说你已经是我的了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不管怎样你都得和我在一起”她低又在刘宇的脸一阵温柔双手也不断着刘宇的仿佛怎么都不够怎么都不够一般

“莎莎你这样我们三个都会很苦的”刘宇苦道

“不会师哥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好的我会让你忘掉师从今以后只我一个”刘莎缓缓地说着她轻轻抬起自己的将的棒吐出半截跟着又缓缓地坐套去一边套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嗯~师哥其实我比师年轻比她漂亮论修为我也比她强我会对你好的~嗯~”虽然她是第一次和心接但是她知道她必须用尽一切办法把心的师哥从师手中抢过来她不断许着各种诺言如同一只求偶的孔雀一般拼命地展示着自己的扇尾着心的不断除了直接放手刘莎愿意用一切手段去讨好去满足自己心的师兄为此她付出了无数的汗

一开始孩套的动作还比较缓慢毕竟她这是第一次和作为一个她的经验几乎都来自于那些外国的动作电影只是落于纸面而已完全没有实际技巧想起自己用“藤津伪器”苦练和打飞机时的辛苦刘莎更加坚定了要把师兄牢牢抓在手里的想法:“师哥~嗯~莎莎边吗?嗯~嗯~师哥可要莎莎一些?~嗯~”

在倩丹这种状温和但是起效很的强丹的作用刘莎几乎可以无视破的苦和那些久历风尘的子一样直接获得的所有乐一开始她不过是学着那些电影的演员那样摆动去套的棒生疏动作总免不了画虎类犬但是聪慧的孩学的很不过套了百余她便学会了用膝盖抵着地面借助整个半的量去吞硕的棒甚至还学会了左右摇摆用甬道两侧千沟万壑的媚去刮敏感的龟带着丝丝元红的粉将的整棒都染了

“嗯~师哥~嗯~我和你~嗯~才是~嗯~生地一对~嗯~~师哥你好~胀满了~嗯~~顶得好~嗯~服~嗯~原来~嗯~和你做~嗯~这么活~~”c

一般来说的高还是有很多区别的子达到高的条件比较简单的单纯的生理就行而子的生理本就比较复杂需要量的技巧其次很多子要达到高还需要额外的心理否则要达到高难比登

当然现在在刘宇驰骋的刘莎完全没有这个问题从生理讲刘宇的棒无论度、尺寸还是度都是一等一的极品戳在她的内将她完全挤了个满满当当蜜道中所有敏感的位置都能够照顾得妥妥帖帖每次她旋扭心都能被可的龟的“蹂躏”一番带给她又又的感稍微抬起雪套几硕的龟冠便能倒刮到她的g点带给她又酸又美的感觉;从心理讲暗恋了六年的心师哥终于被自己“推倒”了这种感觉如同三伏饮了一碗冰蜜三九泡了温泉实在是美的没边了生理和心理的双重之刘莎只觉自己十八年的岁月都白活了自打自己有意识以来便就数这一会活那种销蚀骨的美妙感觉让她疯了

“~~顶到了~嗯~~服~~~~师哥~~嗯~莎莎~~莎莎好你~~嗯~~”

“~~~~~心肝~~好哥哥~~~~嗯~~屄芯子~嗯~~屄芯子~被师哥~棒~戳碎了~~~嗯~~”在这种美的刘莎的动作越来越不断用蜜那一团肥美的心去追逐着的龟恨不得就让的龟把心给碎了一般不过几百套送刘莎便双目翻白往前一倒在刘宇的哆嗦了起来得到了师哥带给她的生第一次高

在师哥怀里享了几分钟高的余韵刘莎这种修真者强悍的魄便现了出来她在刘宇的脸了几后起子看着心的略一沉后便用真固锁了促等几个道再次开始晃动着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这一次她希望能够给心一个刻骨铭心的高感觉在心不太好使刘莎才依依不舍地在的地了一后跪坐起子双手抓住的胳膊将其放在运起发起了“电”攻击一阵速磨套重点便是用凑的去吞吐的系带部分

“呵~~”即便是心中再不愿棒传来的感却是实实在在的其系带是棒最敏感的部分即便强如刘宇被这么香艳地“蹂躏”不运转玄功的况也极难抵御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闷哼他皱着眉面相甚至有些狰狞肌也不由自主地绷了鸭蛋的龟卡在孩的蜜里也不住地膨胀、跳动

刘宇的这个变化哪能瞒得过全心注意全都集中在他的孩?其两此刻正属于负距离接触的状态刘莎很捕捉到了心这个状态感着火的龟不住地挤压着自己的蛤肌她了带着笑容加了球抛送的速度还别出心裁地运起秘术只见原本同步的两瓣蜜桃竟然诡异地岔开了节奏左压时右提左提则右压左右两个球一阵速错蠕动翘弹的如同果冻一般抖颤着

这还只是表象在刘莎的蜜里柔韧的阴肌在她玄功的加持如同无数只手一般伴随着翘的筛动对棒发起了总攻在雪白黏腻的蜜速搓着龟一边搓一边将整棒往里吸与此同时她还缓缓地向抬起肢仅仅用蜜的吸竟然扥着的棒把的给扥了起来可见在无极门玄功的加持的吸有多惊了

被封闭了全真无法运功的刘宇哪顶得住这种极端的感他哆嗦得越来越半悬在空中的如同筛糠一般地哆嗦终于吼一声“~~”仿佛在承着极的苦一般嘶吼着

而刘莎见机极准感觉到即将崩溃了便命地将肥往一坐重重地将的棒整吞了甬道中她将玄功运转到最程度心的媚刚一夯砸在龟立刻将其包裹住拼命蠕动吸与此同时她还扭动着蜂雪如同个磨盘一般以心的棒为轴心旋转了起来端的是使尽了物理的手段

如果你以为她只是如此那你就错了除了这种物理手段以外刘莎还用了“魔法”攻击凝霜诀飞一般运转之带有麻痹的真自丹田涌出从内钻出来顺着眼传导到刘宇的马眼再钻了去顺着棒的筋脉直窜了刘宇的内

这种双管齐的攻击直接击穿了刘宇最后的防御使刘宇浑都剧烈颤栗起来要动得爆炸的棒连着跳动了几的了出来尽数都被刘莎的吸了去与此同时刘宇额冒出豆汗珠他浑都如同被洗了一般闭的双眼也流出了兴奋的泪就可见此时他有多了

然而这还没完虽然验到了火的注满的美妙感觉刘莎却仍然运着真去采撷一点一点地着刘宇的关吸着刘宇的元和真让刘宇活得感觉灵都要被她给嘬了出去

这种被采补的感要比世间最烈的高还要活无数倍过去修真界一些邪派的修真者甚至会抓一批资质极佳的少少让他们修炼一些浅的功法然后以这种感为引子制作鼎炉专门用于采吸而普通一旦享过这种感后就一定会失自我甚至成为这些修真者的忠心奴仆

当然刘莎肯定不打算这么她心中对刘宇的意于一切她才不想要一个行尸走一般的凡奴仆师哥所以她只是极有技巧地采吸了少量刘宇的元和真本并没有伤害到刘宇的道基她也并不贪图这点补益只是希望能够给师哥一个绝顶的感她看网说阴道是通向心灵的捷径意思就是说如果有个能够给带来绝顶的高那就一定能让对他念念不忘与此同理刘莎认为如果她能够给师哥绝顶的高那么在争取师哥这件事她就能有一定的优势

在心媚的嘬吸之刘莎终于将棒里残余的一点点也都给吸了去感觉已经榨不出之后刘莎旋磨挤压的速度开始放缓腻的蜜也开始缓慢地着刚刚被压榨过的棒从烈的蹂躏转为缓的躬在郎刘莎开始吸的汗珠和泪一点一点向吸慢慢地舐着郎刚松弛来的直至来回吸舐郎的左右之后才在他了一又在他的悄声媚地在他耳边吹了一道:“师哥怎么样?莎莎侍候得你服吗?师从来没有让你这么吧?”

看到喘息已定但仍然不予作答一副猪不怕开的样子后刘莎也不着恼她含住了的耳垂吸了几地说道:“师哥你不回答我也知道答案的没关系我不急时间还长着我会让你满足的”说完运作起真用蜜里的媚嘬住有些化的棒低子继续吸挑拨的手也不断在摩着推活不断着的感官待将的棒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又伺候得冲而起之后再次掀起了一场雨风

“师呼”刘宇不断喘着刘莎已经在他连续折腾了几个时连着从他榨出了八次导致一贯元充沛能杀得师落流的刘宇第一次感觉到了虚弱感到自己丹田内空空如也的恐怖烈的之后刘宇感觉自己已经变成渣了说话都有些费:“我~真的~呼~不行了~呼~”

“不行了?师哥你当初和师在一起双修了七七那时候你可曾说过自己不行?”刘莎冷言道连着几个时的折磨她只希望得到一个结果就是让师兄承诺和她永远在一起不曾想在她将刘宇内的真全都采撷一空连着折腾几个时后还没有如愿这样的挫折让她的耐心几乎损耗殆尽了

“我我的功”

“只要师哥你点个我自然会把功全都哺给你我就想要一个答案师兄你莫要我”

“我我真的不行了”刘宇此时的制早已经自动接触了但是真全失修为尽废的他已经完全没办法抗了只觉整个仿佛被了筋一般一点都没有只能勉强的缓缓挪动这感觉实在是令他难过至极

“呵呵师哥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也罢原本莎莎是希望师哥你答应我和我在一起我便放师一条生路的现在师哥既然如此那也就别怪莎莎心手辣了”刘莎咬着牙说道既然只要世界还在她便得不到师哥那么她感觉自己只有除掉师这一条路走了

正自己吸了师哥的功作为半个废的师哥已经完全掌在自己的手中那么解决了师师哥还不是任自己拿捏搓么?所谓好事做绝事做尽她也是个果决之今已然无法善了她终于定了决心从刘宇站了起来刚刚采补了师哥的全功之后刘莎的全肌肤都如同婴一般整个仿佛散发着一层层金光神彩一般若非灵灵的蜜还滴着白的整个都有一种圣临凡的感觉

显然她从刘宇榨取了太多的即便以她之能也绝无可能全都采吸自己内总要漏出点滴来她走向旁边刘悦那里一边看着刘宇一边提着刘悦背后的束带将刘悦如同个布娃娃一般提了起来刚刚采吸了刘宇十年苦修的真现在的她已经莅临炼期成距离化期也就临门一脚了故而百余斤的一个活在她看来还真就跟个布娃娃一样轻松

“师你莫要莫要伤师”刘宇挣扎着起想要拦住刘莎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何刘莎要把他和师两挪到这里了看来刘莎一早就没打算留师的命刘宇心中一阵凄苦他恨自己这一时不慎不仅掉了一的修为连带着还害了师的命只可惜他现在筋骨麻只得努爬到刘莎的脚旁用尽奶的攥住她的脚脖

“不让我伤师?那也很简单只要师哥你发誓答应我只做我的到时候我就是你的子我什么事都听你的”刘莎挣开刘宇的手缓步走到了悬崖边此刻她距离万丈悬崖只有半步之遥已经举着刘悦将其至于悬崖方只需要一松手刘悦就必然分虽贵她其实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所以她强忍着心中的酸楚带着一丝哀伤的神看着心的师哥

“我~我答应你便是”刘宇再次费尽全的爬到了刘莎的脚边抓住了她的脚他已经决定了只要能让师活来他完全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

“真的吗?哈哈哈哈哈哈~~”刘莎一阵狂笑跟着厉声道:“可是我的好师哥!是你告诉我之间强扭的瓜不甜的!是你告诉我你心里只装着师的你就算答应我了心不在我边又有什么用?你说?你能保证你今生今世不能和师见面吗?你能拦着她来见你吗?”

一连串的责问问得句句戳在刘宇的心他张了张一句话都答不来

“呵呵我明白的只要师还活着一我就永远是那个退而求其次的其次不其次都算不!我就算把你困在我边又有什么用?师哥我想明白了哈哈哈哈哈~~~我来帮你彻底断了和师的念想!”说完刘莎咬牙切齿地看着手中的刘悦厉从双目中闪过手一使劲便将刘悦扔到了悬崖那曼妙的姿随着山风落终于在山间雾中再也不见

↑返回顶部↑

目录